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061.一堆垃圾 5/5
    李杜付了账,小酒吧花不了多少钱,十来个人总共才不到五百块,这还是哥斯拉喝了一个小桶精酿的原因。
  
      他告诉蒂娜还要去看仓库,得先离开。
  
      蒂娜点头表示明白,李杜随即结账走人,走的很潇洒。
  
      他们甚至没有约定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两人都想试试,是不是真的很有缘分,下次还是会这样偶遇。
  
      李杜刚出门,先前不知道藏到哪里去的狼哥出现了。
  
      他问道:“你刚才开枪没事吧?”
  
      狼哥笑了笑道:“周围没有摄像头,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这样李杜就安心了。
  
      自行车先生仓库公司位于怀恩伍德的北边区域,这是一家老式仓库公司,没有围墙保护,仓库一个接一个建筑在一片空地上。
  
      怀恩伍德算是迈阿密最有艺术气息和历史气息的地方,这间仓库公司的前面有一排宣传栏,上面是一些老照片和介绍资料。
  
      之所以取名为‘自行车先生’,是因为这公司里的仓库是从以前迈阿密最大的自行车销售商场接手的,这里一些仓库以前用来储存自行车。
  
      没有围墙,李杜可以随意进去查看了。
  
      此次要拍卖的仓库比较少,才总共五个,一般来说他们不会参加这样的小拍卖会,出现好货的几率太小了。
  
      这次汉斯就是想参加无上装活动,随便找了个理由留下李杜。
  
      在仓库前后转悠着,李杜将小飞虫放入第一间仓库中。
  
      这仓库大概有二十平米的面积,里面有发霉的床垫、有破烂茶几、有一些书、有桌椅凳子,其中桌子上还有刀叉碗盘之类的东西。
  
      看到这里,李杜就明白了,这仓库曾经被人租赁下来做住处来着。
  
      仓库当作住所,这种事在大多数人看来很不可思议,毕竟仓库没有水、没有电,甚至没有窗户,就是个水泥疙瘩,在里面住着太难受了。
  
      但对于一些贫民来说,这是个落脚之地,仓库租赁便宜,一个月可能就一两百块甚至几十块,相比房子而言可是便宜太多了。
  
      而且自行车先生仓库公司没有围墙,来去自如,如果仅仅当做一个睡觉的地方,还是勉强能凑活一下的。
  
      李杜此前已经见过这种当做住处的仓库了,这是捡宝人最讨厌的仓库,比居家垃圾仓库还要讨厌。
  
      一般出现这种住处仓库,在拍卖会上要么流拍要么成为一元仓库。
  
      无他,没人愿意购买这种毫无价值的仓库——流落到住仓库的人肯定很穷很穷,这种人留下的仓库里能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居家垃圾仓库里虽然多是家庭废物,但有时候,有些人家会将一些值钱东西当做垃圾扔在里面,或者有些值钱东西被他们当做垃圾扔掉。
  
      这种贫民仓库肯定没有有价值的东西,否则他们早就卖掉去换成住汽车旅馆了,才不会住这破地方。
  
      李杜做事缜密,又搜索了一遍,没有,里面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有。
  
      进入第二间仓库,他打眼一看郁闷了,又是贫民仓库!
  
      整个仓库乱七八糟,里面住过的人应该比前一个仓库还要不堪,连张床都没有,只有一堆发霉腐烂的纸壳子。
  
      这仓库跟垃圾堆一样,地上有大堆颜料喷罐、破烂衣服鞋子,墙壁上还涂着乱七八糟的图案,简直没法入目。
  
      李杜无奈的摇头准备撤出小飞虫,但小飞虫看到图案的时候,角落里一个签名让他皱起眉头。
  
      Banksy!
  
      字母后面还有个图案,是个反戴鸭舌帽、脸上绑着黑布的脑袋。
  
      看到这个名字和图案,李杜忽然想起了先前喝酒时候那几个艺术品猎人介绍过的一个人。
  
      仔细看过墙壁上的画像之后,他若有所思的收回了小飞虫,走向下一间仓库。
  
      然后,又是贫民仓库!
  
      李杜服了,迈阿密的穷人就这么喜欢住仓库吗?
  
      不过想想也是,对于有些人来说有个落脚地就不错了,这仓库虽然住起来很难受,但位于怀恩伍德,对一些贫困潦倒的所谓‘街头艺术家’来说做个暂时栖身地也凑活。
  
      五间仓库看完,波特小心翼翼的问道:“李,你看到什么了?”
  
      李杜叹了口气道:“不光看,还要靠嗅觉,我的五官比普通人更灵敏一些。总之,这里是一堆垃圾。”
  
      波特赞同的点头:“就是一堆垃圾,真臭啊。”
  
      李杜问道:“后天的拍卖会,你要不要一起来?”
  
      波特点头,看起来有几分小兴奋:“要要要。”
  
      看过仓库,李杜回去找汉斯,结果发现他已经在路边等着了,脸色很不好看。
  
      “怎么了?”李杜探头问道,“是不是你的邪恶目的被人家姑娘给看透了,把你给赶出来了?”
  
      汉斯没好气的说道:“滚蛋,并不是这样。”
  
      他顿了顿,一脸郁闷的说道:“你们去怀恩伍德了?据说那边发生枪击案了是吗?我们的队伍被警察给强制解散了,说有治安隐患。”
  
      李杜笑了起来,然后摆出同情表情:“那你们真是太倒霉了。”
  
      “谁说不是呢?”汉斯遗憾的叹气,“我刚搭上一个黑妞。”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摇头,开始长吁短叹。
  
      李杜看看狼哥,在想要不要将事实真相告诉他,最终还是决定不能说。
  
      不是信不过汉斯怕他乱说,而是他觉得以汉斯现在的样子,一旦知道真相可能会跟他拼命。
  
      周一早上,他们开车前往自行车先生仓库公司参加拍卖会。
  
      这是一场小范围的拍卖会,到来的捡宝人不多,总共才二十来人。
  
      李杜和汉斯在这里是彻底的陌生人,他们出现后,一些捡宝人打量他们,低声讨论他们的来头,结果毫无所获。
  
      第一间仓库打开,捡宝人们一看立马撇嘴:“臭狗屎!”
  
      如李杜所知那样,这仓库流拍了。
  
      第二间仓库打开,捡宝人们继续骂娘:“臭狗屎!”
  
      有人直接离开了,现场留下的捡宝人不过十五六个。
  
      李杜悠然的待在人群中,拍卖师有气无力的降价到一美元,这仓库变成了一元仓库。
  
      到这时候,李杜出手了:“一美元,OK。”
  
      他以为自己能稳稳拿下这仓库,结果他报价之后,又有人跟了上来:“十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