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962.阿嗷:嗷嗷嗷 1/5
    看到一头野兽冲自己一方而来,李杜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四小已经率先展开行动。
  
      相比非洲水牛、狮子和河马等动物的庞大身躯,豪猪的块头不够看,还没有阿嗷长得大呢。
  
      进入绿洲开始就被对手们压制着气势和个头的小家伙们终于找到了展示自己实力的机会,它们发出各种嚎叫,飞快冲向豪猪。
  
      豪猪着急了,这是后有追兵前有堵截,它只能反击。
  
      面对冲上来的四小,豪猪站定身躯快速转头,用屁股对准了它们。
  
      尼玛还有这样的反击方式?四小算是开了眼界,差点笑尿。
  
      豪猪的棘刺主要集中在背上和屁股上,它们头部和颈部生长着细长的鬃毛,在它发现四小后,立马竖立起来成为了波峰。
  
      它的体侧和胸部覆盖有扁平的棘刺,这些棘刺无法提供战斗力,靠的是后面的武器,豪猪屁股部位棘刺能长达半米,竖起来后跟古代战场上的拒马似的。
  
      一边竖起棘刺,它一边抖动屁股,棘刺磨蹭发出“沙沙”声响,好像响尾蛇,想要以此吓唬对手们。
  
      四小继续笑尿:哎嘛,这整啥玩意儿呢?俺们去过亚洲、去过美洲、去过大洋洲现在又来了非洲,那可是见多识广好不,你这么整是在侮辱我们智商啊!
  
      它们兵分两路,跑到豪猪侧面准备发起攻击。
  
      可是豪猪不是刺猬,不止会被动防御,还能主动攻击。
  
      面对来势汹汹的对手们,豪猪一咬牙,四肢大力扒拉地面,跟开倒车似的,倒退着就冲块头最大的阿嗷扑去。
  
      阿嗷惊呆了:哎嘛还有这样的攻击方式?哎嘛倒车的时候不是有提示吗?
  
      墨西哥狼很有战斗天赋,它虽然没见过豪猪,但下意识明白这倒退而来的玩意儿不是好玩意儿。
  
      它赶紧刹车,可它先前太嚣张,跑的太快,而且地面上长着杂草,很滑溜。
  
      这样李杜就看到了如下一幕,狂奔中的阿嗷忽然四肢回收死死蹭着地面,可摩擦力不足以抵消惯性,依然往前滑动。
  
      阿嗷瞪大眼睛努力往后缩脑袋,努力想避开倒退冲来的豪猪,可此进彼退,它的努力白费力气,最终双方还是相撞了!
  
      李杜吓得大叫:“阿嗷,快跑!”
  
      阿嗷:“嗷呜呜呜呜呜!”
  
      嚎叫声异常凄厉,前所未有的凄厉!
  
      这下倒退耗尽了重伤豪猪的最后力气,它先前中箭、从土丘上滚落,已经算是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现在它耗尽力气的一记倒退,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三佛归西。
  
      阿里、阿喵们很讲义气的上去帮阿嗷,阿里从正面给豪猪脑袋来了一拳,阿喵扑跳在它侧面。
  
      这样豪猪本来死掉了,只是靠惯性将棘刺插入阿嗷身上,实际并没有多大力气。
  
      可阿里和阿喵的攻击推动了它的身体,棘刺进入的更深了,阿嗷绝望的嚎叫:“嗷呜嗷呜嗷呜呜!”
  
      大伊万吃惊的说道:“哟呵,节奏感还挺强。”
  
      撸官呵呵笑道:“跟唱歌似的。”
  
      “我去年买了个表。”李杜被这群人气死。
  
      他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去,将阿嗷一把抱住,同时一脚踹在豪猪身上,将它给踹飞了出去。
  
      豪猪离开,可是它们屁股上的棘刺很容易脱落,此时便脱落下来,依然挂在阿嗷的胸口上。
  
      阿喵迈着猫步走过来,好奇的伸出爪子在棘刺上拨拉了两下子,胖脸上满是不解表情:哎哟,阿嗷你胸口长什么了?
  
      阿嗷疼啊:“嗷呜呜!”
  
      李杜轻轻帮它挠着脑袋,问猎狮者道:“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解决这种问题吗?”
  
      猎狮者说道:“拔掉棘刺就行了,它们没有毒,动物的恢复能力很强,你的狼会自己解决问题。”
  
      狼哥点头:“只能这样,我有酒精,给伤口消消毒,会没问题的。”
  
      李杜只好给阿嗷拔棘刺,拔下一根,阿嗷就惨叫一声。
  
      接下来的时间里,大草原上响起了狼的嚎叫声。
  
      豪猪足足将十几根粗棘刺插进了阿嗷胸口,李杜拔了十几次,阿嗷嚎叫了十几声。
  
      总算拔完了,狼哥拿出酒精瓶过来倒在伤口上。
  
      酒精碰到伤口,那酸爽谁用谁知道。
  
      本来以为自己能喘口气的阿嗷猛然昂起头伸长脖子,奋力张开嘴吼道:“汪汪!”
  
      李杜很不忍心,这尼玛疼的都不会正常叫唤了。
  
      狼哥心狠手辣,卡住阿嗷的脖子给它细致的倒入酒精消毒。
  
      等他松开手,阿嗷疼的丢掉半条命,目光发直、眼角热泪滚滚。
  
      李杜这才知道,原来狼在痛苦的时候,也是会流眼泪的。
  
      有人从山丘上走了下来,阿喵它们扭头凶狠的看向这些人,以往阿嗷是最凶那个,这次它安顿了,坐在李杜身边泪眼汪汪。
  
      出现的两人手里提着标枪弓箭和一件好像吉利服似的自制杂草服,正是先前准备伏击豪猪的两个哈扎伊猎人。
  
      两人慢慢走过来,看了看地上的豪猪,其中一人开口说了几句话。
  
      李杜听不懂,他看向猎狮者,猎狮者轻蔑的说道:“谁踏马知道这是什么鸟语?原始人,哈。”
  
      那人依然在说话,一行人无法交流,不过李杜能看出他们的态度很好,表情很憨厚、很诚恳,眼神温和,不像有些黑人那样一副凶神恶煞的面相。
  
      李杜看他们不断指着豪猪,大概猜到了他们目的,两人应该想要将豪猪带走。
  
      他不想吃豪猪,便上去提起豪猪递给那人。
  
      两人双手合十弯腰,这个动作大家都懂,是表示感谢的礼节性动作。
  
      抬着豪猪,两人高兴的离开。
  
      猎狮者有些不爽,说道:“好吧,我们什么收获都没有。”
  
      李杜笑道:“你不是猎到了一只小水牛吗?”
  
      猎狮者说道:“我们得烈点晚餐,阿波杜,去找一处水潭,晚上我们猎鳄鱼吃大餐!”
  
      阿波杜沉默的点点头,迈着迅疾的脚步向前方走去。
  
      李杜苦笑:“吃鳄鱼大餐?”
  
      刚来非洲的时候,王中石就介绍他吃鳄鱼肉,好像非洲这边的人对鳄鱼肉情有独钟似的。
  
      猎狮者点头:“鳄鱼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