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217.懵了 1/5
    飞机最终在省城机场降落,李杜这次回去不用打车了,有人来接。
  
      他的老同学姚志波和杜航都来了,姚志波开了个小货车,杜航这边开了公司的商务车,正好将他们一起带走。
  
      李杜回来的消息,只是在高中同学群里稍微透露了一下,立马就有好几个人主动来接,李杜拒绝了,最终姚志波和杜航这边太热情,他拒绝不了。
  
      这真是应了那句话,富在美国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
  
      李杜回来大包小包的东西带的特别多,姚志波的小货车就是来拉货的,这是他刚买的一台运货车,保养不错,但看起来有些旧了。
  
      “看来搞蔬菜大棚和送菜工作,真是辛苦,人受累,车子也跟着受累啊。”李杜拍拍皮肤黝黑的姚志波叹道。
  
      杜航笑嘻嘻的说道:“车子受啥累了?姚老板跟爱惜媳妇似的,天天给它擦着呢。”
  
      姚志**了他一把道:“去去去,这算什么爱惜?等你瞅着我真有媳妇了,会怎么爱惜她。”
  
      李杜诧异道:“那车子保养一般,你不是刚买的吗?”
  
      “我买的是二手车。”姚志波不好意思的笑道,“活刚起步,那里都要钱,二手车也够用,航子找关系给买的,车还挺不错的。”
  
      李杜恍然:“哦,难怪呢。”
  
      苏菲在后面和海关交涉,将几个小家伙带出来,她走在了最后。
  
      这次回来,本来可以轻装上阵、简单易行,结果他们要走,几个毛孩子不肯跟他们分开。
  
      它们倒是精明,不去车里待着,而是用爪子撕扯着行李,要么紧紧跟着人,没法将它们甩开。
  
      李父李母看到后不忍心,就让李杜带上它们一起。
  
      于是麻烦来了,要给它们过海关很费劲,提前一个月申报、天天带去接受各项检查,因为这次涉及到蜜獾和袋鼠两种国内没有的动物,过海关格外难。
  
      还好,李杜想起了自己和苏菲曾经帮助过的枪伤留学生刘金龙,双方现在偶尔也会联系。
  
      刘金龙的父母刘建国和郑凤荣是京都海关的官员,给他想了办法、托了关系,这才把它们给带进来。
  
      看到苏菲,杜航惊叹道:“靠——我是说GOD,李老板这是嫂子吗?真是,怎么说啊,跟欧美的女明星似的。”
  
      姚志波在旁边跟着电头:“嗯嗯,真漂亮,而且气质真好。”
  
      李杜给双方介绍一番,装上行李、带上东西,他们上车返程。
  
      玫瑰苑的别墅有家政代为照料,应该会打扫的干干净净。
  
      车子开进别墅地下停车场,李杜搬了一些奶制品沿着电梯回家,他还没有在这房子里住过,上次买了后本想住几天,结果当时被撸官给叫了回去,参加那场澳洲垃圾大师拍卖。
  
      不过幸亏他参加了那场拍卖会,搞到了一张黑金鲍捕捞资格证,否则就没有后面的澳洲之行了,也就没有闪电岭的矿山和沙鸥岛的事。
  
      刷卡加密码,双重保障开门,大门打开,然后李杜就懵了。
  
      别墅的屋子这是怎么了?被洗劫了?怎么乱成这样?
  
      房间地板上扔了好些杂乱东西,各种包装纸、彩带,还有啤酒瓶和饮料瓶东倒西歪,桌椅沙发,更是被摆弄的歪歪斜斜。
  
      后面的苏菲打眼一看,弱弱道:“这是开过party吗?叔叔和阿姨临走之前,搞了一个告别party吗?”
  
      李父和李母随后赶来,他们也懵了,那叫一个心塞:“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走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成这样子了?谁进来过?”
  
      房屋遭遇侵袭,狼哥扔下箱子又准备恢复他的老本行。
  
      李杜拦住,国内治安很好,别墅区的治安更好,不可能是有小偷之类闯入进来,即使是小偷进来了,得来多少人才能将家里折腾成这样?
  
      他立马给物业打电话,听说出事,一个高瘦精神的中年人带人急匆匆赶来,中年人自我介绍姓高,是玫瑰苑的物业经理。
  
      看到房间里的情况,高经理说道:“前天和昨天你们这里搞过轰趴,有人带着你们钥匙和住房管理授权进来的,我们只能登记,无权过问。”
  
      跟在他身边的姑娘说道:“我本想问业主来着,但我打不通你们留下的电话,两个电话都打不通。”
  
      李父和李母去了美国,国内电话肯定打不通,他们一直用李杜手机跟国内亲戚联系,自己手机号没办理全球通。
  
      “什么是轰趴?”这个词让李杜一阵茫然。
  
      杜航解释道:“home-party,你在美国应该有很多这样的party吧?咱们国内现在也流行起来了,别墅轰趴最常见,不过在咱县城流行还不到一年,北上广深最多。”
  
      李杜深吸了口气,他知道该找谁了,授权书和钥匙只有家政公司手里有,别人手里哪有这东西?
  
      显然,是家政公司将他们别墅另作他用了。
  
      五小对这乱糟糟的环境倒是挺满意,钻进去在里面折腾不休,阿喵用爪子拨弄啤酒瓶子转悠,圆胖脸上表情兴奋。
  
      苏菲看出李杜生气,便对五小瞪了瞪眼。
  
      奈何平时她对五小过于温柔,它们不当回事,回过身对她挤眉弄眼一番,谁也没管,继续在屋里撒野。
  
      倒也不是它们不服苏菲管教,主要是这会确实憋坏了,它们在飞机上是锁在笼子里的,上车了空间也很小,这会总算自由了,怎么能不策马奔腾?
  
      苏菲生气的去捉它们,这下好了,屋子里更热闹,五小拔腿就跑,上沙发跳电视爬墙溜电线,那叫一个无所不能。
  
      物业们看的目瞪口呆,经理喃喃道:“这都是什么动物?”
  
      他手下的小姑娘兴奋说道:“那个是蜜獾,绰号平头哥,特别厉害,非洲乱不乱,平头说的算。”
  
      “给我回来!”李杜一声咆哮,五小害怕了,缩头缩脑的待在苏菲身边,低眉顺眼的再没有刚才嚣张劲。
  
      李杜让父母和苏菲先带这些熊孩子回去,他上了杜航的车,说道:“去找家政公司。”
  
      家政公司叫日日安,杜航一听无奈了:“你怎么找了软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