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110.潮涨潮落 4/5
    接到人,他们去了酒店,让李父和李母先进行休息,然后准备去吃晚饭。
  
      李杜带苏菲去对摩根大通的工作人员道谢,感谢他们将父母送来洛杉矶。
  
      晚餐方面,他打算订洛杉矶顶级日料餐厅Urasawa,这家餐厅的规格是米其林三星级,李杜吃过米其林三星,确实很讲究。
  
      Urasawa的一顿饭包括30道菜,最低一个人也得四百美元,里面只有十张椅子,非常抢手,得提前一周预定才行。
  
      不过李杜有摩根大通的钯金卡,这卡太霸气了,在服务行业简直是万金油,什么地方都能用,可以用来临时订餐位。
  
      李杜跟父母商量去吃日料,李父得知是日本人开的餐厅,坚定的摇头:“不行,咱们有钱不能让小日本赚,否则怎么对得起你的太爷爷和太奶奶?”
  
      日军侵华时期,他们县城曾经被日军占领,因为他们村子隔着县城近,鬼子就从村子里强拉壮丁去修炮楼、挖战壕。
  
      老百姓即使老老实实干活,最后由于不知名的原因,鬼子把他们还是给杀害了,当时半个村子的壮劳力死在鬼子手里。
  
      李杜的爷爷那时候年纪还小,被邻居带着顺河道划船跑了,后来打跑了鬼子,才重新回到村子。
  
      直到现在,李杜的太爷爷、太奶奶尸首在何处也不可知,那是一段很黑暗的历史,直到现在,他们那边的老人谈起来都要抹眼泪。
  
      李杜点头换了一家餐厅,李父很严肃的教育他,说中国人和鬼子誓不两立,以后迟早还得大战一场,让他在美国不能跟鬼子做生意。
  
      李父的爱国是单纯的爱国,他们那一代人,对祖国无限忠诚、无限热爱,这点是李杜这一代人无法体会的。
  
      最终他们选择了一家法国餐厅,去吃法国菜和地中海菜。
  
      从事仓储拍卖工作,李杜别的不说,饮食这一块经历很多,对各国各地美食都有涉及。
  
      法国餐厅名叫蓝色田园,没有参与米其林餐厅评级,但在洛杉矶也很有名气,它位于丽思-卡尔顿酒店大楼的中央楼层,可以直接俯瞰洛杉矶的海岸线。
  
      大楼总共有五十五层,二百二十米的高度,顶层视野更好,但是看到的东西不够清楚,中间楼层正好。
  
      李杜一直不断打电话,李父很纳闷,说道:“就是吃个饭而已,用得着打这么多电话?”
  
      苏菲解释道:“这些餐厅要临时订位子很麻烦,李应该在想办法,想办法通过朋友的渠道来获得座位。”
  
      李父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暗地里悄悄李母说道:“这在美国吃顿饭太难了,还是家里好,出去饭店大把。”
  
      “你说的打把饭店,能招待苏菲和她爸妈嘛?”李母嫌弃的说道。
  
      李父悻悻的说道:“怎么不能了?都是一张嘴巴一套肠胃,能吃得饱就好,干嘛挑三拣四?”
  
      等到进入餐厅之后,他不这么说了。
  
      蓝色田园餐厅走的是自然化路线,相当于在钢筋水泥的都市中,开辟出一座法国小农庄。
  
      它占据了一层楼的面积,里面有花有草有树木,全是真正的植物。
  
      餐厅整体像是在农庄之中,有小片的麦田、菜田,还有小养殖区,水池里有游鱼、禽舍里有鸡鸭。
  
      人们在餐厅里穿梭,就像走在法兰西的农田中,而走到窗前往外看的时候,往西南能看到广阔的海港,往东北则是浩瀚的洛杉矶城。
  
      这餐厅像是一座天上之城,在这里人们容易有一种想法:我生活在天空中,我和上帝在一起,我能掌控世间一切。
  
      李父被眼前看到的场景震慑到了,这种农田餐厅风,在他的小县城可没有,而且这还是在百米高空中,那就更惊人了。
  
      李杜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餐厅经理,经理带他们去了西南边位置最好的一个位置,往外一扭头就是海港。
  
      李母往里坐了一下,讪笑道:“我不行,我恐高。”
  
      李杜和苏菲点菜,餐厅上菜速度比较慢,但有一些餐前小吃也很好,比如坚果凯撒沙拉。
  
      李父小声跟李杜说,这沙拉就是小白菜上撒了一些坚果碎片。
  
      李杜大笑,确实是这样,但这就是一道名菜了。
  
      鹅肝酱吐司,鱼奶酪墨西哥冰鱼,火腿芝士泡芙,乌鱼子配小葱和白葡萄酒,九层塔炒蛤蜊,金枪鱼腹配油浸红椒,杏仁辣酱,葡式鸭肉煲仔饭等等,一旦开始上菜,速度就很快了。
  
      夕阳落下,夜幕降临。
  
      洛杉矶是不夜城,这座城市虽然没有很多高楼大厦,可是灯光连绵不绝,到了晚上看起来比白天还要震撼人心。
  
      楼下的海港地带也亮起了点点灯光,一些游轮灯火辉煌,在夜晚正式启程,开始环绕海岸线展开一段新旅程。
  
      李杜和苏菲拿他们在澳洲和非洲的旅程为话题,中英文夹杂,引领餐桌上的话题,将四个老人逗得不断大笑。
  
      苏菲正在介绍非洲的俾格米人的时候,李杜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后点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开始吧。”
  
      他接电话,苏菲便没有再说话,等他挂了电话,苏菲再度介绍起来。
  
      李杜微笑着看着她的侧脸,她聚精会神解说的时候,气质娴静,样子很美。
  
      忽然有人惊呼起来:“嘿,快往下看,海上是什么?”
  
      靠近西南一侧的客人纷纷扭头看去,然后惊呼声不断响起:“是火,海上燃烧起来了?”“这是什么?怎么出现的?”“快拍下来!”“海洋怎么会着火?”
  
      惊呼声吸引到了苏菲等人,他们也往窗外看去。
  
      从窗户往下看,海港的海面一片漆黑,但在这片漆黑中,正冲他们的位置燃烧着熊熊烈火!
  
      金色的火焰成线型出现在海面上,它们本来是一个点,然后向着两侧快速的蔓延,两条火线在海上划过一道柔和的弧线,到了一个位置后,又不约而同往中间来汇聚。
  
      火线最终胶合在一起,一个巨大的、燃烧着的心形图案出现了!
  
      在心形图案成型瞬间,一行火焰字瞬间燃烧起来:苏菲-马丁,潮涨潮落,唯爱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