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026.黑警 5/5
    午夜的时候,李杜被惊醒了,雨点噼里啪啦拍打窗户,好像要拍碎玻璃一样。
  
      这场大雨来势汹汹,它是南非入春以来的第一场雨,如果按照旱季、雨季的气候来划分,它的降临代表这片大地来到雨季了。
  
      李杜起身往外看了看,雷鸣闪电加暴雨,真是一个坏天气,幸好他们没有住帐篷,否则这大暴雨能将帐篷冲垮。
  
      借着雨声,他重新入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喵和阿嗷叫了起来,声音不算响亮,听起来很委屈的样子:“哼唧哼唧。”
  
      李杜搓搓眼睛爬起来,打开手电筒查看怎么回事。
  
      两个小家伙这么叫唤,那就是碰到什么让它们感觉不开心的事了。
  
      灯光照在地上,他看到了一些积水出现了,四个小家伙挤在一起,不满的看着湿漉漉的爪子。
  
      小平头哥在酣睡,冰凉的雨水让它感觉有些不舒服,它就甩甩脑袋昂着头睡,总之,它还是在睡觉中。
  
      毫无疑问,这是雨水倒灌进入了屋子里了。
  
      李杜下床去看了看,狼哥醒来,道:“做个引水渠,将水排出去好了。老板,你继续睡吧,我来搞定。”
  
      他雇佣狼哥是个正确的选择,狼哥极有担当,有什么事只要他自己能搞定,绝对不会麻烦别人。
  
      李杜知道狼哥的脾气,就没有多说回到床上。
  
      这成了晚上一个小插曲,第二天醒来后依然在下雨,雨势稍微减小,但依然算是一场大雨。
  
      其他屋子里都湿漉漉的,人们用小桶、盆子往外泼水,忙碌的不亦乐乎。
  
      李杜这边屋子有排水渠,除了偶尔要人工排水,其他时候形成循环,涌进来的雨水会从屋子一角排出去。
  
      这是他第一次经历非洲雨季,雨水跟不要钱似的,哗啦哗啦往下泼洒。
  
      看着天空洒下的大雨和不远处的土山,李杜很担心发生泥石流,这玩意儿要是出现,那真的得玩完了。
  
      还好,大雨持续了四五十个小时,土山却是岿然不动。
  
      第三天中午的时候停了雨,非洲的大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前一刻还大雨倾盆,后一刻就出了太阳。
  
      天气放晴,黑人们继续下河干活。
  
      此时河水暴涨,河流变宽几乎一倍,但黑人们不在乎,挽着裤腿、穿着短裤,有的甚至光着屁股下了水。
  
      更急的湍流可以更快的洗濯泥沙,这时候可以更节省时间来发现钻石。
  
      在这里大家找到钻石都很低调,不像在美国的钻石公园里,发现钻石要喊两声。
  
      李杜心灰意冷,他对这种废弃矿场没兴趣。
  
      避过大雨,他准备离开。
  
      带着几个人,李杜准备去找别克告别,毕竟人家给他们提供过住房来避雨,他好歹得说一声感谢。
  
      结果他走出小屋,看到别克等人正在河边和一行穿着制服的警察对峙。
  
      河里的人源源不断的上来,屋子里的人源源不断的赶过去,纷纷站在别克几人身后。
  
      对面的警察不耐的摆手,喊道:“离开这里,都离开这里,马上进入雨季了,你们不想活了?泥石流下来,你们都得死。”
  
      李杜点点头,警察说的有道理,现在这里很危险了。
  
      黑人们不管,沉默的看着警察,他们不言不语,但也不后退。
  
      那警察越发不耐烦,说道:“快点离开这里,过来排队接受检查,检查完了就滚蛋!”
  
      别克身后一个青年要说话,他挥手制止,然后对警察说道:“警官,如果你们想让我们离开,我们愿意这么做,这就走,但不必检查吧?”
  
      高个警察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不必检查?那你们从这里盗窃了东西怎么办?除了衣服和被褥,其他东西都给我留下,然后滚蛋!”
  
      李杜本来觉得警察说的挺对的,雨季的时候,这种地方很危险。
  
      可是听他们后面对话,这些警察似乎要将黑人们辛苦找到的钻石带走?
  
      有几个黑人越过河流想从另一侧上岸,可是他们刚要跑,从树林里出现一队警察,追上这些黑人将他们打翻在地,伸手在他们身上搜查起来。
  
      看到这些警察,别克脸上露出怒意,其他人也大怒,有人直接骂道:“他是个叛徒!”
  
      高个黑人隔着河面喊道:“嘿,有收获吗?”
  
      一个黑人警察大声笑道:“还凑活,这几个混蛋身上都有钻石。”
  
      黑人矿工们不甘心自己的钻石被抢走,奋力挣扎。
  
      这招惹了几个警察的不满,抽出警棍抽了起来,将矿工们打的惨叫连连。
  
      别克忍不住了,他对那些警察喊道:“斯科蒂,你也下手吗?你为什么不来对你的族人们下手?”
  
      其他人跟着喊了起来:“斯科蒂,你太过分了。”
  
      “小时候应该让你被蟒蛇拖走,不该救你的!”
  
      “你让部落蒙羞!你让吉布拉神蒙羞了!”
  
      警察里面有个留着莫西干发型的青年吼道:“老实点吧,别克,你们现在涉嫌犯罪,配合我们调查吧!”
  
      高个警察指着别克道:“闭嘴,别废话。滚到那边去,排队接受检查,快点,我们没时间和你们在这里磨蹭。”
  
      别克失望的收回目光,然后忍着怒气说道:“警官,我们不是小偷,我们都是附近的居民……”
  
      “是不是小偷你们说的不算,过来,排队接受检查,我认为你们就是偷钻石的小偷。”警察打断他的话说道。
  
      有黑人青年喊道:“这里的钻石是无主之物,矿场已经破产了,政府宣布它是无主之物了。”
  
      高个警察上去给了他一拳,厉声道:“闭嘴,这不是无主之物,它属于国家,你们偷走的是国家财产。”
  
      黑人青年想反抗,几个警察同时抽出枪来。
  
      见此,别克急忙喊道:“查理,别说了,蹲下!你蹲下!”
  
      警察们还要殴打那青年,河对面的警察们绕了过来,莫西干青年斯科蒂对高个警察道:“头儿,别打了,别打了!”
  
      高个警察斜睨他一眼道:“怎么了,小子?”
  
      斯科蒂说道:“查理是我的兄弟,别这么对他。”
  
      高个警察点头,道:“好,看在你面子上,放过这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