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981.生意 5/5
在这个小军阀的地盘上,李杜受到了外宾的礼遇。
  
  狼哥和哥斯拉一左一右伴随他身边,在他参观阅兵式的时候,好像是领导人们的金身保镖,让一切显得很像那么一回事。
  
  李杜手中没什么权力,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但是,当这一刻站在军队前进行检阅的时候,听着旁边军乐队的奏曲、看着挂有勋章的黑哥将军,他还是心血澎湃。
  
  这一刻他明白为什么男人都要追求权力了,他只是经历一场过家家般的非正式外宾接待,便有如此感觉。
  
  那么,设身处地想想,如果他真的是哪个大国的领导人或者重要宾客,再去经历这样的环境,得是多让人激动?
  
  参加阅兵式的士兵很少,一共五六十人两个方队,活动很快结束,雷莫宁敬礼,他们离开山头。
  
  猎狮者悄悄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震撼?”
  
  李杜由衷的点头:“是的,这简直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这段经历会成为我的非洲之行中,最宝贵的体验。”
  
  雷莫宁听到了他的话,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说道:“让李先生见笑了,我们士兵不多,武器不精良,实际上我的待客之道有点寒酸。”
  
  李杜刚要客气,雷莫宁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这没办法,我们没钱,如果资金充裕,那么我可以拉起一支真正的钢铁洪流,那时候你们再来,我保证让你们有国宾的感觉。”
  
  猎狮者配合的微笑道:“您不是获得了钻石矿吗?只要获得渠道,想要得到钱,只是时间的问题。”
  
  雷莫宁挥手示意他们跟自己上吉普车,车子绕着环山土路往下开。
  
  梯田上有很多建筑,其中有一座宽大的屋子外墙涂着雷莫宁的头像,这是他的政府办公地。
  
  屋子不太高,但面积颇大,从正门进去里面是一个大厅。
  
  大厅正面有阶梯式走廊,几个台阶上面是类似中国古代皇帝的朝堂,放了桌椅、书架和武器架,平时雷莫宁应该就在这里办公。
  
  下面站着两排双手背在腰上的黑哥士兵,目光笔直、面色肃穆,给办公厅增添了几分威武之气。
  
  雷莫宁坐在朝堂正中的椅子上,椅子铺着一张豹皮,左右趴着两头雄狮,当然只是雄狮的标本。
  
  他邀请李杜和猎狮者坐在两边,有穿着艳丽的黑人少女恭敬的送上咖啡,然后垂手站在两旁提供服务。
  
  喝了口咖啡,雷莫宁笑道:“我这里一切简单,待客难免不周,还请李先生多多谅解。”
  
  李杜道:“将军真是客气,这是我经历过的最热忱的招待,已经有点受宠若惊。”
  
  相比猎狮者的豪宅,雷莫宁的军营、政府办公楼和住处的装潢都算是寒酸。
  
  可是,他手下有一群黑哥大兵,有武器装备,这些东西可以保证哪怕他住在荒原中,依然不会让人感觉简陋。
  
  雷莫宁哈哈大笑,显然对李杜的回答很是满意。
  
  双方喝着咖啡简单聊了几句,很快,雷莫宁切入正题,目光炯炯的看着李杜道:“李先生,您是海瑞-温斯顿集团的大股东?”
  
  李杜道:“我是它的鼓动,但不算大,实际上在集团里面排不上前二。”
  
  “那就是能排第三了。”雷莫宁反应很快,“很好,我请你来是有事情需要你的帮助,我想您大概清楚。”
  
  李杜怎么能不清楚?他点头道:“您有钻石矿,需要合适的销售渠道,您认为我们海瑞-温斯顿集团能提供渠道?”
  
  “难道不是这样吗?”雷莫宁反问道。
  
  李杜苦笑道:“我解释一下,将军,温斯顿集团的确是钻石奢侈品行业的巨头,可是我们属于加工方和销售方。”
  
  他抿了口咖啡,继续说道:“您要处理钻石,应该联系戴比尔斯集团或者博茨瓦纳钻石估价公司,他们才有权将原钻带入市场。”
  
  钻石这东西,不是谁挖到谁就能卖出,从发现到出现在市场,一切都有严格的流程,不同流程阶段有不同的公司负责。
  
  戴比尔斯集团和博茨瓦纳钻石估价公司就是原钻收购方,海瑞-温斯顿也是,但收购量很少,前二者才是巨头,他们吃肉,其他奢侈品公司喝汤。
  
  他们收购到原钻之后,也不是直接去切割,而是大多送去钻石之城安特卫普,进行估价和交易。
  
  安特卫普是“钻石之城”,它拥有将近六个世纪的钻石文化底蕴,是世界原石和抛光钻石贸易的领导者。
  
  这城市有世界上最大的两家钻石银行的总部、全球著名的四大钻石交易所和1800多家钻石公司,全球每10颗的原钻中,就有8颗是在安特卫普进行交易的,因此,这里被认为是顶级原钻市场。
  
  奢侈品公司一般就派人待在安特卫普,收购估价结束的钻石。
  
  所以,别看奢侈品公司各种光鲜亮丽,其实他们在原钻市场上并不占主动权,主动权在戴比尔斯集团和博茨瓦纳钻石估价公司等手中。
  
  雷莫宁将军微笑道:“我知道,但贵集团也能处理原钻不是吗?你这次来非洲,不就是为了寻找原钻市场。”
  
  猎狮者点头,显然,这方面的消息是他提供给雷莫宁的。
  
  但这是李杜随便找的理由,他来非洲是找钻石矿的,可不是来找原钻的,他没那么大的实力去处理原钻。
  
  钻石市场是一桩涉及千亿甚至万亿总资金的交易地,里面牵扯利润太大、牵扯势力太多。
  
  在这市场里做事,一切都有标准可循,没人能肆意妄为,否则准备迎接这些巨头大鳄们的攻击吧。
  
  李杜明白其中利害,他谨慎的说道:“您误会了,将军,我觉得您应该和各大钻石估价公司联系,如果您不熟悉这一切,我可以帮您联系他们的负责人。”
  
  雷莫宁笑了起来,露出牙齿笑的很夸张:“哈哈哈哈,李先生你真会开玩笑,你说话真有趣,哈哈哈。”
  
  猎狮者赔着笑,同时给李杜使眼色。
  
  李杜莫名其妙,尼玛对老子眨眼睛什么意思?老子说的哪里有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