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012.报复 1/5
    “枪毙他!枪毙他!枪毙他!”
  
      “让我杀了这刽子手!我哥哥一家死在他手里!”
  
      “法克,让开,我要将他千刀万剐!”
  
      士兵吼叫连连,古德斯温作恶多端,周围部落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害得家破人亡。
  
      李杜拦住了愤怒的雷莫宁和士兵们,他吼道:“都踏马冷静!冷静!冷静!古德必须死!但不是这么处理他!”
  
      他一把拉住雷莫宁的衣领,道:“让你东线的士兵停手,我去解决这件事,不需要流血冲突,就能搞定!”
  
      雷莫宁举起手,道:“好!都闭嘴!勇士们,听我的李兄弟的话!”
  
      李杜拎着古德上了一辆车,这时候雷莫宁反应过来,道:“你要将古德交给那些矿工处理?”
  
      “对。”
  
      雷莫宁顿时摇头:“不行,现在不行,我刚在只是说说,不能杀死古德,我得审讯他!”
  
      李杜道:“你觉得你能审讯出什么吗?相信我,我知道你想要什么,那些东西都在司令部和军营里,不须审讯也能得到。”
  
      雷莫宁依然摇头:“不,李,我必须得亲自审讯他。”
  
      李杜不会给他审讯古德机会的,他说道:“第一,将军,我们没时间浪费,必须赶紧解决矿工的暴动问题!”
  
      “第二,将军,古德非常狡猾,他不会真正告诉你有用信息,他只会挑拨我们!如果你要带走他,那我立马返回南非,因为我不想跟你翻脸!”
  
      雷莫宁犹豫了,又有一名士兵跑来,吼道:“将军,东线火力凶猛,请求直升机和武装车队支援!”
  
      这样,雷莫宁狠狠一跺脚,吼道:“东线停火,我来解决!”
  
      车队浩浩荡荡的开了过去,士兵们和悍不畏死的矿工们持枪对峙,跳跃的火光中,能看到隐藏在暗处的一支支枪口。
  
      李杜拿起大喇叭,喊道:“矿工们!矿工们!我的矿工兄弟们!我是金丝草部落武装队伍的雷莫宁将军,现在,我来营救你们,我们是兄弟,我们是同胞,而不是敌人……”
  
      他洋洋洒洒说了一堆,里面的人不为所动,还是藏在暗处举着枪。
  
      雷莫宁探头道:“他们大多数听不懂英语,还是换葡萄牙语,或者绍纳语、恩德贝勒语吧。”
  
      塞西尔的官方语言有三种,英语、绍纳语、恩德贝勒语,其中底层黑人懂英语的不多,后两种语言更为通行。
  
      李杜无奈,将喇叭递给他道:“你找人告诉他们,我们把古德带来了,可以交给他们处理,但他们得停止暴动!”
  
      雷莫宁点头,他招招手,一个瘦削的黑人走上来,叽里呱啦的说了起来。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里面的矿工有反应了。
  
      一些黑人矿工直接站了起来,同样叽里呱啦的叫了起来。
  
      黑人士兵回头,道:“他们要看到古德,并且要亲手处置古德。”
  
      雷莫宁面无表情的点头,他也想啊!
  
      两个黑哥大兵将古德推上前去,一脚踹在他背上,将他踹出去老远。
  
      几个矿工蜂拥而上,七手八脚将古德拎了起来,他们借着火光仔细查看,有人大笑起来:“古德斯温!老刽子手!”
  
      其他矿工冲了出来,他们将古德围了起来,争先恐后往前挤,想要进入人群辨认古德。
  
      好几个人一边挤一边哭,有人举起了枪来,但立马被旁边矿工给摁住,吼道:“放下枪!不能用枪解决他!”
  
      被矿工们包围正中,古德努力保持镇定,他瞪大眼睛看向矿工,还想利用自己的威势来压住矿工。
  
      但矿工们此时情绪激动,根本不畏惧他。
  
      一个老年矿工站出来,吼道:“去找喷灯!去找锅子!”
  
      很快,喷灯和锅子被从库房中拿了出来。
  
      看到这套装备,古德终于变了脸色,他努力摇摆脑袋想甩掉嘴上的胶带,恐惧的表情越来越明显。
  
      “没有钻石!”一个矿工说道。
  
      “那不是钻石,那是一种类似玻璃的水晶。”老矿工厉声道,“去,拿一些碎玻璃来,拿碎玻璃来!”
  
      一块块碎玻璃放进了锅子里,老矿工点燃喷灯,给锅子加热。
  
      周围矿工脸上露出狂热的兴奋表情,口中发出嚎叫般的欢呼声,仿若疯子!
  
      “他们要干嘛?”雷莫宁纳闷,“我看他们像是疯了!”
  
      李杜叹道:“报应,他们要报复古德了。”
  
      玻璃不是单晶体,没有熔点,但有软化点,大概六七百度就会软化。
  
      随着锅子温度迅速升高,里面的碎玻璃开始软化成黏状物。
  
      老矿工给古德撕下了嘴上的胶带,古德张开嘴先大口呼气,然后赶紧对着雷莫宁吼道:“带我离开!我给你……”
  
      一个矿工举起枪,一枪柄砸在他嘴上。
  
      古德惨叫一声,嘴里鲜血流淌,他被血呛得咳嗽,往外吐出血水,同时也吐出了掉落的牙齿。
  
      他绝望的看向雷莫宁,张开嘴还想说什么。
  
      雷莫宁想去制止矿工,他对古德的财宝可是非常垂涎。
  
      李杜拦住他,厉声道:“你疯了?你想发起战斗?这些矿工是疯子,要干掉他们,你至少得损失同样的兵力!你确定这么干?”
  
      雷莫宁无奈的摘下钢盔,一把扔在地上,满脸懊恼。
  
      古德没法开口说话,他一张开嘴,就有矿工用枪柄砸他的嘴巴,估计已经将他嘴巴砸烂了。
  
      玻璃大多数软化,有人用枪口挑开他的嘴巴,老矿工将小锅子举起来,吼道:“谁先来?!”
  
      “我!”一个没有耳朵的少年兴奋的狂叫道。
  
      “我!让我来!”
  
      “给我这个机会!我两个弟弟被他杀了!”
  
      锅子最终落在一个青年黑人手中,他脸上挂着兴奋又期盼的笑容,将锅子里的软化玻璃液掉入古德口中。
  
      冒着热气的青色玻璃液落下去,古德身体猛地剧烈颤抖起来,同时发出一声惨叫:“嗷!”
  
      矿工们死死摁住他、抱住他脑袋,让他怎么挣扎都没法逃避。
  
      不远处,雷莫宁和麾下士兵看到这一幕,纷纷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退,他心有余悸的说道:“这些人,太可怕了!”
  
      李杜道:“将来有一天,如果你变的跟古德一样暴虐凶残,那么,百姓也会这么对你。”
  
      雷莫宁面色凝重的说道:“我绝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