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994.硬汉 3/5
    面对微笑的古德司令,一路上蛮横至极的光头黑人变了态度,他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李杜,双膝隐隐颤抖,似乎要跪下。
  
      经过短暂的沉默,李杜淡淡的说道:“哦,没有,你的人招待的很好,我比较满意。”
  
      古德司令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很好,我真担心这些毛手毛脚的蠢小子会招惹到你,毕竟,你是我的贵宾。”
  
      说完,他再度扭头看向光头黑人:“这件事你办的不错。”
  
      光头黑人挺起胸膛敬礼:“这是我的责任,司令。”
  
      古德司令说道:“那么,另一件事呢?这次出动如此大的力量进行突袭,你将雷莫宁干掉了吗?”
  
      光头黑人打了个哆嗦,他眼神闪烁的看向老人,嗫嚅道:“抱、抱歉,司令,我我我努力了,但现场很混乱,我不敢确定,我干掉了很多人,无法确定里面是不是有雷莫宁……”
  
      古德司令用温和的目光看着他,道:“什么意思?你没有遵从我的吩咐干掉他?”
  
      迎着他的目光,光头黑人双膝一软,猛地就跪倒在地,哀求道:“司令,我尽力了,可是当时情况很混乱,而且我们的贵宾,他要求我赶紧离开,他用手雷威胁了我……”
  
      他的话说到一半,李杜感到眼前一闪,古德司令的手里出现一把银光闪闪的左轮枪。
  
      “砰!”
  
      一声枪响,黑人那颗光秃秃的脑袋变成了血葫芦,子弹从他额头打进去,穿透脑袋,将后脑勺揭起老大一块颅骨。
  
      白花花的脑浆混合紫红的鲜血,缓缓流出。
  
      李杜有种想吐的感觉!
  
      至死,光头黑人脸上还挂着哀求的表情。
  
      显然,他没想到和蔼的司令说动手就动手,或者说他想到了自己会遭遇惩罚,但没想到这惩罚是死亡。
  
      不止如此,古德枪毙了光头黑人之后,手腕一转将枪口指向李杜,笑着问道:“你用手雷威胁我的士兵撤离战场?哦哦哦,这可不是贵宾的做派!”
  
      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李杜现在明白了光头黑人的感觉,难怪他直接下跪,他知道古德的性格和行事风格,为了求生他放弃尊严来哀求。
  
      面对近在咫尺的枪口,李杜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古德是个疯子,他心理绝对有问题,前一秒钟还笑容和蔼,后一秒钟就拔枪杀人,笑面虎都没有他这么可怕。
  
      他现在可以做两个选择,一是解释、二是哀求,总之,他要活下去,就得想办法得到这疯子的谅解。
  
      不过大概率的事情是,古德不会杀他,否则不必这样大张旗鼓的将自己抢过来。
  
      大脑迅速旋转,他一边想着应付的对策一边将小飞虫放入枪里。
  
      他有第三条路,那就是毁了这把枪,然后让狼哥想办法控制住古德,以他为人质,迅速撤出军营回到雷莫宁的地盘。
  
      雷莫宁虽然做事霸道,可是他不是疯子,还比较好说话。
  
      小飞虫飞入枪里,李杜忽然一愣,他发现了第四条路!
  
      枪膛里没有子弹,小飞虫往前飞,发现左轮的转轮里也没有子弹。
  
      是的,这把枪只有一枚子弹,古德这疯子已经用来射杀了光头黑人,他现在是用一把空枪指着自己。
  
      难么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想到对方以‘贵宾’的态度来对待自己,李杜觉得自己大概明白了古德的想法,他是想试试自己的胆量,通过自己的胆量来确定跟自己合作的方式!
  
      如果他是怂包,古德可能会想办法控制他;如果他表现的够强硬,古德或许会选择更好的态度来面对他。
  
      总之,如他想的那样,古德根本没想过要杀他!
  
      至于开枪杀掉光头黑人?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威慑他。
  
      想明白这点,李杜毫不犹豫,一步向前走到了古德跟前,他挺起胸膛,用胸口堵住枪口,傲然道:“是的,我是那么做了!”
  
      “你的士兵在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这是耻辱!是所有军人的耻辱!是所有强者的耻辱!我是个强者,我绝不会眼睁睁看着这种事发生!但我当时没有足够的力量和你们对抗,只能用这种方法来阻拦他们!”
  
      古德收起脸上的微笑,他眯着眼睛看向李杜,手指慢慢扣动扳机,说道:“那你真是个正义的好人,不过,你那么做是错的……”
  
      李杜打断他的话,道:“是非对错,你我作为当事人说了没用,我相信神和百姓们自然会给出公道评价!”
  
      “如果你要因此而像杀死你手下那样杀了我,那么请开枪,我不惧怕死亡,我只惧怕我会变成一个怂包、软蛋,那样活着还有什么价值?”
  
      一番话,他说的大义凛然。
  
      周围的黑人士兵听到后,木然的表情上露出一丝动容。
  
      他们是刽子手,但这不妨碍他们敬佩英雄。
  
      狼哥握紧了拳头,死死盯着古德的脖子。
  
      古德眯着眼睛直视着李杜,道:“精彩,你这番话说的真精彩!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是吧?你以为……”
  
      时光减缓!
  
      李杜猛地动用了这个能力,他双手一下子攥住古德的手里的枪,因为他速度太快,周围的人愣是没反应过来。
  
      攥住手枪,他厉声道:“你以为我怕死?!让你见见来自东方的猛士!还有,今天我死在这里,自有人会覆灭你的军队!”
  
      声音落下,他摁住古德的手指扣动扳机,脑袋昂起、下巴高抬,同时嘴角轻蔑上挑,一脸的傲气冲天!
  
      “吼!”狼哥闷哼一声,拔脚向前冲去。
  
      ‘咔’,击簧和撞针撞击发出一声脆响,却是没有子弹射出。
  
      士兵们举起枪对准狼哥,叫道:“跪下!”
  
      他们的枪里可是有子弹的,但他们没有开枪,显然,之前他们应该得到叮嘱了。
  
      李杜配合的做出吃惊的表情,随即松了口气。
  
      幸好这是左轮手枪,如果是军用制式手枪,那即使是空枪也危险。
  
      古德终于不再是一脸虚伪的微笑,他震惊的看着李杜,下意识的说道:“吗的!”
  
      李杜大口大口吸着气,盯着他道:“嘿,换一把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