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240.小麻烦 4/5
    李杜回去,几个白人、黑人青年围在他的帐篷旁边,看起来气势汹汹。
  
      他们知道狼哥是去找人了,这样当狼哥带李杜回来,他们便知道这是正主。
  
      一个脸上带着褐色斑点的白人青年盛气凌人的用下巴点了点李杜,问道:“我叔叔的巨神望远镜怎么会在你这里?说,你从哪里得到的?”
  
      李杜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四周,随意的说道:“合法渠道得到的,怎么了?”
  
      他以为是望远镜的主人找上门来了,现在来看似乎并非如此,其中或许有所隐情。
  
      白人青年怒气冲冲的说道:“合法渠道得到?不可能,我叔叔去年参加过星空聚会后,他一回家就因为急性白血病被送进医院,然后过世了,你哪有机会从合法渠道跟他接触?”
  
      旁边他一个同伴不怀好意的说道:“报警,肯定是这家伙偷了埃尔文叔叔的望远镜,他趁你们家当时兵荒马乱干了这事!”
  
      “对,你瞧,他是个华裔,哈哈,是吧,你们懂的,华裔?”一个黑人笑的更加充满恶意。
  
      他们这么一开口,李杜就生气了。
  
      目前为止他最讨厌的就是种族歧视,偏偏这在美国是不可避免的,当初他刚加入捡宝人行业,就备受种族歧视的迫害。
  
      随着他混的越来越好,种族歧视问题开始少见,但并不是因为这个社会问题被解决了,而是敢招惹他的人少了。
  
      李杜很清楚,美国是白人和黑人的国家,从来不是他的国家,所以他不转移国籍,只是在美国赚钱而已。
  
      今天的事就证明了这点,这些人不认识他,跟他产生冲突的时候,第一时间就从种族歧视方面来释放恶意。
  
      李杜从来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几个人这样说话,他就不克制了。
  
      而且现在他搞清楚情况了,这望远镜没问题,必然是雀斑青年的叔叔去年将望远镜存入了镇上仓库,结果回去突发急性白血病而亡,导致他没能交代这个望远镜的下落。
  
      这一切很好解释,仓库租赁一般是按月或者按季度来缴费的,大多数按月结算,只有老客户才可以按季度结算。
  
      如果不能按时缴费,那欠费时间久了,仓库公司就可以对其进行没收,然后对外拍卖来弥补损失。
  
      其中,仓库公司会给租赁者留下半年的时间,超出半年没结算,才会没收仓库。
  
      现在看来,戴维斯堡镇的仓库公司还不错,比较讲究,老板给宽限了一年时间,仓库足足有一年没有交费,他才趁着星空聚会开始之前清仓处理。
  
      李杜搞清楚了情况,但他不解释。
  
      他轻蔑的看了几个青年一眼,说道:“嘿,狗娘养的,你们是来找事的是吧?什么你叔叔的望远镜,就是看我有漂亮望远镜,想来巧取豪夺是吧?”
  
      被泼了脏水,雀斑青年勃然大怒,他指着望远镜道:“这就是我叔叔的,我陪他雕刻的树干,我既然敢来,肯定就有证据……”
  
      “有证据拿证据,去给你的警察叔叔和法官叔叔看,在这里跟我纠缠个屁?”李杜打断他的话。
  
      雀斑青年气的不行,怒道:“好,你等着吧……”
  
      “嗯,我就在这里等着。”李杜说道,“不过你让我等什么?等你的警察叔叔和法官叔叔给你出头吗?那你赶紧回去找他们哭鼻子吧,我可没耐性等很久。”
  
      围观的人就哄笑起来,抱着双臂看起热闹。
  
      雀斑青年被彻底激怒了,他脱掉外套说道:“好,玛德,该死的亚洲人,我踏马今天要好好教训你。”
  
      他的话音刚落,哥斯拉和大奥挺身而出,面无表情的走到他跟前,好像两堵铁水浇筑而成的墙,用气势碾压几个青年。
  
      雀斑青年本来想动手,他身边的青年们也蠢蠢欲动,可看到哥斯拉和大奥,青年们顿时冷静下来,这比镇定剂还好使。
  
      对李杜种族歧视的黑人青年最怂,赶紧拉住雀斑青年低声道:“哈布瑞,算了,咱们去找警察……”
  
      “对,去找你们的警察叔叔。”李杜接话道。
  
      雀斑青年气的浑身发抖,可他们却不敢动手。
  
      在同伴的推搡下,雀斑青年不甘的离开。
  
      黑人青年也想走,李杜对他勾勾手,哥斯拉上去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一下子扣住了黑人青年。
  
      这把对方给吓坏了,叫道:“干嘛干嘛,你你你们想干嘛?”
  
      李杜微笑着走过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道:“以后嘴巴干净点,最好漱完口再出门,否则嘴巴这么臭,多影响环境。”
  
      被人这么拍脸加嘲讽,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可黑人青年只能忍下去,否则能怎么样?打架吗?
  
      几个青年落荒而逃,然后不出意外,他们跑去找警察了。
  
      这么大规模的活动,小镇警察局肯定倾巢而出来维持治安。
  
      听说有人盗窃望远镜,两个警察就赶了过来。
  
      在青年们引导下,警察看到李杜说道:“嗨,伙计……”
  
      他刚开口,李杜拿出拍卖清单递给警察,上面有仓库公司和当地警察局的盖章,足以证明望远镜的来源。
  
      即使望远镜真是被人盗窃而放入仓库中的,那按照法律,警察得去联系仓库老板,追究仓库老板的责任,跟李杜依然没关系。
  
      警察仔细看过这张拍卖清单,然后点点头还给李杜,回身对几个青年说道:“他的东西没问题,合法所得。”
  
      青年们傻眼了,他们是坚定认为李杜通过非法手段得到这望远镜的。
  
      警察们不管这件事,打又打不过人家,青年们只能怏怏不乐的回去。
  
      五个青年回到帐篷里,脸上长着雀斑的哈布瑞一脸不忿,道:“该死的,怎么会这样?那是我叔叔的望远镜,我们一起做的,他答应过以后送给我!”
  
      黑人青年格林德更不满,他白天可是被侮辱的很惨,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吐了口唾沫,道:“哈布瑞,那就是你的望远镜,埃尔文叔叔去世后,他的东西就该属于你。”
  
      “但现在有什么办法?望远镜被一个黄种人给搞走了。”
  
      “那我们就偷回来。”格林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