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997.猜测 1/5
    绕过几个小山头,距离军营不远,一条蜿蜒的河流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条河流发迹于东南方,向着西北缓缓流去,河道比较狭窄,大概有两三米的样子,水流平缓、水质浑浊。
  
      河岸上站着一些荷枪实弹的黑哥士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有装载着机枪的皮卡车沿着河沿来回巡逻,防线缜密。
  
      河道中是大量穿着破烂甚至衣不蔽体的黑人,他们弯着腰在水中筛选沙子,岸边有机器在轰鸣着工作,他们淘好沙子就放到机器传送带上,传送带运转,站在两边的人瞪大眼睛,从中寻找钻石。
  
      这一幕李杜见过,不久前在雷莫宁的山涧钻石场中,就有矿工这么干活。
  
      不过相比之下,那边的矿工要舒服很多,他们在水里穿着胶鞋,身上衣服完整,时不时还能上岸去拿杯水喝,干一会士兵们还允许他们休息。
  
      这里的矿工就像难民,一个个面无表情、双眼无神,他们机械的在水里淘洗着沙子,看起来没有丝毫生气。
  
      李杜深吸了一口气,道:“好司令,你的钻石都是从这里挖出来的?”
  
      古德点头道:“是的,这就是我的矿场,这是我的地盘,这里的钻石都是属于我的财富。”
  
      一边说着,他一边带李杜沿河岸溜达:“你看到了,我这里找到的钻石都是纯粹的天然原钻,它们是从沙河中淘出来的,质地上佳,是不是值高价?”
  
      这倒是事实,一般来说,河中沙里淘出来的钻石,在同等个头和质地的前提下,要比粉碎金伯利矿石中得到的钻石更值钱。
  
      因为,钻石虽然硬度超级大,可是天长日久被河水夹杂沙子冲击,总会磨损表面的石皮。
  
      这样,对同等个头的钻石进行切割雕琢,河沙淘出的钻石有更高的利用率。
  
      河流很长,环绕山地,绵延出去不见尽头。
  
      古德带着李杜沿着河岸往上游走,离开矿场区域后,可以看到河流上游区域的岸边堆积着大量沙石,河道里有清晰的挖掘痕迹,显然,这里曾经也是矿场,如今被弃用了。
  
      继续往上走,放目远眺,然后就能看到古德的军营位置了。
  
      在岸边溜达着,古德点燃一支香烟,说道:“我手里有不少钻石,都是我从这条河里搞到的,所以,这是一条金钱河,是吧?”
  
      李杜点头,说道:“是的,恭喜你。”
  
      古德摆摆手道:“这有什么好恭喜的?这确实是一条金钱河,但它并没有完全控制在我手里。”
  
      “这条河的源头在我的地盘上,它从一处山丘里发源流出,我一直以为,它是地下水从山丘里涌出,后来我发现,或许不是这样。”
  
      李杜道:“那它是怎么样?”
  
      古德悠悠的吐了个烟圈,说道:“它是一条地下暗河,从前面更远的地方发迹,只是从我这里涌出,带着钻石涌出。”
  
      李杜使劲往前看,但这边是山地,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土山石丘,他的视线被挡住了。
  
      不过他知道,按照河流涌出方向,前方就是雷莫宁的地盘。
  
      古德正好问到了这里,他指向前方说道:“你就是从那边过来的,是吧?你知道谁在那里,是吧?”
  
      李杜沉默的点头,这种问题没必要否认。
  
      古德说道:“我在这条河里淘钻石已经有些日子了,确切的说,已经有五年时间,这五年里,河里钻石源源不断,不管大小、不管多少,总归每天都能找到。”
  
      “可是,就在半年之前,河里能淘到的钻石数量忽然下降的厉害。与此同时,我的好邻居那里传出了消息,他也发现了钻石矿。”
  
      说着,古德笑了起来:“他的境内可没有河流,我知道,他那里没有河流,因为我在那里待过,那是个狗屎都找不到一泡的烂地方。”
  
      “那么,他的钻石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他那里发现钻石之后,我这里的钻石就少了?我搞不清楚,李先生,你能告诉我答案吗?”
  
      他用灼灼的目光盯着李杜,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可是笑的很阴森。
  
      李杜苦笑道:“我才在雷莫宁的地盘上待了两天,哪能接触到这些东西?不过我看到了他的钻石,他确实发现了钻石。”
  
      古德摆摆手,道:“不是两天,是接近三天,而且你刚到不久,那条狗就带你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他带你去的是钻石矿场吧?”
  
      听他这么一说,李杜顿时明白过来:“你在雷莫宁身边安插了卧底?”
  
      古德轻蔑一笑,说道:“还用安插吗?我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我才是这里的掌控者,只要我出面,很多人愿意归顺于我!”
  
      李杜问道:“看来,归顺你的人有雷莫宁的核心手下?我去集市这件事,知道的人可不多,你们能那么快那么精准的赶到,肯定是得到内部消息了。”
  
      古德弹了弹烟灰刚要说什么,一个卫兵忽然向他们跑来,过来敬礼大声说道:“报告司令,有工人偷窃钻石,请您处置!”
  
      听了这话,古德脸上再度浮现出和煦的笑容,他哈哈笑道:“哦?又有人盗窃我的钻石?走,让我们去看看,谁这么大胆?”
  
      李杜注意到,当古德这样笑的时候,那卫兵打了个寒颤。显然,他明白这笑容的含义,他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
  
      在河道的矿场一段,两个卫兵摁着一个削瘦的黑人少年跪在地上,少年绝望的大喊大叫,声音嘶哑,简直像是疯了。
  
      看到古德走来,少年喊叫的更疯狂了,他使劲扭动身躯,一个卫兵上去狠狠踹了他一脚,踢得他满脸鲜血。
  
      古德走上去问道:“就是他偷盗钻石吗?”
  
      一名卫兵敬礼大声道:“是的,司令,这是他盗窃的钻石!”
  
      卫兵敬礼之后恭敬的伸出双手,手掌中有一枚黄豆大小的晶莹石头。
  
      古德拿起石头在阳光下看了看,阳光照耀在上面散发出绚丽的光泽,看起来非常美丽。
  
      但李杜却从这枚钻石身上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钻石也有点太美丽了吧?没有切割的原钻,还能发出这样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