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979.新朋友 3/5
    猎狮者遗憾的回到游艇,悻悻的说道:“我本以为我要改名叫猎鲨者了,看来,这机会得往后延了。”
  
      李杜摊开手,道:“或者,你可以现在回去拿上牢笼护具,我想这些鲨群段时间内不会离开,即使它们离开,会有新鲨鱼到来。”
  
      猎狮者大笑起来,摆手道:“算了算了,李,我是想让你在这里玩的开心,你们继续潜水吧,我要继续享受阳光了。”
  
      说着,他还邀请李杜一起躺下:“你不来个日光浴吗?嗨,伙计,天马上就要热起来了,那时候太阳能烤死个人,机会不多呀。”
  
      李杜笑道:“待会吧,或许待会我想享受一下。”
  
      他们在水里玩了一段时间,漂流在海上吃了午饭,下午,游艇往外开,猎狮者带他们去新的潜泳地。
  
      他叮嘱道:“这次下水,你们可得小心,身上带好防鲨香囊,要是有鲨鱼出现,赶紧躲起来或者逃命。”
  
      防鲨香囊是一个小包,潜水者挂在腰上或者背在背上,它不断往外释放一些化学物质,可以驱赶鲨鱼,防止鲨鱼靠近。
  
      这次,李杜他们要深潜了。
  
      尼莫海域的名字,来自于一艘船,1884年,英国游轮尼莫号葬身于此,但当时因为海上信息传递不便,没人知道它是怎么沉没、又是沉没在哪里的。
  
      一年之后,挪威货轮尼莫塔拉号也葬身于此,人们在搜救尼莫塔拉号的时候,才发现了不远处的尼莫号。
  
      因为两艘船的名字中都带有‘尼莫’,所以海域有了‘尼莫杀手’的称呼,起初叫做尼莫杀手海域,后来逐渐改名为尼莫海域。
  
      这片海域下面多海丘,一旦落潮,水位下降,会造成船只搁浅甚至沉没,两艘尼莫都是吃了这个亏。
  
      李杜他们要深潜参观的就是这两艘船,它们的残骸长眠于大洋底部,吸引了很多岩礁鱼类、大量的海贝生活其中,成为一道海底景观。
  
      猎狮者安排了专业的深潜员负责他们的安全,所以深潜过程没什么好说的,没有任何意外,他们到达了两艘沉船附近。
  
      沉船在水下躺了一个多世纪,已经腐朽不堪,它们就像是两头洪荒巨兽的尸体,倒在水下多年,被流水腐蚀、任鱼虾游荡。
  
      为了安全,沉船不准碰触,有一艘船的船头开裂了,出现了巨大裂缝,甲板倾斜,看起来用不了多久就会分解。
  
      看着锈迹斑斑已经几乎瞧不出原来样子的轮船,李杜吁了口气,这就是时光的力量啊!
  
      在海边又待了两天,猎狮者款待的越发热情,李杜一行大吃大喝,海鲜美酒不断。
  
      虽然他心里有寻找钻石矿的压迫感,可日子太美,让他难免有些乐不思蜀。
  
      进入九月,李杜准备辞行了,他得去各地转转,寻找钻石矿的踪影。
  
      得知他想离开,猎狮者提出了一个要求:“李,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能不能对你说出来。”
  
      李杜点头:“我尊重你,伙计,所以你可以随心所欲。”
  
      他将皮球踢了回去,从他来南非,猎狮者就如此热情的款待他,事出反常必有妖,猎狮者的不情之请,恐怕不太简单。
  
      于是,他将皮球反踢,要是猎狮者不好意思说就算了。
  
      他小瞧了猎狮者的脸皮,猎狮者咧嘴一笑,说道:“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听说了你,他想认识一下,想跟你做朋友,所以我想得到你的许可,为你们进行引荐。”
  
      李杜恍然,难怪这家伙对自己这么热情,原来也是有求于己。
  
      不过认识个朋友而已,他觉得这无所谓,道:“是什么朋友?这算什么不情之请呢?我们中国人有句俚语,叫多个朋友多条路,我很乐意认识你的朋友。”
  
      很快,他后悔自己把话说的太简单。
  
      听了他的话,猎狮者大喜,道:“太好了,我这就通知我的朋友,然后咱们尽快过去,他想必已经等不及认识你了。”
  
      “他在哪里?”
  
      “莫三比给。”说出这个国家名字的时候,猎狮者脸上挂着诡谲的微笑。
  
      莫三比给?李杜心里咯噔一下,他觉得事情可能不大简单。
  
      这个国家是南非的邻居,和南非一样,位于非洲大陆东岸,濒临印度洋,它在南非的北部,双方接壤。
  
      相比南非,它的政局就不是那么稳定了,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有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莫三比给,当时虽然对外说他们政权统一,实际上国内并不太平。
  
      历史上,莫三比给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当地土著很有种,一直反抗葡萄牙的统治。
  
      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莫三比给人民日益觉醒,1948年莫三比给首都发生罢工斗争,1956年码头工人举行大罢工。60年代莫三比给民族主义运动兴起,明确提出要求独立的口号。
  
      1960年莫三比给民族民主联盟在南罗得西亚的索尔兹伯里成立;翌年,莫三比给非洲民族联盟在肯尼亚成立;独立莫三比给非洲人联盟在尼亚萨兰成立。
  
      上述3个政党都有武装力量,在1962年6月于达累斯萨拉姆合并为莫三比给解放阵线。
  
      后来,莫三比给解放阵线领导开展游击战争,经过10年英勇战斗,后来他们趁着葡萄牙国内出现动荡的时候,赢回了国家主权。
  
      可是,这些人打仗有一手,治国的本领却不怎么样。
  
      一直到现在,莫三比给还有不少地区武装力量。不过,这些武装力量名义上被政府收编了,对外宣称是土著部落的酋长武装。
  
      李杜现在没事干就研究非洲的资料,所以他是清楚的,这些武装力量,就是地方军阀,政府对其管控力度不大。
  
      他希望猎狮者口中的所谓朋友,跟地方军阀没关系,这些人不是好鸟,在他们眼里,人命跟动物没区别,在辖区和部落内,都在实行高压统治。
  
      很不幸,猎狮者说出的朋友名字让他失望了:“我的朋友叫雷莫宁将军,他是个很豪爽大方的家伙,他也很喜欢结交朋友!”
  
      这样,依然是直升机开路,李杜离开德班,经过南非边境检查后,直升机再度起飞,下一站在莫三比给,具体哪里猎狮者说的含含糊糊,不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