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993.好司令 2/5
    车队开出老远,李杜还能听到身后集市传来的悲怆吼声和绝望嚎哭声。
  
      他阴沉着脸坐在车里,为自己此次的非洲之行感到懊恼。
  
      自己实在太单纯了,小看了非洲的混乱,他也太自大了,以为有小飞虫的帮助,可以轻易发现地底下的珍贵宝石。
  
      钻石和其他宝石不一样,这真是一种血腥之石。
  
      他想起了一开始研究钻石时候看到的警告:在非洲,要想长寿,远离钻石。
  
      现在懊恼已经没用,他得想办法搞清楚当前形势,想办法保住自己和身边人的性命。
  
      车队开出集市后拐了个弯,往西部方向狂奔,李杜估计了一下方向,他们这是开往塞西尔。
  
      金丝草部落的地盘就在塞西尔、南非和莫三比给的边境交界处,其中南方是南非,西方就是塞西尔。
  
      他在疑惑,这支武装力量难道来自塞西尔?
  
      但据他所知,塞西尔虽然最近遭遇了饥荒、病毒,可是政权应该很稳定,起码比莫三比给的情况要好,没怎么听说其境内有军阀。
  
      光头黑人表情阴翳的坐在副驾驶上,他没有说话,李杜一行更不会说话,车子里氛围很压抑。
  
      汽车狂奔了十几分钟,光头黑人终于开口,冷冰冰的说道:“将武器都交出来。”
  
      李杜装作没听到,紧紧握着手雷。
  
      光头黑人猛地踹向副驾驶台,回头吼道:“我说把武器交出来!”
  
      李杜平静的说道:“不,除非我死。”
  
      他先前一直在考虑自己的处境,得出的结论是并非很悲观,对方称呼他为‘贵宾’,且直接提到了他的身份,钻石商人。
  
      从这点来看,他们不会伤害自己,应该还有求于自己。
  
      他分析最大的可能是,这支军事力量所属的军阀,可能手里也有钻石,接触自己的目的和雷莫宁相似,同样是为了处理钻石。
  
      要是这样,他就安全了。
  
      只要他有价值,只要他能给对方创造利益,那他的生命安全就没问题。
  
      光头黑人愤怒的掏出手枪指着他,他的枪口竖起来,狼哥眼疾手快,一挥手用一枚手雷堵住了枪口。
  
      黑人抓狂了,叫道:“法克法克法克!你们这些狗草的婊子!你们这些混蛋!扔掉武器!否则我们一起死!一起死啊!”
  
      李杜坚定的说道:“那就……”
  
      “蠢货!你们这些该死的蠢货!”光头黑人疯狂的吼道,“你们以为我们可以带着武器去见司令吗?真蠢!法克,真蠢!想活命就扔掉手雷!否则拉响呀!我们一起死呀!”
  
      狼哥给李杜使了个眼色,李杜明白他的意思,他也相信黑人的话。
  
      不管在等待着他的是谁,肯定不允许他带着手雷进入人家地盘,更不会跟带着手雷的他见面。
  
      他要是执意不肯放弃手雷,恐怕对方真可能跟他同归于尽。
  
      身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李杜将手雷缓缓递给光头黑人,说道:“好吧,别激动,我们不会死,我们应该继续活下去!”
  
      狼哥也将手雷交了出来,光头黑人要他们全部拿出来,李杜表示身上已经空了。
  
      黑人不信,不过没有坚持下去,冷哼道:“反正会搜身,最好别自找苦头!”
  
      不到半小时,皮卡车开到了一处竖着石碑的地方,李杜知道,他们这是到边境线了,这是塞西尔和莫三比给的边境线,两国之间用石碑来区分国界。
  
      让他吃惊的是,他们现在在莫三比给的地盘上,这边有一处小军营守卫,军营门口站着哨兵,可是士兵们对开过来的车子熟视无睹。
  
      车队带起一阵烟尘,滚滚驶入塞西尔地界,就这样,李先生又出国了。
  
      狼哥贴近他耳边,快速而低声的说道:“距离雷莫宁军营不远,西北方最多二十公里。”
  
      李杜点头。
  
      在塞西尔的土地上,隔着边境线大约一公里又有一处军营,这座军营面积大很多,外面有铁丝网包围,里面是一座座坚固楼房,先前涂装着红色盾牌的直升机就停在里面。
  
      车队进入军营停下,光头黑人下车,粗暴的拉开车门吼道:“出来!”
  
      李杜抖了抖衣服,冷冷说道:“态度好点,我好像是你们司令的贵客吧?”
  
      “发尅有!”光头黑人毫不客气的说道,态度蛮横的一塌糊涂。
  
      他们下车后,立马有人来搜身,将他们身上的铁器带走,连腰带不例外。
  
      为了防备,李杜放出了小飞虫,不管有什么用,总归小飞虫在外面,能让他心里安稳一些。
  
      军营门口的旁边是操场,前面竖着旗杆,飘着三面旗帜,一面塞西尔的国旗,一面是军旗,还有一面就是红色盾牌上交叉着枪和大刀的旗子。
  
      光头黑人和几个卫兵将李杜带去军营正中位置的一处楼房门口,一名头上长着短促白发的黑人老头在微笑着等待他们。
  
      这黑人老头有点像是好莱坞巨星摩根-弗里曼,不过更年轻一些,可能有六十来岁,笑容和善、表情温柔。
  
      他没有穿军装,而是穿了一套便服,剪裁适度,进一步衬托了他的风度。
  
      看到李杜后,他立马伸出手,微笑着问道:“哈罗,您好,海瑞-温斯顿集团的李先生吗?”
  
      “是的,您好,您是?”李杜点头跟他握手,对方展开的衣袖上有一行字母:Brioni。
  
      Brioni,博瑞奥尼,上一年度全球最著名的奢侈品杂志《robb-report》评选的“best-of-the-best”大奖,Brioni位列“运动休闲服装类”最顶级奢侈品牌第一名。
  
      能登上这份榜单的品牌,都是世界顶级中的顶级,是名副其实的“奢侈品中的奢侈品”。
  
      据李杜了解,这个品牌出产的服装几乎都是手工定制货,能穿得上它的不是一般人,比如俄罗斯总统普京、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老牌影帝贾利-古柏、《教父》阿尔-帕西诺等巨星。
  
      黑人老头微笑道:“我叫古德斯温,孩子喜欢称呼我为古德司令,也可以叫我好司令。这次突然邀请你来访,可能比较突兀,希望我的人没有吓到你,他们没有吓到你吧?”
  
      他看向光头黑人,光头黑人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