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229.四手联弹 3/5
    苏菲看了男孩一眼,说道:“我去弹琴,但得邀请这孩子一起。X23US.COM更新最快如果碰了磕了,我来赔偿,ok?”
  
      老板琢磨了一下,点头道:“没问题。”
  
      他的眼光毒辣,其实不让男孩去弹琴,倒不是担心对方能把钢琴怎么样,而是看对方穿着,觉得他家境贫寒,应该没什么钱。
  
      这种家庭不是他的潜在客户,他估计男孩没接触过钢琴,只是看过别人弹或者在电视上看到过,心里羡慕,想趁这机会来摸一摸钢琴。
  
      如果如他猜测这样,男孩一不能成为他的客户,二不懂钢琴,指不定弹出什么来,弹的不好听,反而对他拉客户的工作起到反作用。
  
      苏菲走上前去,回头对李杜等众人微微一笑,长年累月经钢琴熏陶而成的气质,如冬日春风,无法看到,但能让人清晰感觉到。
  
      老板是此中高手,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苏菲还没弹琴,他就明白自己邀请她来弹琴,是做了个正确选择。
  
      男孩有些拘束,用英语低声道:“我们一起?”
  
      苏菲对他露出灿烂一笑,道:“对,piano-duet,四手联弹,你没问题对吗?”
  
      男孩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好像苏菲的笑容如阳光般能灼伤人的眼睛,他立马又转移了视线,低声道:“天,我们没有配合过,那太难了。”
  
      四手联弹是一种可以培养钢琴初学者兴趣的钢琴演奏方式,作为一个爱好者,坐在钢琴前的时候,谁都希望能演奏出优美动人、情真意切、富有感染力的曲子。
  
      但要做到这点,需要多年苦练并要有天赋,初学者绝不可能一上手就单纯用钢琴演奏出一区天音。
  
      四手联弹就制造了这个可能性,在欧美很多钢琴研究机构中,都认为这种演奏方式诞生于家庭之中。
  
      十**世纪的时候,几乎所有知识分子家庭都会培养孩子在钢琴方面的欣赏能力和演奏能力。
  
      孩子太小,学习能力还不够强,钢琴全键盘对他们来说太大了,太难以掌控了。
  
      于是有的父母就研究出了这种弹奏方式,比如最早的四手联弹专业曲谱,就是著名大师j-海顿所写,名字叫《老师与学生》,而关于这个曲谱有个说法,它的名字起初是《父与子》!
  
      说起来四手联弹有点先进带动后进的意思,但这毕竟属于配合,配合需要默契,特别是如果不是演奏连弹专用曲谱,更是需要极度的默契。
  
      男孩沉默的坐到钢琴前,苏菲坐在他旁边,在她坐下的瞬间,男孩身体颤动了一下,然后表情变得专注起来。
  
      苏菲看着他伸出手,道:“我叫苏菲-马丁,你呢,我的搭档?”
  
      “曹雨霖,您好,马丁女士。”男孩略有些羞涩的伸出手。
  
      松开手之后,苏菲又微笑着问道:“a大调奏鸣曲,op.18之5第二乐章,怎么样?”
  
      这是比较简单的四手联弹钢琴曲,如果接触过这种演奏方式,那基本上都会弹这个。
  
      “好。”
  
      苏菲随身携带的ipad里有很多钢琴曲的曲谱,她找到一个打开,放在钢琴的谱架上,对男孩又微微一笑。
  
      接着,她双手敲下去,起到引带作用,随着修长的十指在钢琴上轻缓的跳动起来,钢琴发出优雅的响声。
  
      曹雨霖深吸一口气,看了眼曲谱接了上去。
  
      等到他伸出手,老板微微一诧,他看到了少年的手指出乎预料修长,且甲床全部都有些畸形了,指甲剪的非常深。
  
      这是钢琴高手的常见手型,如果长时间接触琴键,会造成手部皮肤反复扯动,而有些细纹,但这还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指甲,如果指甲不能尽量剪掉一直到以肉包住,那敲击琴键次数太多,可能会流血开裂。
  
      钢琴大师们的手绝不好看,有的因为训练刻苦,手上满是老茧。有的没有老茧,但那是他们认为茧子会影响手感,将之搓掉。
  
      总之,跟越是优秀的芭蕾舞演员的双足越畸形一个道理,出色的钢琴家门的手不会漂亮的让人惊叹。
  
      苏菲的手保养不错,一是因为她小时候家庭条件就不错,父母注意帮她进行保护,二是她后来学了外科医学,学会了专业的保养手部。
  
      两人的合作起初有些生疏,弹出来的曲子也不是很好听,当然,这个曲子有些小众,对普通人来说本来就不好听。
  
      很多钢琴曲的鉴赏,需要专业的素养。
  
      很快,钢琴曲变得流畅起来,苏菲笑着扭头看向黄雨霖,后者一直低着头,专心致志的盯着自己的双手。
  
      漂亮的外国姑娘弹钢琴,这一幕吸引了不少人,此时官方的烟花表演还没有开始,所以广场边缘不是很喧闹,人们安静下来,仍然能听到钢琴声。
  
      一曲奏罢,苏菲兴致勃勃的看向曹雨霖,道:“再弹一曲什么?你来选?”
  
      曹雨霖还没有说话,下面有姑娘喊道:“卡农,弹卡农。”
  
      苏菲看向曹雨霖,曹雨霖点头道:“那就卡农,d大调卡农。”
  
      卡农其实本来不是一首钢琴曲的名字,而是一种复调音乐的统称,意思是‘旋律’。不过自从约翰-帕海贝尔写出四声部的《卡农》,这个名字就有了专属权。
  
      这首曲子本不是为四手联弹所作,所以看似曲调变化简单,其实两人一起弹奏更难。
  
      曹雨霖摁下琴键,引带曲子响了起来。
  
      苏菲一边弹奏一边微笑着看向李杜,她第一次给李杜弹奏钢琴,就是弹了这首曲子。
  
      李杜隐约的想起来,那是去年的夏天了,一转眼已经是一年半过去,时间过的可真快啊。
  
      卡农这首曲子在国内的知名度很高,也符合大众对钢琴曲的审美观,所以当之响起后,被吸引来的人越来越多,将这个铺位包围起来,人潮汹涌。
  
      就在曲子到末节的时候,“咻咻”几声锐响,黑暗的夜空中绽放出了一朵朵灿烂的彩花,烟花表演正式开始了!
  
      李杜深吸一口气,他仰头看着几乎照亮半个夜空的烟火,听着钢琴曲,感觉自己要醉了。
  
      这个元宵节,是他有史以来度过的最独特元宵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