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182.接待 1/5
    圣诞节之前,李杜一行人踏上返程的航班。
  
      本来从南极回来,他准备直接回去来着,但伊凡娜还有二期手术要做,留狼哥一个人在这里,苏菲担心他处理不了。
  
      反正他们来澳大利亚时间不算长,家里没什么事,于是又留在悉尼待了一个周。
  
      伊凡娜接受了手术和为期五天的观察,一切没问题后,他们高高兴兴的共同返程。
  
      这次李杜回去有事干,狼哥帮忙联系的另外五个保镖都到位了,他们辞掉了在德国的工作,刚刚来到菲尼克斯。
  
      大伊万率先回程,他在一周之前走了,就是回去招待这些人生地不熟的德国精锐。
  
      狼哥的战友有两种归宿,一种是还在军队服役,毕竟他们都是精锐,部队很愿意将他们转化为职业化军人。
  
      第二种就是退役找了工作,这些同样是精锐,之所以选择退役,要么是身体出了点毛病,比如膝盖受过种上,要么是有家庭要养,部队薪水无法承受经济压力。
  
      第一种大多数是军官或者潜力士兵,第二种是老兵,顶多干到中尉,薪水并不高。
  
      但正好,李杜不需要军官,他需要的就是这些老兵,军官方面有狼哥了,狼哥管理他们就行。
  
      这些人在德国基本上从事的也是保镖工作,这份工作最适合他们拿高薪,当然,高薪也是相对的。
  
      李杜直接给了他们翻倍的工资,每人轮流每年有四十五天带薪年假,所以他们痛快选择辞职跑来投奔他。
  
      另外这些人愿意赶过来,还有个原因是信任狼哥,他们做保镖要随时准备给雇主挡枪,也是很危险的。
  
      所以做保镖和当兵一样,都得有可靠的战友做后背才行。
  
      狼哥召集这帮老战友在一起,他们可以拿高薪且可以和老伙计协同合作,自然更开心了。
  
      这次飞机又是在洛杉矶降落,李杜习惯性的去参加了个仓储拍卖会,正好赶上有一家规模颇大的仓库举行拍卖会。
  
      结果这次没有之前的好运气,十七个仓库里面没有什么很值钱的东西,他拍下了一个装有整套西门子家电的仓库,估计能赚个一万块。
  
      汉斯不在,处理仓库的事交给了撸官,大奥协同,两人主要负责他的仓储拍卖公司。
  
      李杜乘车回到菲尼克斯,这次回到别墅一看,门口直愣愣的站着几条大汉。
  
      年龄上他们大多比狼哥更年长一些,都在四十岁上下,体型保持的很好,少有一米八五以下的个头,齐刷刷的接近一米九。
  
      G9边防大队对士兵的身高和体重都有要求,他们认为的黄金身高是一米九。
  
      “黑牛阿道夫-亚瑟,狂人巴特-贝克斯,吸血鬼鲍勃-宾,旋风查尔斯-布拉德利,娘炮阿曼达-恩格斯。”狼哥在车上就给李杜指点着介绍,“都是好手。”
  
      李杜下车的时候纳闷问道:“那个黑伙计叫阿道夫?德国现在还有人叫阿道夫?不避讳希特勒吗?”
  
      狼哥道:“当然不必,阿道夫在德语中是高贵之狼的意思,很多人会给孩子起这样的名字。”
  
      李杜下车,在大伊万的带领下,一行人又齐刷刷的向他敬礼。
  
      从外形来看,李杜对他们非常满意,具体信息他相信狼哥,就安排狼哥来带他们,进一步进行了解。
  
      狼哥不是会以公徇私的人,如果这些人有问题,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李杜。
  
      刚接收了五个手下,回来没两天,李杜又接到电话,打来电话的人让他颇为诧异,是一个大学同学,当时的团委书记,苏南。
  
      他们同学经常在聊天群里灌水,但因为时差原因,李杜参与的不多,所以和同学的感情有些生分起来。
  
      另外就是,他的大学同学主要留在国内,甚至都在一个省内工作,每年还有一两次机会碰碰面,他在美国,正好在地球两面,没法聚会,这样也导致了他和同学感情的下降。
  
      至于苏南,他虽然在美国,但李杜也只是偶尔跟他打电话、发个信息,联系同样不算频繁。
  
      他一接电话,苏南骚气的声音响起:“嗨,湿人,忙什么呐,好久没有联系,有没有想你粗又硬的南哥哥?”
  
      李杜叹了口气:“想的要命,我现在身边都是些壮汉,每次一起上厕所,看着身边那么多的大炮,我就会想起你的小牙签。”
  
      苏南笑骂:“滚你的蛋,说正经的……”
  
      “你还有正经事?”李杜一愣。
  
      苏南道:“好你小子,来了美国成老司机啦,行行行,你牛笔你掉大你蛋硬,我服了还不行?”
  
      李杜纳闷,苏南表现出来的性格不像以前的他。
  
      作为团委书记,苏南这人其实在他们班级里最口花花、最滑头滑脑,他这个人口才很好,能言善辩,从来不在嘴上吃亏。
  
      李杜奇怪道:“你真是苏南苏大炮?不会有人模仿他的声音冒充他吧?”
  
      苏南苦笑道:“就我这个德行,谁会冒充我呀?而且你可以来跟我见一面,不就没有怀疑了?”
  
      李杜问道:“你在哪里?还是在费城?”
  
      和他被野鸡大学录取不一样,苏南成绩比他优秀很多很多,用现在的话说,他是个学霸,当时他申请了费城大学的研究生,并被录用。
  
      费城大学的前身是费城纺织学校,别看名字很土气,其实这学校还是相当厉害的,是宾夕法尼亚州著名的私立大学。
  
      苏南道:“不,在菲尼克斯,所以我才说咱们可以见一面,你现在也在菲尼克斯是吧?”
  
      一听他来了菲尼克斯,李杜精神一振。
  
      因为之前苏南一直待在费城读研,他时间不多,李杜这边工作也忙,所以双方还没有见面机会。
  
      听说苏南来菲尼克斯了,李杜说道:“你给我一个地址,等着我,我很快赶到。”
  
      苏南道:“不用着急,现在哥们有时间了,可以多等你几天都没关系。”
  
      李杜恍然:“哦,你毕业了?恭喜恭喜!”
  
      苏南用苦涩的语气说道:“这何喜之有?算了,你先过来吧,来了咱们聊聊,我现在需要跟人好好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