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161.乘风破浪 5/5
    本来李杜准备飞往墨尔本,让父母等人留在墨尔本游玩,他再飞往塔斯马尼亚州的首府霍巴特去办理买岛事宜。
  
      现在有了大游艇,他改变主意,决定浪费点时间,开游艇去霍巴特,一路上大家不用分开,可以一路游海玩水。
  
      而且马丁夫妇依然有热感冒问题,对他们来说乘坐飞机忽上忽下的飞行不太好,不如做好保暖,从海上出发。
  
      这个季节的澳大利亚是炎炎夏季,所以在海洋上过夜也丝毫不会觉得寒冷。
  
      马丁夫妇没事干,在医院的时候就看新闻,然后看到了这起诈骗新闻,毕竟这件事是最近两天悉尼发生的最大犯罪案件。
  
      他们登上游艇之后,那叫一个啧啧称奇,连连称呼李杜的运气也太好了。
  
      在这起案子里,李杜被称为‘上帝赐福的人’。
  
      其实其他游客的奖品也可以保留,当然前提是得按照法律规定缴税。
  
      但其他奖品都是假货,没有价值,不值得缴税保留,除了这艘豪华游艇。
  
      本来,豪华游艇就是抽奖活动中很罕见的奖品,一次抽奖活动中出现游艇,概率是很低了;而作为特等奖,被人抽中的概率更低。
  
      概率最低的是,这次抽奖活动还是假的,在一次作假活动中、抽中其中特等奖、得到一艘豪华游艇,合起来概率有多低不必解释。
  
      马丁夫妇觉得李杜运气有点太好了,但他们没有参与这次的抽奖活动,所以不好猜测什么。
  
      李父和李母也觉得儿子运气好,但没感觉有任何问题,因为之前他们抽奖,也抽到过二等奖。
  
      奖池里面没有一等奖,除了特等奖,抽中几率最小的就是二等奖,因此在两人看来,自家人运气都很好,这没什么异常。
  
      游艇拔锚起航,从悉尼一路南下。
  
      李杜去加满了油,柴油价格是一块四,油箱有2200升,加满一次能跑二百五十海里,从悉尼到霍巴特,初步估计得需要一万五千块的油费……
  
      因为有两个发动机和螺旋桨,如果全部启动,这艘游艇速度可以很快,能维持35节的常规航速,极限航速是45节,堪称高速游艇。
  
      狼哥和大伊万都会开游艇,两人轮流待在驾驶室里,游艇一路乘风破浪,沿着澳大利亚的海岸线,从近海开往塔斯马尼亚岛。
  
      一路上风景如画、海水澄净,李父父母等人起初很感兴趣,一切都很新奇。
  
      可是海上风浪大,他们两人晕船!
  
      好在晕船的并不厉害,只是偶尔有些恶心,苏菲给他们泡了柠檬水,勉强能压制住胃里的酸水。
  
      倒是马丁夫妇满血复活,他们两人又变得跟小孩似的,带着五小在船上到处折腾。
  
      傍晚,恰好有火烧云。
  
      苏菲摘下墨镜站到船头,看着远处天际的火烧云出神。
  
      游艇乘风破浪,海风迎面而来,呼呼的吹在她身上,带起她宽大的衣裙猎猎翻飞。
  
      李杜悄悄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的小腹,苏菲一愣,随即迅速的张开双臂。
  
      这样李杜笑了,他双手从小腹挪开,从后面伸手搭在苏菲的左右手腕上,轻轻扶住她的手臂道:“飞吧,亲爱的小云雀。”
  
      “我带你一起飞。”苏菲嘻嘻笑道,“抓住我的翅膀,否则别掉到海里去。”
  
      马丁先生在船舷位置大呼小叫:“哎哎哎,你们别在那里摆架势了,快来快来啊,我这里有大鱼上钩了。”
  
      苏菲大为不满,回头怒道:“爸爸,去一边,别毁了我们的浪漫!”
  
      马丁先生哈哈大笑,收回鱼竿跑去船尾。
  
      晚餐是李父李母负责的,自从离开美国他们住的都是酒店,没有亲自下厨的机会,他们决定把握这次机会。
  
      只要不是自己下厨,他们吃不到正统的家乡菜,对他们来说,这些外国菜偶尔调剂一下口味行,长时间当饭吃就受不了了。
  
      李杜知道这点,从悉尼出发的时候,他特意去当地华人超市买了一大堆的家乡菜食材和调味品。
  
      海上航行湿气大,李母炖了一锅的红豆薏米粥来给大家除湿。
  
      她在红豆薏米粥里加了一些淀粉和蜂蜜,熬煮了足足一个下午,米粥非常粘稠,且味道香甜。
  
      阿猛不喝粥,小米粥、八宝粥之类从没兴趣,但这种加入蜂蜜的红豆薏米粥它还挺有兴趣,一晚上光喝粥就把肚子喝的圆滚滚了。
  
      此外李杜买了很多豆腐、豆干、蔬菜和肉食,李父李母准备了一大桌子菜。
  
      “外国人不会点豆腐,这豆腐卤的太软了。”李父做麻婆豆腐的时候一直摇头。
  
      李母说道:“放到冰箱去冰起来,明天做冰豆腐炖大白菜,或者做红烧冻豆腐,那个不怕软。”
  
      船行了一天,他们钓了几条鱼,收拾之后晚上做了个清蒸又熬了个鱼汤。
  
      狼哥三人没事干的时候也钓鱼,他们钓到了黄尾鱼,马丁先生拿走了,本来李父准备油炸,但马丁先生做了生鱼片。
  
      苏菲也建议油炸:“爸爸,这些浅海鱼可能有寄生虫,还是油炸更安全。”
  
      “但油炸不健康。”马丁先生说道,“还是吃鱼生吧,这是日本人的做法,日本人很能活,这是有道理的。”
  
      黄尾鱼很小,切成的鱼生片也很小,李杜等人没下筷子,留给了马丁先生。
  
      适合做鱼生的黄尾鱼很少,要求肉质细嫩,狼哥他们钓到的鱼不合适,味道不太好。
  
      苏菲尝了一口后就等着看老爸笑话,马丁先生坚强的说道:“这很美味,我必须将它们全部吃掉。”
  
      可他不是个能吃苦的人,最后没办法了,推给李杜:“来,女婿,你得吃点生鱼片,这对你的身子骨有好处。”
  
      他还对李杜眨眨眼,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
  
      李杜大笑,老爷子真是跟孩子似的。
  
      吃过晚饭,正是月上中天好时候。
  
      天气很好,没有阴云,一个完美的南半球星空展示给了他们。
  
      好像没有大气阻碍,星空清晰的好像用沾了水的抹布擦过似的,无数星光灿烂生辉。
  
      李杜带着苏菲到了最顶层,躺在上面一抬头,好像自己躺在了星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