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996.疯子 5/5
    雷莫宁的军队和救援没有看到,李杜只能耐性的在古德地盘上待下,老老实实配合他的安排。
  
      虽然他暂时震慑住了古德老头,让他知道自己不好对付,可是他相信,如果出问题,古德老头会毫不犹豫对自己出手,将自己一行弄死。
  
      外国人在非洲消失,这种事每年不知道发生多少起,涉及各个国家,除非被媒体大肆曝光或者失踪者拥有巨大能量,否则根本没人管。
  
      特别是李杜现在所在的地方,这可是三国交界处,三不管地带,不管外国人还是本国人,到这里都有莫名其妙失踪的可能。
  
      在这里出事,自然就更没人会管了,哪怕惊动三国政府也没用,非洲各国政府干别的不行,扯皮却是厉害的很。
  
      古德给李杜三人安排了一间客房,舒适度比在雷莫宁那边要好得多,客房面积很大,是个复式房间,地上有地毯、墙壁粉刷雪白,里面家具电器齐全,住起来还算舒服。
  
      李杜等人的手机被收缴了,所以他们只能看电视来打发时间。
  
      还好,这里的电视使用卫星信号,全球各地有很多电视频道可供选择。
  
      到了晚餐时候,古德的卫兵带李杜去了他的司令部,先严格的搜身,然后才可以共同享用晚餐。
  
      古德的办公室里有餐桌,他平时在这里解决饮食问题。
  
      李杜到来后,他愉快的微笑着,将李杜迎接到餐桌旁,请他随意落座。
  
      餐桌上有一盆黄白色糊糊状食物,看起来像是土豆泥,这叫撒匝,也叫西玛,是玉米糊,非洲多个国家人民喜欢的主食。
  
      李杜看了一眼撒匝,古德微笑着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是的,这是你们的特色主食,我吃过,味道很不错。”李杜点头。
  
      古德的笑容更愉快了,说道:“那就好,我们这里物资缺乏,食物稀少,招待不周之处,还请李先生体谅。”
  
      桌子上除了撒匝,还有一些盘子,上面有豆子、芹菜、西蓝花等蔬菜,也有一些炸鸡肉、烤鸡肉和鱼肉。
  
      这是撒匝的配菜,在非洲大多数地区,只有富豪才能这么吃,因为大多数贫民能吃上玉米糊就不错了,没有蔬菜和肉食可以吃。
  
      除了食物,还有一瓶红酒佐餐。
  
      这瓶红酒外表看起来平平无奇,李杜没怎么注意,等他坐下后卫兵来倒酒,他仔细一看大吃一惊,这瓶酒的贴牌正中是个庄园的造型,上面有几个英文字母:Petrus,柏翠酒庄!
  
      柏翠酒庄出品的红酒是出了名的贵,根据伦敦国际葡萄酒交易所统计,这酒庄售出的红酒平均价格是每箱两万英镑。
  
      这样估计一下,桌子上的红酒可以顶的上几百桌撒匝和配菜。
  
      “好酒。”李杜惊叹道。
  
      见他识货,古德再度笑了起来:“你说这瓶酒吗?哈,还好,这是我一个朋友送给我,他的儿子在这边走丢了,是我帮他找到的,于是他送了我一些红酒道谢。”
  
      李杜配合的笑,什么走丢了,估计是被你个老疯子绑架了吧?
  
      看得出来,古德是个很会享受的人,但吃起撒匝这种普通食物,他却也毫不抗拒,用手抓着吃的津津有味。
  
      李杜吃不惯这玩意儿,想想撒匝做法就行了,一般中国人都吃不惯。
  
      撒匝就是玉米糊,将玉米磨成玉米粉,等到一锅水煮开,慢慢将玉米粉倒入,边倒玉米粉,边用木勺朝一个方向搅拌,让玉米粉平均散开,最后慢慢凝结成团状玉米糊。
  
      李杜看到这种食物制作过程的时候,忍不住就想起了老家乡亲拌猪食的做法,这种玉米糊还还有生玉米粉的味道,很是怪异。
  
      但非洲人很喜欢撒匝,对他们来说这东西如同饺子之于中国北方人,是一种很不错的主食,时间长了不吃甚至会想念。
  
      吃着撒匝配蔬菜和鸡鱼肉,古德小口小口的抿着红酒,说道:“很久没有朋友陪伴一起吃饭了,这种感觉真美妙。”
  
      李杜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举杯致意,道:“那就为友谊和美食干杯吧。”
  
      古德笑道:“乐意之至。”
  
      这次晚餐缓和了双方的关系,当然,这或许只是表面上的,内里双方依然存在很多问题,比如李杜希望古德噎死,他好想办法逃跑。
  
      但这只是幻想,古德活的好好的,第二天还要带他去参观他的钻石场。
  
      就像雷莫宁联系李杜一样,古德的目的便是通过李杜将他手中的钻石卖掉换成钱。
  
      早上,古德检查过士兵训练后,便带着李杜乘坐吉普车向军营外开去。
  
      坐在车上,古德直入主题问道:“李先生,你每个月能从非洲吃进多少钻石?”
  
      李杜坦诚的说道:“我这次来主要是考察市场,钻石采购问题不归我管……”
  
      他的话说了一半,古德的眼神立马变得锋利起来:“哦,也就是说,你没法大宗购买钻石?你对我来说是没用的?”
  
      这话说的相当直白,潜台词也很明显:你要是对我无用,那我留着你干嘛?
  
      李杜迅速改口道:“这是我的目的,不是我的能力,我当然可以采购钻石,但是我不明白,这方面你为什么需要我的帮助?”
  
      古德说道:“我不是需要你的帮助,我是想看看你的报价,之前有几位钻石商给过我报价了,可我不满意,我需要听到更多报价。”
  
      李杜问道:“他们给出的是什么价格?”
  
      古德微微一笑,说道:“你不该关注他们的价格,而应该关注他们的下场。这些人给我的报价让我不满意,于是我关门送客了,后来,他们没能回到家里。”
  
      这是赤luo裸的威胁了,李杜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古德注意到这点,特意解释了一下:“啊,别误会,我可没有伤害他们,只是这里豹子狮子什么比较多,没有我的保护,可能他们变成猛兽的美食了吧?”
  
      他继续说道:“但这不能怪我,对不对?他们没能成为我的合作伙伴,我没有保护他们的义务,对不对?”
  
      李杜冷笑着点头:“对。”
  
      对你妈隔壁,你个老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