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239.出发,星空 3/5
    画像的事,李杜做了甩手掌柜。
  
      他总得让汉斯有事可做,且能做出成绩,这样会让汉斯感觉他在团队中有重要性,否则如果他什么责任都揽在自己肩上,不光他累,汉斯也会不满。
  
      汉斯那边有好消息,李杜这边就可以放心的参加星空聚会了。
  
      开车离开小镇往山里开半个多小时,山里小路多,但不必担心会开错方向,因为赶去参加拍卖会的人很多,车子一辆接一辆,跟着走就行。
  
      隔着聚会现场还有一段时间,就能看到其影踪。
  
      李杜之前已经了解过这场聚会了,但还是小看了它的规模。
  
      这何止是一场天文学聚会,这是过大年赶年集啊。
  
      广阔的草地上,到处支撑着帐篷,还有很多帐篷正在逐渐撑起来。
  
      支撑起的帐篷有大有小,大帐篷里放有货架,上面摆放着各种产品,有货品展览、有销售。
  
      有一片地方摆起了地摊,草地上摊开油纸,上面摆放着杂七杂八的东西,看起来跟跳蚤市场似的。
  
      让李杜吃惊的是,有一片区域被隔开了,四周架着木栅栏,里面放了几匹马在悠然的吃草,一些牛仔聚在一起聊天,看起来这是要搞骑马活动了。
  
      不止如此,还有很多人一看装扮就是来爬山、远足的,他们没有准备望远镜,只背了登山包,拿着地图在研究地形。
  
      李杜看晕了,说道:“这是天文学爱好者的聚会?天,如果没人告诉我,我以为这是旧货交易中心。”
  
      等到他进入后,发现还真有旧货交易的摊位,甚至他竟然看到了一个熟人,赫斯曼旧货交易市场的黑牙罗比!
  
      两人打了个照面,然后不约而同笑了。
  
      他们拥抱一把,李杜问道:“黑牙,你怎么来这里了?”
  
      罗比一笑就露出两个灰黑色的大门牙,这点和黑人不同,黑人一般牙齿雪白。
  
      他愉快的说道:“我喜欢天文学,喜欢研究星系,当然,我这是胡扯的,哈哈,不过我儿子喜欢,我带他来这边。”
  
      说着,他伸手指向旁边,一个七八岁样子的黑人小男孩凑在一台望远镜旁探头探脑。
  
      李杜笑道:“我以为你是来参加旧货交易的。”
  
      黑牙罗比耸耸肩道:“你还真猜对了,我带了一些东西,所以如果有人喜欢,那我为什么不趁机赚一点呢?总得赚出路费来,对吧?”
  
      简单的聊了聊,两人分开,这聚会很大,人数很多,得有一两万人,涉及到很多东西,他可以好好逛逛。
  
      但这还不是世界上最大的星空聚会,最大的聚会在日本胎内,那里举办次数不如戴维斯堡,发展时间也短,可是规模很大,备受欢迎。
  
      胎内星空聚会是在东京以北二百五十公里远的地方,每年四月和八月举办一次,一般为期两天,汇聚全球天文爱好者和游客。
  
      日本政府很重视这个活动,当地人当做是对外展示自己文化的机会,所以规模巨大。
  
      胎内的星空聚会上,除了有观测、拍摄和天文器材的展销活动后,还有摇滚音乐会、模型火箭发射比赛、各种儿童娱乐活动……
  
      相比之下,戴维斯堡的星空聚会相对单纯一些。
  
      李杜溜达了一下,发现有个区域跟聚会现场有所区分,那边人员比较聚集,地上架着大炮般的望远镜,里面的人来来往往,大多手持跟望远镜有关的东西。
  
      他看了看,然后搞清楚了,原来天文爱好者们都聚集在这里了。
  
      李杜招招手,哥斯拉和狼哥抬着望远镜箱走过来,他们找了个地方,然后打开箱子开始组建起望远镜。
  
      两个望远镜的支架被摆放出来,很多人就被吸引过来,围在旁边一边看一边讨论:
  
      “嘿,不错,道布森-牛顿反射望远镜,这个很酷。”
  
      “哇哦,全木质道布森望远镜?我敢打赌这是手工货,这是谁做的?真是个天才!”
  
      “伙计,我倒是看这个望远镜有点眼熟,前两年好像有人带来过,但可不是他们的样子。”
  
      狼哥几人在收拾望远镜,李杜继续溜达,参观这场活动。
  
      美国人有着狂热的DIY精神,在天文望远镜方面也是如此,出现在聚会现场的望远镜各式各样,有些充满个性,一看就是自己动手DIY所成。
  
      不过大多数还是购买的成品,在七十年代之前,全球各地天文望远镜价格都很昂贵,美国掀起过业余望远镜自制运动和路边天文学运动,在一些天文学大拿的指导下,人们开始自己研究制作望远镜。
  
      其中,道布森望远镜就是其中的杰作,李杜那两个望远镜都有道布森望远镜的血统。
  
      七十年代之后,美国的望远镜制造商越来越多,新型的天文爱好者使用的望远镜逐渐登陆市场,比如施密特-卡塞格林式望远镜,马克苏托夫-卡塞格林式望远镜等。
  
      这些文化知识都是李杜最近几天从网上学到的,但纸上得来终觉浅,他想在现实中学以致用。
  
      最好,他想找个师傅,因为他虽然有望远镜,其实并不会使用,起码不会去夜空中找那些著名星系。
  
      李杜正轻松溜达着,狼哥忽然过来找到他,说道:“有事,有人说望远镜是他的。”
  
      “什么?”李杜一愣,“回去看看。”
  
      带这两个望远镜来参加聚会,他确实有点担心,仓储拍卖会上的所得,有一种是违法所得,就是小偷偷了东西存入仓库中。
  
      后来小偷被抓,警察不可能有他偷过所有东西的记载,这种情况下,他会隐瞒自己的所作所为,否则供出的信息越多,他被判刑越重。
  
      这种仓库很常见,不少捡宝人就是靠这个发家致富的。
  
      李杜曾经担心,他这两个望远镜会不会是有人偷了存在戴维斯堡的仓库中,后来分析一下,觉得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
  
      天文爱好者们对自己的望远镜都看守很严,而且聚会有个规矩,要碰别人的望远镜,得提前打招呼。
  
      这样,聚会人这么多,眼睛这么多,想要不声不响偷走这么大的望远镜是很难的。
  
      所以他才有信心,带着两个望远镜过来,只是现在来看,情况似乎有些不妙。
  
      9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