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223.软和乱 2/5
    汉斯兴致勃勃的给李杜介绍着这件事,最后遗憾的咂咂嘴,道:“可惜我们没在现场,否则这样的事一定很有趣。”
  
      李杜道:“我们还是低调点吧,乔治-安东尼肯定知道这件事的背后推手是谁,他现在恨死我们了,咱们以后得小心点。”
  
      他很乐意看到鹰嘴帮收拾安东尼父子,他设下这个圈套的目的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是鹰嘴帮下手毒辣,竟然粉碎了乔治-安东尼的脚腕。
  
      乔治-安东尼也是倒霉!
  
      这件事闹大了,乔治-安东尼变成了残废,以他的小心眼和恶毒,肯定将责任都推在李杜两人身上,以后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汉斯也明白这道理,但他大大咧咧、没心没肺,还问道:“怎么,你害怕了?”
  
      “害怕?”李杜失笑,“他算哪个鸟,能让我害怕?我从不害怕任何招惹我的人,他们既然敢上吊,那我就敢挖墓穴!”
  
      乔治-安东尼的事告一段落了,他这边还得处理软公司的事。
  
      软公司太过分了,将他高价买的别墅折腾成那样子,竟然连个道歉都没有。
  
      他们的意思是去将别墅收拾一下就得了,李杜直接跟物业说了,不准他们再进自己家门。
  
      软公司倒也光棍,发现李杜不让上门,他们直接不管这件事了,这把李杜差点给气死,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公司!
  
      这种家乡败类不处理,李杜绝对咽不下这口气,不过他没有再去上门闹事,而是安心等待一个机会。
  
      机会很快来了,一场冬季大风席卷全县,县城快速降温,将树木吹的疯狂摇晃。
  
      软公司每天都安排最优秀的保洁去给县领导们收拾家里卫生,特别是县委书记家里,更是收拾的干干净净。
  
      李杜他们这个县城的县委书记是空降兵,从外地调过来管理当地工作,他没有带家人过来,一直是自己住。
  
      根据狼哥调查结果,每天七点钟,书记大人会去上班,屋子便会空起来,一个小时后,软公司的保洁员到达,然后开门给他收拾卫生。
  
      不过来给书记收拾房子的可不是一般的保洁员,而是软公司的老板亲自上阵,这老板名叫陆海涛,很会办事、手腕厉害。
  
      一般收拾房子的人都是地位低下,顶多是个保姆、保洁,但陆海涛却把自己包装成了书记的生活秘书,他亲自给书记收拾房子,也亲自帮书记补充生活物资,书记对他颇有好感。
  
      陆海涛干活很快,他在半个小时之内就会将屋子收拾好,然后关好门窗,回去忙活他自己的事。
  
      毕竟他是个不大不小公司的老板,平时还是很忙的。
  
      李杜自己开着帕萨特开到县领导大院旁边,贴着墙根停下,然后放出小飞虫,去监视陆海涛的情况。
  
      陆海涛是个身材瘦长的中年人,见谁都是满脸微笑,当然如果见到的人身份比他高,他的微笑也会变成谄笑。
  
      开门进屋,开窗透气,陆海涛娴熟的做着这份工作,他将垃圾桶、烟灰缸里的垃圾收拾好,快速的将屋子变得井然有序,然后关好窗门轻车熟路的离开。
  
      这份工作他已经干了有几个月了,一切很熟悉,尽在掌握之中。
  
      等到他离开,李杜收回小飞虫又等了一会。
  
      差不多到了中午时分,确定没人会再来书记的房子,他重新放出了小飞虫。
  
      小飞虫飞入客厅,客厅正对门口有个大鱼缸,里面生活着一些漂亮的观赏鱼,在鱼缸上面开有一处水龙头,专门给鱼缸换水使用。
  
      李杜找到水龙头,让小飞虫将其中皮塞里的时光能量吸收了个干干净净。
  
      高压水流全靠皮塞拦截,等到皮塞老化,它无力承受水流带来的高压,只能碎裂,让清水汹涌流出。
  
      李杜又让小飞虫去吸收了南北窗户开关中的时光能量,县领导大院里的房子颇为古旧,但每次有新领导上任,都会按照其要求重新装修,因此房子装修都很好。
  
      书记这处房子的窗户开关有弹簧巧妙控制,弹簧失去弹力,窗子就开了一条缝。
  
      今天北风呼啸,窗户只要露出缝来,立马就会被风吹开。
  
      房间南北通透,南厅北厨,各有一扇大落地窗。因为房子装修采取了现代简约风,故而设计有开放性厨房。
  
      这下子好了,南北通透之下,北风跟进村的日本鬼子似的,迅速将屋子里的东西吹得乱七八糟。
  
      李杜选择书记的屋子动手是有原因的,一是这屋子平时没人住,二是书记习惯在客厅办公,客厅桌子上放着很多文件资料。
  
      狂风乱吹,桌子上整整齐齐的文件资料飞的到处都是,有的打着旋直接被吹出了房子。
  
      此外,客厅鱼缸上的水龙头水流滚滚,鱼缸很快被灌满,然后顺着四周流淌下来。
  
      鱼缸里的银龙鱼、古代战舰们可欢乐了,水面跟鱼缸四壁齐平,这些观赏鱼轻易就蹦跶出来。
  
      蹦到地板上之后,它们就知道自己走错路了,这里没法让它们生存,一条条鱼只能蹦跶着努力逃生。
  
      鱼缸就跟瀑布似的,清水哗啦啦的流淌在地板上,顺着地板继续流淌,将干燥的地板迅速变成了湿地。
  
      桌子上的文件资料要么被吹出房子,要么被吹在地板上,这样水流散开,这些文件全被浸湿,没过多久变成了纸浆糊。
  
      李杜再接再厉,让小飞虫去吸收了客厅装饰架一条腿中的时光能量。
  
      装饰架上放着一件件精美的瓷器,他以为只是装饰用的,没想到这对小飞虫都挺有吸引力,这东西是正儿八经的文物!
  
      见此李杜乐了,县委书记哪有财力收藏这些古董瓷器玩?这么来说,里面有什么猫腻就可以一览无余了。
  
      李杜一不做二不休,让小飞虫先去吸收了古董瓷器中的时光能量,然后再去折腾装饰架的一条腿。
  
      这样装饰架最终难免倒下,就跟推金山倒玉柱似的,上面的盆盆罐罐全摔了个粉碎!
  
      做完这些,李杜开车离开,报仇行动展开了,就看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