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135.丰收季节 4/5
    元首这件事没有影响拍卖会的正常进行,捡宝人们将他的事传播开来,整个拍卖会上的人都知道了他的遭遇。
  
      一些捡宝人引以为戒,显然,这些仓库看起来有很多宝贝,其实也是陷阱多多。
  
      “这是可以预料的,元首过于乐观了,想想就知道,如果这台兰博基尼是完好无损的,边境管理局怎么会将它丢弃在仓库里?”
  
      “边境管理局太恶心了,他们挡住了出事的后半截,这应该能猜到,后半截被挡住肯定有问题。”
  
      “大宗珍贵物品拍卖,都得小心,边境管理局和仓库公司都不傻,如果仓库里有好东西,他们肯定自己搞定了。”
  
      捡宝人们这么说,马后炮一个比一个响亮。
  
      但他们说的是对的,仓库方之所以举办拍卖会,就是觉得仓库里没什么很值钱的东西了,否则他们干嘛不自己卖掉赚更多钱?
  
      这些说法在人群里流传,乔治听到了,康拉德也听到了。
  
      两人都皱着眉头,乔治问道:“这件事你有没有找元首问问怎么回事?”
  
      康拉德道:“我联系了他,他什么没说,就说那中国佬是个狠角色,他怕了那混蛋,以后不敢惹他了。”
  
      “这懦夫,活该他连个图森帮都掌控不了。”乔治嗤之以鼻。
  
      康拉德说道:“我又问了他一个新手下,那蠢货也没搞清楚情况,不过听他的意思,元首这次被人害了,这仓库不是他拍的。”
  
      乔治皱眉看他道:“不是他拍的?当时我看到了,他举起了手臂,也听到了他的声音,是他喊的四十万。”
  
      康拉德耸耸肩道:“谁知道呢,他说是中国佬陷害他,可能是他自己昏了头吧。”
  
      “那中国佬肯定陷害他来着,当时中国佬一个劲抬价,他就跟着报价,猪脑子,真是一头蠢驴。”乔治摇头。
  
      人群忽然喧哗起来,安东尼父子往吵闹的地方看去,看到元首出现了。
  
      元首的形象很糟糕,好像一夜没睡,两眼通红,一身酒气。
  
      他用手梳理着乱蓬蓬的头发走过来,直奔安东尼父子而来。
  
      乔治露出微笑,说道:“昨天的事我们听说了,伙计,你太不幸运了。”
  
      元首无精打采的说道:“是的,我很倒霉,倒霉在跟那中国佬作对。来提醒你们一句,算了,别惹那混蛋了,我不敢惹他了。”
  
      乔治微笑道:“你在说什么,谁惹他了?”
  
      元首恍惚的叹了口气,道:“你自己想吧,我来告诉你真相,昨天32号仓库,真不是我自己拍下的,是中国人找人举起了我手臂,他趁我不注意举起的我手臂。”
  
      乔治沉默了一下,说道:“那声音呢?喊价的声音?”
  
      元首说道:“也是他的人发出的,我知道,那声音跟我很像,是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那不是我发出的声音。”
  
      说到这里,他沮丧的摇了摇头:“我斗不过他,他不光狡猾,他还正变得凶狠霸道起来。”
  
      说完,他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
  
      康拉德看着他的背影不屑的说道:“说的跟电影一样,这蠢货真疯了吧?瞧瞧他说了什么……”
  
      “不,中国李在变化,我们要对付他,得注意这些变化。”乔治若有所思的说道。
  
      康拉德纳闷道:“那么这件事真是中国人找人干的?”
  
      乔治说道:“不管是不是,都得说它是,传递消息,他不是想变得更有名吗?我们帮他出出名。”
  
      离开安东尼这边,元首想去找李杜。
  
      哥斯拉挡住了他,冷冷的说道:“隔着远点。”
  
      “我有话跟李说。”元首放低姿态。
  
      哥斯拉道:“以后再说吧,我们老板现在没空。”
  
      元首还要说什么,跟在哥斯拉身边的司机不耐烦的说道:“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着?滚一边去,别自找麻烦!”
  
      看到元首被侮辱,图森帮的新人们围了上来。
  
      元首叹了口气,摆摆手道:“我们走,都走。”
  
      仓库拍卖继续开始,外界开始传播一个消息:李杜威胁元首拿下了32号仓库。
  
      这个消息很无脑,很快消息变了:李杜联系仓库方,给了元首假消息,让元首上当,花高价买了一堆废物。
  
      总之,类似的消息有多个说法,多种多样出现在捡宝人之间。
  
      这让一些捡宝人开始对李杜怀有坏印象,不过也帮了他一点,那就是今天的拍卖会上跟在他后面出价的人少了。
  
      上午打开的仓库,他一直没什么兴趣,直到一间大仓库打开,露出里面一些古朴陈旧的东西和几辆废弃的汽车。
  
      这是边境管理局和海关扣押下的走私车,但仓库里的车子有问题,有的像兰博基尼那样出过严重车祸,有的被肢解了,价值不大。
  
      但从仓库中废弃车子的款式和其他东西来看,这仓库有年头没有开过了,里面全是灰尘,有几个包扔在车头上,汉斯说这是七八十年代流行的款式。
  
      李杜不动声色的出价,他抬价到了一万块,就没什么人跟价了。
  
      结果就在他以为这仓库稳了的时候,一个预料之外的声音响起:“一万五千块!”
  
      “两万块!”李杜先报价然后扭头看去,看到了微笑的乔治。
  
      “三万块。”乔治继续出价。
  
      李杜报价很坚定:“五万块!”
  
      乔治笑了笑道:“六万块!”
  
      捡宝人们让开,又开始看热闹,他们有预感,又有一场竞价大战出现了。
  
      李杜道:“八万块!”
  
      乔治:“九万块!”
  
      李杜拿出了志在必得的决心,道:“十万块!”
  
      到了这价格,乔治犹豫起来,他又深深的看了仓库一眼,摇摇头低声道:“不值得冒险了。”
  
      说完,他对李杜鼓掌,笑道:“看来你一定要拿下它,这样我就不耽误你了,下一次希望当我有看中的仓库时候,你也能放我一马。”
  
      李杜道谢,心里不屑的笑,说得好像自己能拿下这仓库是靠他放了自己一马似的。
  
      他再接再厉,又拿下三个仓库。
  
      这样两天的拍卖结束,他一共拿下了六个仓库,是他加入这行业以来拿下仓库最多的一次。
  
      汉斯去交钱,然后拿到许可书后,回来收拾起仓库。
  
      此时的仓库区域内一派繁忙景象,大家都在忙着收获,人们步履急促、汽车川流不息,各个仓库被打开,东西被搬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