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948.这是南非 2/5
    直升机不能飞进矿山中,否则旋翼带起的气流,会冲散空中的烟尘,在矿山中引发一场沙尘暴。
  
      隔着矿场还有五六公里开辟出了一片空地,直升机在这里降落,两辆有着高大地盘的越野车安静的等待着。
  
      李杜看了看标志,这两辆越野车也是中国品牌。
  
      猎狮者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笑道:“made-in-China,我们这里很多中国货,中国货便宜又耐用,谁不喜欢它们呢?”
  
      李杜微笑回应,这算是对中国产品的一种认可了。
  
      他们下了飞机准备上车,忽然有一群黑人冲了出来。
  
      这些人之前不知道藏在哪里,有老人、有孩子,身材枯瘦、衣着破旧简陋。
  
      跑出来后,他们对着猎狮者喊了起来:
  
      “先生,还我们田地!我们没饭吃了!”“不要毁了我们的家!”“给我赔偿金,否则我炸了你的矿场!”
  
      李杜惊讶问道:“这怎么回事?”
  
      他是明知故问,这矿场周边有田地,必然侵占了这些田地然后没有给赔偿金。
  
      所以说,当地人现在应该会后悔,以前白人们开矿场也会占领他们的田地,但好歹会遵守规矩给他们补偿金,或者提供工作以做弥补。
  
      猎狮者点燃雪茄,悠然的摆摆手道:“一英亩补偿二十万兰特,每年给你们一千公斤粮食,当时是这样约定的,是吧?”
  
      一个妇女叫道:“我丈夫带着钱跑了,粮食被我父母抢走了,我怎么办?”
  
      猎狮者冷酷的说道:“我完成了约定,给了你们钱,每年还给你们粮食,钱和粮食我给到手了,剩下的事就跟我无关了。”
  
      听到这里,李杜不开口了。
  
      他先前说那话,是想给猎狮者施压,他以为这些当地人属于被侵犯者,属于弱势一方,现在来看,似乎并非如此。
  
      人们喧嚣叫嚷、哀嚎抱怨,猎狮者丝毫不管,他挥挥手,有强壮的黑人保安走上来,将众人推搡着送走。
  
      上了车,李杜他们开向矿山,先前来抱怨示威的人群往后走,车队正好从后面跟上。
  
      人群里有几个孩子,看上去跟维多利亚、伊凡娜差不多的年纪,他们脚步踉跄的跟在人群最后,看上去很狼狈。
  
      苏菲有些不忍,看着有孩子去路边河流里趴下喝水,她说道:“停车,我们带着一些食物饮水是吧?送给他们吧,反正我想我们用不上。”
  
      食物和饮水是狼哥准备的,他认为在非洲这个地方,只要去野外,就得准备上足够的食物。
  
      副驾驶上的猎狮者慢慢说道:“马丁小姐,你的善良和人格光辉让我钦佩,但是,你不了解这里,你的决定未必正确。”
  
      听了他的话,苏菲立马问道:“请您详细解释一下。”
  
      猎狮者没有多说,他说道:“你可以将食物给他们,然后一切就会明白。”
  
      司机停下车,苏菲带着食物和矿泉水分给几个孩子。
  
      孩子们很有礼貌,得到食物和矿泉水后激动的对她说谢谢,然后赶紧狼吞虎咽去吃东西喝水。
  
      苏菲上车,她还没在车里坐稳,周围虎视眈眈的人群一哄而上,从这些孩子手里抢走食物饮水。
  
      有些食物甚至引发了斗殴,几个妇女和青年在一起撕扯,作为食物和饮水的主人,那些孩子只能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苏菲看的惊呆了,她喃喃道:“我在中东实习的时候,都没有发生这样的事,他们还是孩子呀,怎么这么对待他们?”
  
      “这里不是中东,这是非洲,这是南非,这里隔壁就是津巴布韦,那里可是吃人的世界。”猎狮者笑道,脸上挂着很无奈的笑容。
  
      车子继续往前开,逐渐靠近矿场,一些高大的矿山卡车出现在他们视野中。
  
      这些卡车很高大,轮胎就有一人高,排气筒往外疯狂冒着黑烟,车厢里装满矿石,一车又一车的往外运。
  
      一辆卡车迎面开了过来,然后停在路边,车上的司机下车,李杜惊诧的发现是个白人妇女。
  
      他问道:“你矿山里的工人,也全都是白人吗?”
  
      猎狮者摇头,道:“我倒是想呢,但想来干矿山的白人太少了,这活很累,赚的又少,他们不想受这样的苦。”
  
      矿山有白人也有黑人,有男人也有女人,比例基本上都保持在一比一上。
  
      猎狮者说,之所以使用黑人,是因为有些黑人对薪水要求不高,又吃苦耐劳,不过这样的黑人总归是少,大多数懒惰又贪婪,不干活,光想拿钱。
  
      就像先前抗议示威的人群,猎狮者给了他们一大笔钱,他们拿着那笔钱可以去附近城镇买一座房子,每年给他们一千公斤粮食,只要他们再去打份工,可以安安稳稳活下去。
  
      但这些人不这么做,他们拿到钱后,要么离开家庭,要么迅速的吃喝玩乐享受花光,粮食到手则换成钱,继续享乐。
  
      最终没钱又没有粮食的时候怎么办?就跑来矿场闹事,能得到补偿就是赚到,得不到补偿也没关系,反正没有损失。
  
      猎狮者在当地很有权势,可若非逼到头上,他不会轻易安排手下打人更不会杀人,毕竟南非不像赞比亚、津巴布韦之类,这里有法治。
  
      他说道:“这里的黑人矿工并不安分,我为了安抚住他们也耗费了很多心思,矿上的居住和饮食环境都很不错,很快你可以看到了。”
  
      “此外,我还吓唬他们,说如果不是国家要求,我会全部换成白人,不会使用黑人,让他们感觉到压力,这样才能让他们安心干活。”
  
      进入矿场后,悍马车停下,他们换上了几辆可以在极端地形行驶的沙滩车。
  
      猎狮者的矿场一共有两个矿坑,矿坑呈现螺旋状,地面面积最大,向下逐渐缩小,整体形状像是个漏斗。
  
      这样挖矿坑是由钻石特性决定的,钻石的形成是火山活动的产物,它通过火山喷发被送至地面,其中大多数位于一种特殊岩管中。
  
      由于这些岩管是由古老的火山运动而形成,往往是垂直存在地下世界,所以采掘者们只有尽可能地向下挖才能挖到钻石,直至山丘变成了一个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