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153.贝壳沙上 2/5
    李杜他们下榻的酒店叫贝壳沙,因为酒店后面的海滩就叫贝壳沙海滩,这里的海滩跟雪一样,色泽洁白,令人惊叹。
  
      在旅游杂志上,贝壳沙海滩被介绍为全球唯一一处由细腻的贝壳碎片组成的海滩,贝壳沙这个名字体贴的阐释了这点:像沙子一样的贝壳。
  
      它们确实是细碎贝壳所做成,不过不是天然而成,而是一个人工景观。
  
      酒店不会承认这点,这里曾经确实有大片被冲上沙滩的贝壳,风吹日晒、浪拍雨打,将贝壳粉碎。
  
      当时没人愿意来这里,一是贝壳有味道,二是贝壳碎裂后跟玻璃似的,容易扎伤人的皮肤。
  
      酒店却察觉到了商机,摩根大通的服务公司买下了这片在悉尼臭名远扬的沙滩,当时价格很低,然后他们将臭烘烘的贝壳全部收走,换成了贝壳粉。
  
      贝壳粉当然没有棱角,不会伤害到人,这样混合了沙子,加上大量的小贝壳散布在沙滩上,再给沙滩起个美妙的名字,一处景点就诞生了。
  
      接下来,摩根大通开始猛打广告,雇佣大量旅游杂志、景观网站来介绍这片海滩,还将之圈了起来,制作成私人海滩。
  
      就这样,贝壳沙海滩从没人靠近的垃圾地变成了一处著名的浪漫之地……
  
      经过几年发展,现在贝壳沙海滩确实变得很美了。
  
      海滩之上,椰林树影、红花绿草,交相辉映。
  
      椰林的阴影中放置着躺椅和按摩椅,不断有穿着清凉装的帅哥美女在沙滩上穿梭,他们手里端着饮料,可以随意饮用。
  
      李父和李母第一次来这样的环境,有些忸怩,李杜给他们找了个地方休息,李母还问:“躺在这里要花钱吗?”
  
      “不用。”李杜顺手拿了两杯清凉盐水。
  
      这是一种海盐汽水,在澳洲挺有名气的,用了薄荷、柠檬点缀,加上海盐和山泉水,味道比饮料还好。
  
      服务生微笑着鞠躬,方便他拿下盐水,苏菲在上面放了十块钱做小费。
  
      见此服务生再度微微鞠躬,还问道:“请问诸位有其他需要吗?我很乐意为您效劳。”
  
      苏菲道:“谢谢,暂时不需要,如有需要我联系您好吗?”
  
      “期待为您服务。”服务生后退着离开。
  
      李父道:“这饮料倒是不贵。”
  
      李杜递给他盐水,笑道:“这也是免费的。”
  
      李父迅速反应过来:“都免费?那这酒店住着肯定贵!”
  
      李杜道:“反正不用你花钱,安心享受吧。”
  
      因为是私人沙滩,这里可以带宠物出行,沙滩上有几条狗在打闹,拉布拉多犬、哈士奇犬,还有大丹犬之类,都是大狗。
  
      澳大利亚人和美国人都喜欢养大狗,泰迪、吉娃娃等小型犬并不受欢迎。
  
      天气炎热,五小找了个阴凉处趴下,有一条哈士奇发现了它们,好奇的走过来,阿里猛然跳起来给它一拳,那哈士奇立马夹着尾巴跑远了。
  
      但它跑走后没有离开,就在远处看着它们,确切的说,它在看着阿嗷。
  
      李杜吹着海风笑道:“阿嗷是大姑娘了,是吧?”
  
      苏菲瞪了他一眼道:“当然是大姑娘。”
  
      仅仅在树荫下依然有些炎热,阿猛有挖洞的天性,就在沙滩上挖了起来。
  
      蜜獾是很擅长挖洞的动物,比小浣熊还要厉害,随着细沙漫天飞舞,很快挖出了个洞,而且还有水往外渗出。
  
      见此,阿猛乐了,它钻进去贴在海水中,暑气一下子消散殆尽。
  
      干脆面也去挖坑,不过它挖好后被阿喵占用了。
  
      李杜以为它再挖一个会被阿嗷占领,结果阿嗷没过去,就趴在他和苏菲身边,时不时翘起后腿舔舔屁股,少有的收敛二货气质变得温顺起来。
  
      他们到达悉尼是中午,一个下午都在海滩上休息吹海风。
  
      苏菲去给李父李母买了墨镜,见两人戴着墨镜,李杜笑道:“嘿,爸妈,你们一下子有了时尚感,够潮流啊。”
  
      “拍个照片看看,呵呵。”李父乐呵呵的说道。
  
      老两口戴着墨镜在沙滩上感觉很不错,有酸溜溜、甜滋滋的海盐汽水可以喝,有各种澳洲水果可以吃,海风湿润且凉快,非常舒适。
  
      马丁夫妇相比下更像游客,他们一直在沙滩上,期间还跑去洗了个海澡,闹腾的跟孩子似的。
  
      李杜去陪马丁夫妇玩,苏菲陪李父李母,这样双方老人对他们都很满意,相处的其乐融融。
  
      可是到了傍晚,马丁夫妇那边不舒服了。
  
      跟李杜无关,两人不约而同披上了衣服,说天气怎么忽然变得很冷。
  
      李杜觉得莫名其妙,说道:“没有呀,气温挺舒服的。”
  
      “过过过来扶我,扶我一把。”马丁夫人忽然说话有些磕巴起来。
  
      李杜过去扶住她,发现马丁夫人的手很凉,而且靠近了他注意到,对方的脸色也很白。
  
      这样他觉得不对劲了,赶紧让苏菲找沙滩的服务生。
  
      一名女服务生急忙跑来,她扶着马丁先生回去坐下,然后说道:“你们是游客?刚才北半球过来?”
  
      李杜点头道:“对,这是怎么了,请问酒店有医生吗?”
  
      女服务生说道:“我马上帮你们叫车,你们要去医院,夫人和先生应该是有些中暑……”
  
      李杜无语,看来他爸妈准备还真对,马丁夫妇没把气候转换当回事,这下子可是吃亏了。
  
      酒店安排汽车将两人送去悉尼的医院,结果这会医院下班了,他们得去值班室排队,所有疾病都在那里看。
  
      李杜过去一看,这队伍可是长了,足足有十几个人排在他们前面。
  
      没办法,他们只能等,在这里病症才是唯一的特权,否则就是悉尼市长来了也得按照规矩排队。
  
      还好,马丁夫妇只是起初有些晕眩,后面头晕症状有所缓解,主要是浑身发冷、频繁出汗和全身乏力。
  
      排队半个多小时后,轮到了他们,医生检查后告诉两人,马丁夫妇不光中暑,还患上了热感冒,他们的中暑就是由热感冒引发的。
  
      就这样,两人来澳大利亚不到半天,住进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