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221.小虫也走眼 5/5
    时光逆转,李杜愣了。
  
      他以为逆转的时光顶多几年甚至只有几天,毕竟这是一幅假画,肯定是最近一段时间才伪造出来的。
  
      可是出现在他眼里的却不是现代人装扮,绘画者是外国人,但身穿长马褂、头上戴着明清时代比较流行的员外帽,坐在他前面做模特的女人也真如画上人的打扮一样。
  
      两人周边的环境也跟现代完全不一样,桌椅屏风、窗户房门,无一不是清朝中后期的样子。
  
      李杜倒吸一口凉气,自己看走眼了,不对,是小飞虫看走眼了,这玩意儿真是一样古董,要是有人为了作假下这力气,那它也是一件了不得的艺术品。
  
      可是这说不过去,小飞虫对时光能量很敏感,绝不会出错,它对这幅画没兴趣,应该不是古董才对。
  
      一幕幕时光场景轮换,李杜看到越多,就越断定这是真的古董,根据他逆转时光的经验,它存在的时间至少有二百年!
  
      随着观看这些场景,他大概知道小飞虫为何对这幅画毫无兴趣了。
  
      这幅画被创作出来后就被人给带走了,然后便被用蜡油密封埋了起来。
  
      画纸上现在也有蜡油,李杜以为是中年人为了行骗所弄的东西,现在看来他误会人家了,这货虽然长得獐头鼠目,但却没有骗人。
  
      李杜没话说了,他看了看这幅画,问道:“多少钱?”
  
      那人吊着眼睛道:“你不是说这是假画吗?”
  
      李杜道:“我看着像是假画,不过画的真不错,你要是给出的价钱合适,我可以说服我的外国朋友买下来。”
  
      那人摸了摸下巴的山羊胡,说道:“一百万!”
  
      李杜直接将这幅画给他塞回去了,道:“你往前再走走,然后拐个弯,那里有一家农业银行,根据我观察,里面每天进出钞至少上千万,你去里面抢好了。”
  
      看热闹的人笑的更欢快了。
  
      李杜摇头想走,这幅画确实有年头了,可是却未必值钱,画家名字是英文,写的是SPOILUM,他没听说过这人。
  
      见他要走,那人着急了,赶紧拦住他道:“哎哎哎,哥们你等等,做生意嘛,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对不对?你诚心想买,那就给个价。”
  
      李杜斜了他一眼道:“一千块。”
  
      中年人差点要挥拳打人,他叫道:“这可是古董,你给我一千块?”
  
      李杜道:“要不,五百块加一面锦旗?”
  
      中年人道:“你少来,这东西又不是国宝,政府才没有兴趣。”
  
      李杜道:“它不光不是国宝,也不值钱,那你给个实诚价,到底多少钱?”
  
      中年人犹豫一番道:“最少十万块。”
  
      “一万块。”
  
      “骂了隔壁,年轻人后生可畏啊,你比我还狠。”中年人忍不住骂了一句,“五万块,再便宜一分都不行。”
  
      李杜摇头:“那你去找人买吧,这根本不是古董,就是画的好看而已。两万块吧,再多一分钱我也不要了。”
  
      “各退一步,四万块!”
  
      “两万五千块,再叨叨我走了,真没劲,让外国友人看笑话了。”李杜不满的说道。
  
      中年人跺了跺脚道:“好,两万五,玛德,老子吃个亏,反正从自家地里挖出来的,两万五也是白赚,让你捡个漏。”
  
      这里隔着银行很近,李杜带他去银行门口说道:“你等着我,我去取钱。”
  
      中年人道:“行,你多取点,一共准备二十五万块。”
  
      李杜诧异的问道:“什么意思?”
  
      中年人嘿嘿笑了起来:“我家里还有九幅,这样的画一共有十张,你要不一起买了呗?我给你便宜点,十张二十四万。”
  
      “这么多?”李杜惊诧。
  
      中年人说道:“都在一个箱子里封着,有的我还没有打开呢,真的兄弟,都是古董,绝对是古董。”
  
      李杜琢磨了一下,进去取了二十五万块,说道:“咱们去你家,我得验验货,万一你鱼目混珠怎么办?”
  
      中年人拍着胸膛说道:“我刘山羊怎么能骗人?江湖上混饭吃靠的就是个诚信,绝对是讲究人!”
  
      李杜觉得他不靠谱,后面取了钱开车去他家,同样位于县城郊区,不过李杜家在北郊,他的家在南郊,所以不认识。
  
      进入他的破房子后,李杜明白为什么感觉这货气质不对劲了,他就是个算命的,家里放着卦书、墙上挂着道袍,院子里还有旗子之类的东西。
  
      最大的一面旗子是三角形的,正面印着:看相、算命、起名、改名、预测,背面印着:求职、寻失、健康、婚姻、时运、事业。
  
      另外,李杜还看到了一条横幅,上面写的是:国家正规八字算命服务中心。
  
      见李杜惊愕的打量自己家,中年人讪笑道:“要不,送你一卦?我虽然自称刘山羊,其实很多人叫我刘半仙的。”
  
      李杜失笑道:“别别别,我福薄经不起您的铁口金牙,还是赶紧拿画吧。”
  
      中年人打开个外面包着牛皮的箱子,里面还有一些画卷,有的打开了,有的依然用蜡油封存。
  
      李杜唤出小飞虫想看看这些画的真实性,结果小飞虫一出来,赶紧往屋里正中央的供桌上飞,直接趴到了供奉的那一尊道祖像上。
  
      毫无疑问,这东西也是古董。
  
      李杜稳定心神,装作随意的问道:“你供奉的神像不错,卖不卖?”
  
      中年人斜乜他一眼,道:“哥们,我小瞧你了,你是个高手啊,这些画看来我得重新估估价了。”
  
      李杜将提包打开,里面一打打崭新百元大钞露出来,“你随便,不卖拉倒,你还真当这些画是什么绝世名画?”
  
      看到这么多现金,中年人立马吞了口口水,他快速点头道:“得得得,我卖了,一共二十四万块。不过我家里祖传的紫檀木祖师爷像不卖,这个不到家破人亡的时候不能卖!”
  
      听他这么一说,李杜便明白对方知道这尊道祖像的价值,他想要捡漏是绝无可能了。
  
      不过能收获到这些古油画,李杜也挺满意的,它们的价值绝不止二十四万,特别是他可以将它们带出国去,在美国找到合适的买家,价值可以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