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102.反常 1/5
    阿喵皱巴着胖脸,不情不愿靠了过来。
  
      阿里三个挤在后面,眼巴巴的看着李杜,想要寻求救星。
  
      阿猛觉得莫名其妙,玛德一群智障,一个小妞而已,老子追着她能跑三天,怕个锤子?
  
      罗裙拍了拍沙发扶手,指着挤在一起的阿里阿嗷和干脆面,招手道:“你们也过来,好久没见到你们了。”
  
      三小装作没听到,阿嗷趴下开始自己给自己舔屁屁,干脆面也***舔自己的屁屁,阿里想这么做,可它试了试发现自己做不到。
  
      见它们不听话,罗裙冷笑一声,掏出手枪往桌子上‘啪’的一拍,厉声道:“怎么这么不听话了?叫你们过来听不到?”
  
      看到黑漆漆的大杀器出现,三小赶紧老老实实跑过来,它们知道罗裙跟其他人不一样,她说到做到,真敢开枪。
  
      这个疯婆子,四小惆怅的想道。
  
      罗裙挨个捏了捏它们的胖脸,满意的说道:“嗯,你们老爹养的不错,是个养猪的好手,瞧这小胖腮,吃的挺好呀?”
  
      阿喵、干脆面、阿嗷、阿里,她一路捏过去一路顺利,最后到了阿猛的时候遭遇抵抗。
  
      阿猛一爪子拍上去,满脸警惕:尼玛谁啊,老纸的脸是你能碰的?
  
      罗裙挽起袖子打量着阿猛,道:“咦,这是什么?蜜獾是吧?这孩子看起来很霸气,我就喜欢霸气的孩子,给我吧?”
  
      李杜笑道:“你能把它带走,那它就归你了,不过你小心,别被它弄伤。”
  
      罗裙二话不说,脱下警服甩了出去,一个铺天盖地将阿猛给罩了起来。
  
      阿猛嘴里发出愤怒的‘吱吱’叫声,在衣服里面站立起来使劲撕扯,它第一个反应不是躲避,而是反击。
  
      可是冬季警服外套是冲锋衣,阿猛的爪子打洞厉害,撕扯这冲锋衣还是差一些,衣服太滑溜了,它没法下爪。
  
      罗裙上去将它一股脑的抱起,阿猛凭着感觉,张开嘴狠狠咬了上去。
  
      “嘶嘶。”罗裙倒吸一口凉气,她的手臂被咬到了,好在隔着几层衣服没有咬破。
  
      见此李杜吓一跳,他担心罗裙发飙,赶紧说道:“蜜獾就这样,脾气特别暴躁,你可别招惹它啦!”
  
      根据他对罗裙的了解,后者不会善罢甘休,肯定要好好收拾阿猛才行。
  
      阿喵们也是这么想的,四个小家伙一字排开,准备等着看热闹。
  
      它们收拾不了阿猛这不怕死的二愣子,总算出现一个能收拾它的了。
  
      结果罗裙将蜜獾放下,并没有发火,她将警服抽出来,阿猛瞪着小眼睛气冲冲的上去咬她,罗裙摇摇头,将警服塞给它,让它去撕咬警服。
  
      阿猛没有执着去攻击罗裙,它逮着警服死命的撕扯起来。
  
      李杜惊讶问道:“嘿,你就这么放手了?这不是你的性格呀。”
  
      罗裙无所谓的耸耸肩道:“我的性格?我有什么性格?我的个性早就被现实磨灭殆尽了。”
  
      四小傻眼了,看看她又看看嚣张的阿猛,顿时垂头丧气:难道二愣子就这么牛?谁都不敢惹?
  
      李杜奇怪的看着罗裙,问道:“你是不是心里有什么事?对了刚才你说什么来着?你要辞职?”
  
      苏菲将煮好的咖啡送上来正好听到这句话,惊讶的问道:“你要辞职?萝丝,在菲尼克斯不开心吗?”
  
      罗裙摇摇头说道:“和开心不开心没关系,我在旗杆市待的也不开心。总之,我要辞职了。”
  
      苏菲将咖啡推给她,说道:“先别急,慢慢说,先喝点咖啡,这是李从非洲带回来的,味道很好。”
  
      阿猛继续甩头撕扯警服,苏菲上去将它拎起来,皱眉道:“你干嘛呢?怎么整天这么调皮?”
  
      蜜獾梗着脖子对她张开嘴作势咆哮,苏菲扔下它,掐着腰生气的说道:“你现在要造反,是不是?”
  
      阿猛后肢着地、人立而起,瞪着苏菲不叫唤了,但看起来还是有些桀骜不驯。
  
      苏菲去桌子上拿了一瓶蜂蜜,打开后给四小各自挖了一勺,道:“来,吃蜂蜜,咱们吃蜂蜜。”
  
      四小立马扑上去,吧唧吧唧舔了起来。
  
      蜜獾最喜欢蜂蜜这种食物,这从它们名字就能听出来。
  
      看到苏菲分蜂蜜吃,阿猛顿时着急了,赶紧屁颠颠跑过去绕着苏菲转圈子。
  
      苏菲抱着蜂蜜冷眼看着它,道:“你干嘛?你不听话,不给你吃蜂蜜。”
  
      阿猛学阿嗷的样子坐下,抬着头眼巴巴的看着它,看起来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苏菲挖了一小勺给它,阿猛吃的津津有味,吃完还想再吃。
  
      但苏菲不给它了,指着四小身边道:“去哪里坐着,老老实实的坐着,待会表现让我满意,才会有吃的。”
  
      阿猛不情愿的坐过去,它想了想,又跑去叼起罗裙的警服,拖拉着警服坐过去。
  
      苏菲上去抢走警服,阿猛不情愿,苏菲给它看蜂蜜瓶子:“不老实,今天没有蜂蜜吃!”
  
      阿猛怏怏不乐的坐下,变得比四小还规矩。
  
      苏菲过来将衣服递给罗裙,罗裙看着几个小家伙似乎有些失神,衣服递到跟前才反应过来,道:“啊,谢谢。其实没关系,这衣服我不想穿了。”
  
      “你真的要辞职?”李杜一听这话反应过来,“你为什么辞职?总有个理由吧?”
  
      罗裙继续摇头,说道:“跟你们没关系,别问了。”
  
      李杜皱起眉头道:“是不是你那个黑人搭档的问题?他叫什么来着,克里斯?”
  
      罗裙再度摇头,道:“跟克里斯更没有关系,那蠢货被你吓破胆了,现在把我当局长来对待。”
  
      猜测被她否认,李杜明白了原因,说道:“跟你家庭的案子有关?”
  
      一听这话,罗裙突然就暴躁起来,她摇着头道:“跟你无关,李,这跟你没有关系,跟你和苏菲都没有关系,别管了,我要走了。”
  
      苏菲道:“刚煮好咖啡,你喝一杯咖啡再走吧。”
  
      罗裙忽然握住她的手腕,脸上难得的露出微笑,她真挚的说道:“苏菲,谢谢你和李一直帮助我、爱护我,我能遇到你们真好,真的,我很开心,很满足。”
  
      苏菲被这话吓坏了,她瞪大眼睛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罗裙耸耸肩,笑着对李杜摆摆手,去拿起阿猛在撕扯的警服道:“再见,下一次见面我再给你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