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945.双向下马威 4/5
    宾利的司机是个中年白人,一头金发、穿着职业装,蓝色眼睛精光闪烁,车子开的快而稳当,气质不凡。
  
      注意到李杜一直在往外观望,司机不动声色的落下车窗,同时他手边座椅扶手弹开,露出一幅墨镜。
  
      李杜戴上墨镜,笑道:“多谢,伙计。”
  
      车子开进市中心,黑人越发的多了起来,和美国城市相比,这里的黑人穿着打扮更光鲜,很多白人则穿着破旧。
  
      另外,约翰内斯堡的黑人发型更加多样,城市秩序不太好,红绿灯形同虚设。
  
      “这是一座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城市。”李杜夸奖道。
  
      他这是说给司机听的,其实自从黑人主权当政之后,约翰内斯堡这座城市开始走下坡路了,这些年毫无发展反而倒退,城市的活力是在吃老本。
  
      或许从非洲历史发展的角度来说,人们可以指责白人贪婪、霸道、压迫非洲人民,但他们才是更合适的执政者。
  
      李杜了解约翰内斯堡的时候,有一个评价是:约翰内斯堡终年有耀眼的烈日,但阳光越烈阴影越暗,而这座城市的阴影中,全为罪恶!
  
      在英国人手里,城市建设的很好,英国殖民者于1820年开始在这里安家落户,市内有多处历史性建筑,依然非常坚固。
  
      和世界上其他一些发达城市一样,约翰内斯堡也在大肆的建造新楼盘,城市里多了很多高楼大厦。
  
      他们拆掉的就是殖民者的老建筑,不光是为了获得空间,也是想去除关于英国的痕迹,毕竟那段殖民史,让南非人深恶痛绝。
  
      车子穿过市区开往海边,迎接他们的是面朝印度洋的海景房,灿烂的阳光照耀在海面和沙滩上,海水晶莹、沙滩雪白,美不胜收。
  
      猎狮者先生的住宅就在海边,而且位于一处小山岗上,别墅占地面积很大,好像小山岗上矗立着一尊城堡。
  
      宾利开到山岗下面,一个大门打开,车子开进去,这是一处地下停车场,处于掏空的山岗之中。
  
      里面有电梯,司机礼貌的请他们上了电梯,很快,电梯上行打开,一处平整的大理石庭院出现在他们面前。
  
      一个高大肥胖的黑人正抽着雪茄等待他们,他的身边站着两个高大的白人壮汉,每人手里都牵着一条猛兽!
  
      这猛兽体型跟狗差不多,但有些古怪,它长着长脖子,后肢较前肢短弱,身躯有些短,肩高臀低,颈后的背中线长着长鬣毛,有粗壮的嘴巴和长长的牙齿,身上皮毛长有斑点。
  
      只一眼,李杜认出了这东西的身份,非洲大陆上很著名的猎手,鬣狗!
  
      鬣狗狡猾又凶狠,李杜等人一露面,它们忽然暴躁的嚎叫起来,然后猛地往前扑,其中一名保镖没有拉住手里的铁链,那鬣狗便冲了出来。
  
      摆脱束缚,鬣狗那叫一个凶狠,冲着走在前面的苏菲扑去。
  
      苏菲下意识受到惊吓,但她不恐惧,因为她带着保镖呢。
  
      鬣狗一扑上来,一道身影从李杜身后冒出,它更快的反扑过去,腾空将鬣狗撞翻在地滚了好几圈,迅猛爬起,张开嘴巴咬向鬣狗脖子。
  
      见此,鬣狗赶忙缩着上半身往后退,但发起攻击的阿嗷速度更快,闷吼着上去咬住它脖子将它摁住在地上。
  
      李杜吹了声口哨,阿嗷没有继续动作,只是闷吼着瞪大眼睛,肌肉紧绷、杀气十足。
  
      “啪啪啪!”清脆的掌声响了起来。
  
      高大肥胖的黑人一边鼓掌一边大笑:“啊哈,干得出色啊小伙子,你是谁?是一只狼对吗?犬科动物除了狼,我想不到谁能对付的了鬣狗。”
  
      白人保镖小心的上前将鬣狗的铁链拉起,鬣狗一动不敢动,躺在地上完全认怂,看向阿嗷的目光充满敬畏。
  
      另一只鬣狗也不再嚎叫,它老老实实坐下,摆出一副什么事也跟老子没关系的样子。
  
      李杜看向黑人,问道:“您好,您是科菲-猎狮者-齐尔奇思阿卡先生?”
  
      黑人大笑点头:“叫我猎狮者,这是我的民族授予我们家族的荣耀,李先生,您好,温斯顿总裁已经给我介绍过你,果然如他所说,您是青年才俊。”
  
      双方握手,黑人又说道:“抱歉,刚才我的宠物挣脱了束缚给你们造成了困扰,希望我能弥补它所带来的伤害。”
  
      李杜微笑:“没关系,我的宠物也经常发飙,我能……”
  
      他的话说了一半,蹦跳着跟他走过来的阿里忽然发起攻击,跳起来挥拳在猎狮者的小腹来了一下子。
  
      事发突然,以李杜的反应能力也没有反应过来,他懵了!
  
      阿里一拳挥出后不停手,黑人痛叫一声弯下腰,它继续挥拳,竟然要继续展开殴打。
  
      李杜赶紧将它拦住,两个保镖牵着鬣狗跑来支援,结果鬣狗们掉链子了,屁股往后撅着使劲退,怎么着不肯上前。
  
      阿喵和阿嗷在不远处盯着它们,这就是它们认怂的原因。
  
      这样,保镖们只能扔掉手里的铁链,跑来将猎狮者保护起来。
  
      阿里在李杜怀里挣扎,使劲瞪着猎狮者,前爪一个劲挥舞,还要继续去干他。
  
      李杜头疼,阿里好像越来越暴力了,一言不合就干架,这次它可是惹祸了,竟然在土豪的地盘上殴打土豪。
  
      猎狮者气急败坏,叫道:“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这袋鼠干嘛?这也是你的宠物?哦,它发疯了?”
  
      李杜赶紧道歉:“抱歉伙计,太抱歉了,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平时我的袋鼠很安静的……”
  
      说着,他将阿里扔给苏菲,低声呵斥道:“安静,安静下来,阿里,安静!”
  
      苏菲抱住阿里,微笑道:“对不起先生,或许是刚才您的鬣狗冲上来吓到了它,反正,我被吓坏了。”
  
      刚才鬣狗摆脱保镖扑上来的事,并非是意外,李杜等人能够判断出,这是猎狮者故意安排的环节,应该想给他们个下马威。
  
      结果,阿嗷出击干掉了鬣狗,打乱了猎狮者的计划。
  
      猎狮者肚子很大,他长得肥胖,大肚腩挺着跟怀胎十月似的。
  
      阿里的拳击力量被脂肪抵消的差不多,猎狮者先前更多是惊吓,而不是痛苦,这会他缓过劲来,推开保镖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