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224.闹大了 3/5
    书记是被楼下县公安局局长媳妇的电话叫回来的,对方打了他办公室电话,风风火火的喊道:“崔书记,崔书记,你家房子是不是没关水龙头?水漏到我家了,水漫金山啦!”
  
      对方的语气很不友好,不过崔书记不在乎,他知道这个婆娘的脾气,部队转业回来、对待工作向来风风火火的公安局局长在家里都镇不住她。
  
      这女人是个暴脾气,一旦有人惹了她,她才不管对方多大的官或者是多大官的亲戚,肯定扯着大嗓门去吵架。
  
      因为这点,在县里威风八面的公安局局长没少装孙子,大院里很多人不能得罪,媳妇要是惹了事,他得上门去赔罪。
  
      深吸了口气,崔书记用多年养成的沉稳语气说道:“怎么回事,别急,慢慢说……”
  
      “不能不急啊,崔书记,你别怨我急性子,这家里水漫金山、水漫金山啦。你家里怎么回事?是不是没关水龙头呢?你最好回来看看。”大嗓门跟喇叭似的,手机没开免提,愣是有了免提功效。
  
      崔书记看看时间,这会还是下午上着班呢,他肯定走不开,于是沉吟了一下,他给秘书说道:“小宋,你去我家一趟,开门看看怎么回事,好像房子漏水了?”
  
      一脸精干的小宋点头道:“好的崔书记,我这就过去,我觉得不会发生这种事的,您看这天又没下雨,除非有人没关水龙头。但您的房子白天有陆经理帮忙照看,他做事稳妥,不会忘记关水龙头。”
  
      说到后面对陆海涛的评价,小宋有些酸溜溜起来。
  
      崔书记摆摆手道:“你先去看看,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
  
      小宋离开,崔书记皱起眉头。
  
      自己这个秘书是不是得换了?喜欢争权夺宠也就罢了,还没点眼力劲,刚才那些话是你能说的吗?
  
      但他又不能轻易换掉小宋,这是县委班子给他安排的人,身份是个退休老领导的孩子,送来他身边是镀金的。
  
      起初他刚接触小宋,看小伙子满脸精干又出身高官家庭,估计处事手段会很有一手。
  
      结果接触这几个月来,他发现这家伙就是个银样镴枪头,连他的生活都安排不好,否则他也不用跟陆海涛那种商人打交道。
  
      陆海涛在外面拿着他的鸡毛当令箭的事,他早就有所耳闻,只是对方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把他生活收拾的又妥妥当当,他便没在意这点。
  
      小宋却是误会了,他觉得崔书记没把他当自己人,反而跟一个老赖在生活上走的近,让他非常不满。
  
      为了方便领导们办公,县领导大院隔着政府大楼不远,小宋两脚油门下去,就已经开到门开了。
  
      找到一号楼,他准备进去,一个膘肥体壮的妇女正等在门口,见到来了赶紧招手:“哎哎哎,小宋你来了?你是不是看崔书记房子的?快点快点,哎呀我家都淹了,都可以养鱼啦!”
  
      小宋摆摆手道:“行行行,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开门,你别着急,屋子能漏什么水?”
  
      小楼一共两层,两个复式,县委书记住二楼,一楼是公安局长的家。
  
      避嫌起见,小宋没进一楼,所以他没看到漏水的情况,觉得只是这老娘们瞎咋呼。
  
      等他上了二楼打开门,不对,是拧动钥匙然后门直接被从里面给硬生生推开了!
  
      然后,门口的小宋惊呆了!
  
      北风呼呼的吹,屋子里全是水!
  
      真的,门一打开,一捧水几乎是迎面而来。偌大的客厅好像变成了池塘,考究的地板上面是清水,风这样吹过,竟然有粼粼水波在荡漾!
  
      特别是地板上还有鱼,一条条观赏鱼个头还挺大,可惜全都硬挺挺的躺在地板上,看那样已经僵硬了。
  
      小宋有点懵,这是怎么回事?下雨了?不对,自己刚才外面进来,外面风是很大,可天气晴朗的很。
  
      或者自己穿越了?自己开的明明是崔书记的房门,怎么看到了一个水池子?
  
      他身后响起公安局长媳妇的喊声,嗓门那叫一个高亢:“妈呀!妈呀!这真养上鱼了?咋回事呀?怎么窗户都开着?怎么水龙头也开着?这是干啥?这是不过日子了?!”
  
      在这个声音刺激下,小宋打了个激灵,他赶紧问身后的胖女人:“嫂子,这屋子今天都谁来过?”
  
      胖女人说道:“没人来过,楼门要刷卡,除了咱们自己人谁都没有卡,要进来肯定得找我才行,我没看到有人进来。”
  
      小宋道:“那个陆海涛呢?他也没来?”
  
      胖女人道:“哦,他肯定来过,他得给崔书记收拾屋子——哎哟!是不是他忘记关窗子和水龙头了?”
  
      小宋心花怒放,管他是不是这样,总之这个屎盆子就得扣在他头上。
  
      他拿出手机拍了照片,以彩信的方式发给崔书记,然后打电话着急说道:“崔书记,不好了,您这房子出事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崔书记没法沉稳了,一下子站起来问道:“这怎么回事?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啦?”
  
      他的房子被浸水这个不怕,反正这是公家的屋子,可从照片来看,他精心养的几条鱼都蹦出来干死了,他这几天熬夜整理的资料也不见了,更要命的是——他心惊胆颤收藏的那些瓷器,也全都毁了!
  
      小宋将自己的推断说了一遍,然后总结道:“肯定是陆老板今天忘记关窗、忘记关水龙头了,唉,这家伙今天怎么搞的,弄这么大乱子……”
  
      话是感慨的话,但语气就有点幸灾乐祸了。
  
      崔书记怒道:“给我联系陆海涛,让他赶紧给我过来!让他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这条命令小宋第一时间执行了,他给陆海涛打电话,直接吼道:“姓陆的,看看你干的好事!赶紧来崔书记家里!玛德,你必须得给崔书记个交代,否则我他吗绝对不会放过你!”
  
      “还得给我个交代,我家也被漏下来的水给泡了!”公安局长的媳妇跟在后面喊道。
  
      那边正在招待客户的陆海涛一脸茫然:怎么了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