笔趣阁 > 捡宝王 > 920.四小碰煞星 4/5
    成为纽约航运巨头后,第一代范德比尔特没有满足。
  
      随后,趁着加利福尼亚淘金热时期,他开辟了一天之内由纽约至加州的轮船航线,因能大大减少旅途时间和费用而备受欢迎。
  
      再往后,南北战争爆发了,范德比尔特家族进行了最成功的一次投资,他们支持了林肯政府,以航运来运输北方军士兵,为美国统一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美国统一之后,范德比尔特家族收获了政治投资的好处,他们成为了真正的运输业巨头,在原有的航运资源基础上,又得到了铁路运输资源。
  
      当时,他创立了一个铁路企业王国——纽约中央铁路公司,这家公司的铁轨把范德比尔特家族企业王国的版图延伸到美国各地,并且让他获得了经营出入纽约市的所有铁路的垄断权。
  
      李杜看新闻介绍,在第一位范德比尔特去世时,他积累了1亿美元财富!
  
      这数字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可要知道那是1877年,当时美国财政部持有的资产都没有一亿美元!
  
      往后,范德比尔特家族遭遇了类似温斯顿家族一样的情况,继承人们好像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
  
      科尔的父亲才能无法和其爷爷相比,他更比不上父亲,要不是李杜的横空出世,现在恐怕海瑞-温斯顿集团都要改名了。
  
      范德比尔特二世算是一位守成之君,他掌管这个运输帝国有二十年,没有取得什么进展,但也没有让王国没落。
  
      后来到了他的两个儿子的时候,情况就开始变得不太好了。
  
      起初是他的大儿子威廉-基萨姆-范德比尔特接管公司,但不久就退休了,以便把时间和精力集中在他的游艇和良种赛马上。
  
      他的弟弟乔治-范德比尔特不喜欢搞运输业,而是喜欢搞房地产。
  
      房地产是个好行业,结果他喜欢的不是往外卖的房地产,而是不断建造超级别墅豪宅来供自己住。
  
      比如,范德比尔特家族在曼哈顿的第51号到59号大街之间兴建了十几幢豪华大厦,其中,57号大街上的1号大厦拥有137个房间,是当时美国城市中最大的大厦。
  
      再比如,范德比尔特家族还建造了十几个奢华的度假别墅,包括马布尔别墅、听涛庄园、比尔摩庄园等。
  
      其中,马布尔别墅由第三代的基萨姆从1888年开始建造,并于1892年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的妻子阿尔瓦。
  
      这座拥有50个房间的豪华别墅建造时的成本高达1100万美元,光花在大理石上的费用就达到700万美元。
  
      建造完成后,它的设计和宏伟度在当时的美国房子中是无以伦比的,其门前的门廊直到现在就经常被拿来与白宫进行对比。
  
      听涛庄园由基萨的哥哥范德比尔特二世于1893至1895年修建,它与马布尔别墅各有千秋,但比马布尔别墅要大很多,拥有的房间数达到70个,可居住面积达到65000平方英尺。
  
      马布尔别墅、听涛庄园的规模在当时已经非常大,然而,跟历时6年建造的比尔摩庄园相比,就有点小巫见大巫的感觉。
  
      比尔摩庄园的模型架构由法国著名建筑师设计,拥有250个房间、43间浴室、65座壁炉、3间厨房、1个保龄球场、1个室内游泳池,占地178926平方英尺……
  
      李杜没法想象,这些别墅得多么奢华?建设这么多大型住所有什么意义?
  
      总之,由这些建筑能看出范德比尔特家族的霸气,不止如此,这家族还捐款投建了一座大学,就叫范德比尔特大学。
  
      根据媒体报道,进入二十世纪后,范德比尔特家族安于享受,运输帝国业务不断萎缩,家族财富逐步缩水。
  
      不过也有报道,说范德比尔特家族的财富并不是因为业务减少而缩水,正好相反,他们是将大量财富用于了不知道哪方面,导致可以用来开拓运输业务的金钱减少,使得运输帝国一步步萎缩。
  
      在这些报道中,有一些说是范德比尔特第四代接班人热衷于寻找外星文明和全球各地的古代藏宝,是在这方面烧掉了大量财富。
  
      还有一些报道说,范德比尔特家族的财富并没有缩水很多,他们只是做出这个样子,来避免引起民众的仇富矛盾,避免遭遇政府打压。
  
      总之,无论如何,直到现在,范德比尔特家族依然是世界范围内很有重量的一个大家族,不过他们很低调,报道不多。
  
      李杜不明白,史蒂夫明明是姓图森伯格,怎么会跟纽约的超级家族范德比尔特拉上关系呢?
  
      而且,根据报道,范德比尔特家族是地地道道的荷兰人,史蒂夫身上倒是有些犹太人的外貌特征。
  
      科尔的信息不会错,他既然说史蒂夫跟范德比尔特家族有关,双方之间肯定有联系,具体什么联系,李杜决定先回别墅,以后再探索。
  
      差不多的时间,别墅门口停下一辆警车,一个梳着单马尾的姑娘下车,她穿着沙黄色警服,目光冷峻,英姿飒爽。
  
      看到有陌生人出现,本来躲在树荫中的猎犬们兴奋了,跳起来对着门口呲牙咧嘴疯狂大叫。
  
      苏菲听到了狗叫声,对正在绘画的维多利亚笑道:“瞧,自从有了狗,我们都不需要电铃了。”
  
      维多利亚和伊凡娜温婉的点头,等苏菲离开,她们对视一眼,赶紧掀开画纸拿出漫画书看了起来。
  
      走出别墅一看,苏菲惊喜道:“嗨,萝丝,你好,你怎么来了?”
  
      她上去驱赶猎狗:“去去去,去一边,别叫了别叫了,这是客人!”
  
      猎狗们不听,还是对着罗裙嘶吼。
  
      苏菲看到依然躲在树荫中的四小,喊道:“将它们带走,快点!”
  
      四小爬起来叫了几声,猎犬们低头回到树荫下。
  
      等到罗裙进门,四小中除了阿里,其他仨对视一眼,目光阴险。
  
      它们想到了曾经跟罗裙待在一个屋檐下的苦难,想起了曾经被暴力妞支配的恐惧,想到了报复她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