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029.超热情 3/5
    别克纳闷,还想再问,李杜便转移了话题,开始询问周边的钻石矿场的分布情况。
  
      作为南非和博茨瓦纳的交界地带,周边的钻石矿确实不少,大多数已经被两国政府收归国有。
  
      在钻石矿工作,收入太低,还特别累。
  
      另外就是,南非各个部落之间排挤的厉害,别克所带领的吉布拉是个小部落,而且因为他们一直跟毒蛇打交道,其他部落认为他们和毒蛇一样狡猾,不愿意跟他们交往。
  
      其实,在李杜看来,别克和吉布拉部落的人都很豪爽、很热情。
  
      他们知道是李杜出手才保存下了钻石,因此对他极好,午餐是丰盛的烤蛇肉、蛇羹,晚餐还是蛇肉开道。
  
      甚至,吃晚饭的时候,别克还说为了欢迎李杜这位贵客的到来,将在后面挑个好日子,举行一场庆典活动。
  
      不过,这场晚饭吃的不怎么愉快,因为后半截的时候,那个留着莫西干发型的警察斯科蒂回来了。
  
      他回来声势弄的颇为浩大,开了一辆警用皮卡车,车厢里准备了很多东西,回来后挨家挨户的送。
  
      李杜放下饭碗,别克摆手道:“继续吃,不用管这个混蛋。”
  
      “对,李先生,吃吃吃。”
  
      “吃肉喝酒!”部落里的人招呼的那叫一个热情。
  
      吃过晚饭,部落还有其他热情安排,几位皮肤黝黑、大胸大屁股的黑姑娘被送了过来,用来陪同贵宾们过夜。
  
      李杜看到这些黑妞们吓了一跳,他牙口一般,吃不了黑珍珠,便连连摆手,说他带着妻子来的,不能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
  
      别克理解的点头,说道:“好,那其他兄弟一人来一个!”
  
      狼哥等人急了,他先诚恳的说道:“我的夫人因我而死,我曾经发誓,这一生为她守贞!”
  
      别克竖起大拇指:“好汉子,其他的兄弟?”
  
      大奥一咬牙:“我羊痿!”
  
      别克遗憾的说道:“那太可惜了,不要紧,我们部落医生有一手治疗绝活,明天给你治!”
  
      哥斯拉话少但其实脑袋灵光,他说道:“我们墨西哥人信教,不能和异教徒发生关系。”
  
      这点别克没话说,他看向撸官,撸官喜欢玩小聪明,说道:“我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别克咬咬牙,后面有几个精壮的黑人汉子来了……
  
      清晨起床,李杜看到撸官在打哈欠,便笑着问道:“嗨,哥们,昨晚一夜春宵怎么样?那几个帅哥把你伺候的怎么样?”
  
      撸官的哈欠被憋在了嗓子眼里,跟让人捏住脖子的蛤蟆似的。
  
      其他人揶揄的大笑,唯独小个子的芭蕉虫不满,嘟囔道:“沃,卫生么美优沃呢?”
  
      他对吉布拉部落的黑美人们很感兴趣,可惜别克直接略过了他,没问他的意见,这让他很伤心。
  
      李杜调侃道:“因为你还是孩子。”
  
      这个答案伤害到了芭蕉虫,他看着李杜说道:“沃神器了,生气!沃不告诉泥,泥做了!”
  
      苏菲从后面走出来,正好听到他的话,问道:“李做了什么事?”
  
      芭蕉虫怏怏不乐的离开,说道:“泥做了!泥做了!沃不告诉你,现摘不告诉你!”
  
      李杜没听懂他的话,想要问问他到底什么意思,如果自己伤害到了芭蕉虫,他愿意道歉。
  
      结果恰好这时候别克出来了,看到他们大笑,道:“嘿,李先生,你们起的够早的。”
  
      李杜道:“我习惯早起,而且我们还有事,其实我想向你告辞,今天我想我们得离开这里。”
  
      一听这话,别克着急了,说道:“为什么这么急着离开呢?是因为我们不热情吗?哦,吉布拉神原谅我,我会改进的!”
  
      李杜赶紧摆手道:“不不不,你很热情,只是我们还有一些事得去做。”
  
      别克说道:“肯定是我们表现的不够热情,或许你和其他部落的人一样,觉得我们像蛇一样冷血……”
  
      话都这么说了,李杜能说什么?他怎么好继续坚持着离开?
  
      不过他必须把话说清楚:“别克酋长,你们很热情,我很感动,但是我们确实有事要干,那么我们再待一天,明天必须离开。”
  
      别克笑道:“等到庆典结束离开吧?明天举行,最多两天就能结束,本来是今天举办的,不过今天我们得翻修房子。”
  
      他指着部落的一个方向,继续说道:“这场大雨降落的很急,有些房子被雨水冲垮了,得重新建造。”
  
      李杜道:“重新建房子?这得好几天吧?”
  
      别克摇头,说道:“不必,今天就能完成,你可以来瞧瞧,这跟你们美国人建房子可不一样。”
  
      李杜笑道:“我是中国人,他们是美国人。”
  
      “那跟你们中国人建房子也不一样。”
  
      确实不一样,吉布拉部落的房子不是现代的混凝土屋也不是砖瓦房,不是美国常见的木屋也不是半个多世纪前中国常见泥墙房,而是一种综合体。
  
      他们的房子是先用木板拼凑起来,做成一座屋子的框架,比如墙壁,就是将木板钉起来,然后两大块拼装木板对立,插入地下。
  
      这样墙壁之间是空的,不能遮风挡雨,但吉布拉部落的人有办法,他们往里填入泥沙和石子,外面用黏土糊起来,就成了一面墙壁。
  
      他们部落的房屋很简单,就是四面墙壁加上承重墙,再盖上屋顶就行了。
  
      难怪别克说他们盖房子很快,这样工程确实很短。
  
      一分价钱一分货,用这种方式盖起来的房子,耐用性不强,顶多能住上五六年,然后就得重新盖一次。
  
      这次就是大雨冲掉了墙壁上的黏土,又冲刷了木板之间的泥沙,导致墙壁无力承受屋顶的重量而垮塌。
  
      在别克指挥下,部落开始忙活着建新房。
  
      建新房对部落来说是大事,因为需要很多泥沙和木板,所以仅靠一两家人干不成,大家都来帮忙。
  
      主人家不需要出工本费,只要准备好一顿大餐行了。
  
      强壮的黑人汉子去搅拌泥沙,有经验的老人切割木板,妇女和孩子要么帮忙准备午餐,要么就去捡石子。
  
      这些部落儿童荤腥不忌,什么也能玩,有人提水桶倒水和泥,就有孩子跳进泥土里洗澡,或者拿着泥巴打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