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174.冰海之上 3/5
    在南极海上飘荡,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李杜蹲在冰船前头,有风吹来,吹动帆布猎猎出声,水面荡漾起波浪,风和波浪推动冰船往前走。
  
      但不管风大风小,船都是很平稳,一直很平稳。
  
      水面下的冰块体积太大,保证冰船有了特别好的稳定性,这就是人们选择在南极用冰块造船的原因之一。
  
      一些海鸥从他们头顶飞过,它们身体有半米多长,长着白色尾巴,但身体是淡褐色的,看起来不是很漂亮。
  
      几次飞过之后,一只海鸥贼头贼脑的打量了船上几眼,忽然飞下来要去抓船上的一个暖水壶的带子。
  
      蓝白色的带子被风吹动,可能看起来像是海鱼。
  
      旁边的阿喵眼睛一眯,猛然爪子伸出,将那海鸥一巴掌给摁进了海里,顺带撕扯下几根羽毛。
  
      海鸥很快又从海里钻出来展翅飞起,看起来狼狈不堪,后面它依然绕着小船飞翔,似乎还不死心。
  
      苏菲举起相机拍了几张照片,说道:“这些贼鸥真是很大胆呀。”
  
      这是贼鸥,不是普通海鸥,如名字所示,它们掠夺成性,帝企鹅之所以被逼的要在冬季产卵,就是因为它们的缘故。
  
      贼鸥喜欢偷企鹅蛋吃,大多数企鹅一年两次产卵,能产三四枚,帝企鹅每年产卵一次,几乎都是产卵一枚。
  
      为了保护自己的后代,它们只好在冬季产卵,夏季孵化成功,因为冬季的时候南极太冷,贼鸥都北上越冬去了。
  
      冰船在南极海里飘荡,四周只有皑皑冰原和一块块浮冰,海鸟在头顶飞翔,水中和地面有肥胖的企鹅,一切安静惬意。
  
      一道水花忽然冒了起来,接着,一头海狮从水中探头出来。
  
      这种动物拥有庞大的身躯,看起来跟帝企鹅一样,又胖又笨,但这只是针对它们陆地表现,它们在海洋中绝对无愧自己的名字:如狮般凶猛,如狮般矫健!
  
      史蒂夫特意提醒他们:“别招惹海狮,它们可不好惹,这些暴脾气的家伙发起火来会很可怕。”
  
      一边说着,他一边打开一个箱子,里面有一些鲱鱼,他拿起一条扔向远处,海狮注意到后便游了过去。
  
      贼鸥们也注意到了,这些家伙胆大妄为,迅速的兵分两路,一路去追落入海里的鲱鱼,另一路则直接扑向史蒂夫来抢鱼。
  
      史蒂夫的保镖挥舞手臂赶走贼鸥,远处,海狮也在跟贼鸥们较量,但它就没那么温和了,从水中猛然跳起来,张开大口咬住一只贼鸥将它拖入水中。
  
      那贼鸥再没有飞起来。
  
      别说它没有飞起来,其他钻入海里的贼鸥也大多没有飞起来,后面好几只海狮冒出头来,嘴巴不断咀嚼,显然那些贼鸥变成它们食物了。
  
      史蒂夫笑了起来:“哈,我的运气也不错,那鲱鱼竟然扔到了一个海狮的栖息群里。”
  
      两艘冰船一前一后的飘荡着,史蒂夫一直没有下网,一直没有发现磷虾。
  
      李杜此时也不再执着捕捞虾群,他悠然的盘腿坐在船头,享受这在其他地方难得一遇的静谧。
  
      突然之间,他注意到船下的海水颜色变了,湛蓝色海水变成了浅褐色!
  
      这道浅褐色水流出现的很突兀,他以为是遇到奇怪的暗流了,这时候史蒂夫喊道:“虾群!”
  
      听到他的话,李杜陡然明白:他们遇到磷虾群了!
  
      磷虾喜欢集体洄游,一个种群浮到水面,可以笼罩长、宽达数百米的海洋区域,它们的种群密度很大,每立方米水中有三四万只磷虾,从而使得海水也为之变色。
  
      李杜问道:“这是虾群导致海水变成了褐色?它们不是透明的吗?怎么会是褐色?”
  
      “它们身体在我们眼里是透明的,但对于日光来说可不是完全透明,磷虾太多,阻碍光线穿透海水,变成了这个颜色。”史蒂夫解释道。
  
      说着,他又遗憾的摇摇头:“可惜现在是极昼,如果在夜里,那你可以看到一个很美的世界,这片海洋会变成绿色荧光!磷虾群的荧光色很美!”
  
      碰到了虾群,他们就可以下网了。
  
      磷虾在南极的春季也就是10月到11月交配,到了夏季,它们会成群结队、大量的浮出水面来产卵。
  
      有意思的是,雌虾会在连续几天内产卵多次,而不是一次性将卵全部产出。
  
      这些虾卵一旦脱离母体,会立马下沉到几百米深的海底,在那儿孵化成幼体,靠卵中的卵黄囊内储存的卵黄来生存。
  
      吃光卵黄后,它们才会浮到海水表层来摄取浮游植物。
  
      所以这样海面结网,捕捞到的都是成年磷虾。不过成年磷虾也没多大,海水很冷,它们长得很慢,最多能长到五六厘米长。
  
      两艘船各自抛下一个小网,然后立马可以往上收。
  
      李杜和狼哥一人拉一头,使出力气来收网。
  
      这是一个甩网,使用简单,只能捕捉水面上的小鱼,平时用处很少,但在这里它派上大用了,特别适合捕捉磷虾。
  
      随着渔网被拉上来,一大堆磷虾出现了。
  
      落到船上之后,这些磷虾蹦蹦跳跳,生命力那叫一个顽强。
  
      “立马返航。”史蒂夫说道,“别把它们拉上来,泡在水中,待会上岸的时候再拉上来。”
  
      磷虾的消化管很简单,分枝的肝胰脏为消化腺,它们外壳和肉是透明的,可以看到内脏,特别是绿色的消化管道很醒目。
  
      消化腺发达,磷虾可以分泌大量消化酶,如果它们死亡,消化酶会依然有活性,到时候会消化掉它们身体中的蛋白质。
  
      这就是史蒂夫不让他们将渔网拉上来的原因,得尽量保证磷虾的生命力。
  
      狼哥从渔网中抓了一把磷虾,跟吃零食似的,直接塞进嘴里吃了几条。
  
      李杜也拿了一条吃掉,磷虾生活的环境纯天然无污染,也没有重金属元素,它们食用绿色海藻和桡足亚纲、端足目及其他细小的浮游动物,肉质纯美。
  
      虾肉冰凉,很有弹性,带着甜滋滋的味道,没有一点腥气,吃在嘴里跟零食似的。
  
      李杜自己吃了两条,又塞给阿喵两条,阿喵吃的很开心,自己用爪子从网子里勾着虾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