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011.结束 10/10
    对于这些没有接受过系统化训练的地方武装势力来说,夜战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他们不擅长夜战。
  
      攻击出现的突然、统帅联系不上、火力被压制、还出现了非战斗减员,诸多不利因素综合在一起,导致古德的士兵战斗力一降再降。
  
      雷莫宁那边则兴奋无比,攻击之前,他们已经做好了打一场硬仗,结果开打了才发现,对方的抵抗能力之差超出想象!
  
      “给我杀!速战速决!勇士们!干掉这些恶魔!”雷莫宁的声音通过扩音喇叭响了起来。
  
      即使枪炮声响亮,都不能压住他的声音。由此可知,此时他是多么亢奋。
  
      “万岁!”部落士兵们高呼,几辆皮卡车在军营边缘穿梭,后面有士兵控制高射机枪,将弹雨一波波泼洒向对手。
  
      古德面色惨淡,再也笑不出来,他怔怔的站在窗前,看着苦心拉起的队伍就这么溃散,几近崩溃。
  
      李杜提前在电话里说过了,让雷莫宁告诉士兵,不准攻击司令部大楼。
  
      因此,战斗虽然混乱,可是司令部大楼这边还算安全,偶尔有几枚流弹打在玻璃上,没能破开防弹玻璃的防御。
  
      他站在古德身边,微笑道:“你说吧,你干嘛没事把我绑架过来?现在发生这样的事,你开心了?”
  
      古德怔怔不语,用贪婪的眼神一遍遍观看着军营和队伍。
  
      他知道,自己的队伍崩溃了,他也活不久了,现在能看一眼少一眼,每一眼都有可能是最后一眼!
  
      战事比想象中还要轻松,两架直升机在空中快速飞翔,上面不断有手雷落下来,还有重机枪扫射,将地面火力压制的死死的。
  
      雷莫宁手下士兵很擅长打顺风战,发现对手不如想象中可怕之后,他们越打越猛,越战越勇,从东南方发起攻击,将对手阵线逼迫的连连后退。
  
      更大的问题在于内乱,军营东北方位置,火光四起、火力凶猛,从侧翼给了古德阵营一记阴刀!
  
      李杜举起望远镜看了看,借助凶猛的火势,他看到那边持枪发起攻击的都是些穿着破烂的平民。
  
      这些人比雷莫宁的士兵还要勇猛,他们的攻击堪称悍不畏死,抢到枪后就往外冲,死了命的扣动扳机。
  
      古德的士兵步步败退,他们两面受到夹击,难以应付!
  
      李杜将望远镜放到古德的眼睛上,说道:“看到了吗?这都是你曾经欺压逼迫的矿工,看到他们的反击了吗?”
  
      雷莫宁是雇佣矿工干活,只要不违法违规,他不会欺负矿工。
  
      古德这边,矿工就是奴隶,哪怕他们老老实实干活,依然会被性情暴戾的古德想着法子折磨。
  
      矿工们清楚,他们落在古德的矿场里等于落到了地狱,没有了生路可走,除非有意外发生。
  
      这场战斗是意外,无路可走的矿工们抓住了机会,他们不管谁赢谁输,抢夺枪械为自己生命而战。
  
      他们同样清楚,要是古德赢了,等待他们的将是比死亡更残酷的下场,因此在攻击中他们表现的最是勇猛。
  
      这是一群没有退路的人,他们只能奋勇向前,指望击溃古德的军队。
  
      败局已定,一些士兵放弃了抵抗,还有一些在挣扎,李杜听到不断有人喊‘直升机起飞’、‘装甲车掩护’,但哪有可以使用的直升机和装甲车?
  
      有些胆小的士兵脱下了军装,带着枪械弹药逃跑,有些则直接扔掉武器双手抱头跪在了地上投降,还有一些冲司令部跑来。
  
      李杜以为这些是来救古德的,结果到了司令部大楼跟前,他听到一个大汉高呼:“这里面有钱有钻石!攻破它,带上跑!我们去欧洲!”
  
      “杀死古德斯温!杀死他,我们去哪里都行!”
  
      “杀进去,看看怎么回事!”
  
      士兵们熙熙攘攘冲过来,一架直升机俯冲追上,机枪扫射,奔跑的士兵跟割麦子一样被扫倒在地。
  
      狼哥驾驶直升机在上方盘旋,保护着大楼安全。
  
      战事逐渐平息,枪声稀疏起来,雷莫宁的皮卡车战队深入军营,开始进行最后的战斗。
  
      李杜拎起古德,拖着他走向司令部大楼门口,他准备离开这里。
  
      狼哥扫清周围的士兵,将直升机降落下来,李杜打开门,弯着腰拖着古德往直升机跑去,小平头哥跟在后面,探头探脑、满脸无所谓。
  
      这种场面对它来说不算什么,谁干惹它,它就去挠谁!
  
      几辆越野车和皮卡车开过来,哥斯拉调转机枪指了过去。
  
      车上的扩音喇叭响起雷莫宁的声音:“李,我的好兄弟李!我是你的兄弟雷莫宁!不要开枪!都不要开枪!”
  
      皮卡车上跳下士兵警戒,确认安全后,雷莫宁也跳了下来,大笑着走向李杜,隔着老远张开双臂。
  
      李杜一把将古德推倒在地,他也笑着迎上去,和雷莫宁大力拥抱在一起。
  
      雷莫宁拥抱着他狂笑不已,伸手使劲拍打他后背,笑着笑着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这时候又有一辆皮卡车开过来,一个戴着钢盔的黑人喊道:“将军,东线发现未知敌人,看穿着像是苦力……”
  
      李杜打断他的话说道:“那是古德这老狗绑架来的矿工,他们不是敌人。”
  
      “但他们向我们开火了!”那士兵着急道。
  
      一听对方开火,杀到兴起的雷莫宁一瞪眼,吼道:“那就……”
  
      “别做无谓牺牲。”李杜打断他的话,他拎起古德,说道,“带我过去,快,我有办法帮你解决他们!”
  
      借着车灯,雷莫宁看清了古德的样子,他一把将古德抢过去,挥手给了他一巴掌,狂笑道:“哈哈,哈哈,瞧,这是谁?这是谁?!”
  
      士兵们哄笑,跟着起哄:“是谁?”
  
      “这不是比总统还要牛的古德斯温吗?这不是大刽子手古德司令吗?”雷莫宁夸张的指着他说道,“司令,你这是怎么了?”
  
      古德的嘴巴被胶带封着,他昂着头,用不屑的眼神看着雷莫宁,然后举起手铐拷住的双手,举起两根中指。
  
      雷莫宁大怒,一脚踹了上去,吼道:“真嚣张!给我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