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073.谁的地狱 2/5
    在李杜的冷酷目光注视下,瑞曼将迈阿密监狱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这里一共四个牢区,每个牢区能容纳两百五十人,目前总共关押了九百人左右。
  
      被关进这里面的没什么重刑犯,迈阿密的重刑犯都被送去了距离不算远的菲力监狱,这里面的人一般关押个三五年顶多十年二十年就会被放出去。
  
      所以,迈阿密监狱里的犯人不太凶残,只要不惹事,在里面不会遇到什么大麻烦。
  
      但监狱里有帮派,白人帮、黑人帮、南美帮、墨西哥帮等等,因为华人少,这里面没有华人,有一个亚洲帮。
  
      加入帮派可以避免受到欺负,可是帮派有等级制度,下层等级的得向上层缴纳保护费,可以是烟、可以是食物,也可以是钱。
  
      瑞曼没有加入帮派,他曾经加入过黑人帮,可人家后来把他给驱逐出去了,因为他能吃不能打,黑人帮觉得留着他这样的赔本。
  
      李杜听到这里的时候,差点没笑出声来。
  
      监狱里加入帮派的人不到一半,大多数人属于自由派,这里的狱警比较负责任,不允许很严重的欺凌事件发生。
  
      当然,欺凌是肯定的,监狱里一群罪犯,这种事不可避免。
  
      瑞曼提醒李杜,犯人们喜欢欺负新人,这叫立威,一般是上一批被欺负过的犯人执行这个任务,其他犯人看热闹。
  
      这是迈阿密监狱的传统,他安慰李杜,说欺负的不会很惨,大多数就是吓唬吓唬人或者恶作剧。
  
      在监狱里造成伤害也是犯罪,犯人们都想早点出去,才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唯一一点麻烦是每月两次的上供,犯人们在监狱里不是闲着玩,他们得干活,每个月月底监狱会分发薪水和物资,这是一次上供的时间。
  
      还有一次是月初,月初允许犯人亲属来探监,亲属们会带来礼物,比如食物烟草,这也是一次上供时间。
  
      现在是十月底,李杜进来的日子不好,马上就要上供了。
  
      “给谁上供?”他坐在桌子上居高临下问道。
  
      瑞曼道:“给各个帮派的大佬,上供等于交保护费,他们很有诚信,收了你的东西后面不会欺负你,当然前提是你别冒犯他们。”
  
      李杜点点头道:“好,算你们运气好,我不会在这里呆很久,否则你们都得给我上供。”
  
      瑞曼陪笑道:“大佬真威风。”
  
      李杜哼道:“别以为我是吹牛,睡觉吧,明天我看看谁来给我立威,看看谁踏马倒霉!”
  
      瑞曼暗道你就牛逼吧看你明天被打成煞笔,当监狱里几百号爷们都是娘们吗?你能打我看你能打过几个!
  
      心里YY了一顿,他收拾东西到了下铺,趴在上面睡了起来。
  
      本来他睡上铺,现在李杜来了,上铺就得让出来了。
  
      监狱生活跟军营一样规律,早上六点钟起床,狱警会打开牢门,犯人们带着生活用品去食堂吃饭。
  
      牢门打开后,首先大家站在门口两侧,背着双手站军姿,狱警来清点人数,人员没问题就去吃饭。
  
      李杜站在门口,瑞曼负责教他动作,这也是规矩,如果新犯人学不会这动作,那同牢房的老犯人也得跟着受罚。
  
      狱警过来扫了一圈,有人吹响哨声,犯人们松了口气,松松垮垮的排着队、端着塑料碗前往食堂走。
  
      李杜前面几个犯人回头看他,一个墨西哥籍的黑人问道:“嘿,小屁孩,你为什么被抓进来?”
  
      “昨晚是你进来的?玛德,老子睡的好好的被你吵醒了,然后就失眠了,听着,你得弥补我懂吗?”一个光头白人恶狠狠说道。
  
      “我们牢房卫生都你负责了,听好了,亚裔小蠢货,吃完饭回来给我们刷马桶,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李杜好脾气的点头,脸上挂着微笑,看起来人畜无害。
  
      瑞曼在后面幸灾乐祸的看热闹,让你玛德装逼,这会怎么煞笔了?
  
      监狱食堂很大,所有犯人统一在这里吃饭,排成一条条长龙,有服务员在打饭,类似自助餐,有十来种样式,自己选择。
  
      轮到李杜的时候,他看了看,然后就没有胃口了。
  
      早餐太简陋了,种类是多,但都是些干面包、炸碎肉、不新鲜的蔬菜水果之类,还有几道汤,李杜也没认出它们的身份,反正跟清水差不多。
  
      这是美国监狱的标配,饮食条件很差,因为大多数监狱每个人每日餐费限额两块四,一顿饭才八十美分,这年头能买到什么?
  
      他没有胃口,就随便点了几样,结果服务员跟他说:“每人只能点四样,多了不行。”
  
      李杜说道:“给我几片面包,再给点水果吧。”
  
      先前吓唬他的光头白人瞪了他一眼,道:“点炸肉,待会给我吃。”
  
      李杜才不让那些炸肉去污染自己的饭碗,它们就是破烂碎肉,像是猪淋巴、鸡鸭肉下脚料之类的东西。
  
      他不理睬光头白人,拿了面包水果去找地方坐下。
  
      白人目露凶光,咬牙道:“好啊小娘们,你激怒我了,我踏马……”
  
      一个大汉走过来,将他一把推开,白人被推了个踉跄,他回头一看这黑人大汉,便缩了缩脑袋跑开。
  
      “又是个软蛋。”李杜不屑的撇撇嘴。
  
      大汉看着他说道:“你昨晚来的?中国佬?”
  
      李杜点头,大汉便伸手拉住他道:“来来来,到这里来吃饭。”
  
      周围又有几个黑人大汉聚集过来,推搡着将李杜推到了角落里。
  
      食堂有狱警在巡逻,他们当做没看到这一幕,任凭这些黑人将李杜推到了角落里。
  
      瑞曼和光头白人跟在后面,他们准备看热闹。
  
      到了食堂角落,一个黑人狞笑道:“有人从外面递消息进来,说你欠了他十万块和一辆法拉利T跑车,全新的法拉利T跑车!”
  
      李杜道:“不,我不欠任何人东西。”
  
      黑人们笑了,带头的大汉捏了捏拳头道:“你这该吃玻璃渣的烂货,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当前形势,你以为这是你家后院?哈哈,这踏马是地狱知道吗?”
  
      李杜看向他们身后,道:“对,这是地狱,不过是谁的地狱就不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