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245.大汇合 4/5
    三月二号,李杜汇合了罗裙。
  
      罗裙清清爽爽,就背了个登山包,看起来要轻装上阵。
  
      李杜这边就复杂多了,他带上了哥斯拉、大奥、撸官这些嫡系心腹,狼哥、大伊万等八个保镖也全部带上了,加上苏菲,他这边可以组成一个队伍了。
  
      罗裙颇为诧异,道:“你带这么多人出行?”
  
      李杜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我想?这么多人出行多少钱你知道吗?但不带多点人,我们怎么去应付西伯利亚的陌生形势?谁知道哪里等着我们的有什么?”
  
      罗裙沉默下来,等到上飞机的时候她真诚的说道:“谢谢你,老李,这次要靠你出力了。”
  
      见这丫头少见的对自己服软,李杜心里一乐,他说道:“不用谢,这次去西伯利亚,你只要听我的指挥就行了。”
  
      这点罗裙不乐意,她拍拍背包道:“我准备了很多资料……”
  
      “然而并没有任何卵用。”李杜打断她的话,“你就得听我的,听着,罗裙,我带这么多人是去帮你,但这件事并不简单,所以你得听话。”
  
      罗裙这丫头太桀骜了,李杜怕她背着自己乱搞,惹出什么乱子。
  
      至于罗裙找到的那些资料?李杜觉得没什么用,因为他已经委托史蒂夫那边帮忙寻找这些东西了。
  
      从菲尼克斯飞往阿拉斯加的朱诺市,他们下了飞机,一股寒流迎面而来。
  
      菲尼克斯已经进入夏季,而阿拉斯加还几乎算是在寒季之中,气温很低,风吹在人脸上跟刀子似的。
  
      当然,这跟他们突然换了环境有关,现在朱诺市的气温已经在零度左右了,中午左右能达到四五度,不能算冷。
  
      李杜抿了抿衣服,看到了在机场等候他们的史蒂夫一行。
  
      史蒂夫这边人员也不少,除了李杜认识的埃尔森老爷子和福特兄弟,他还带了二十多个人,数量比李杜这边多不少。
  
      这还没有算上他们雇佣的陨石猎手,猎手们已经先行前往北极了,一部分涅涅茨人因为熟悉西伯利亚,被留了下来,但也没在这里,得等他们去西伯利亚汇合。
  
      他们在朱诺市进行了短暂停留,补充了一些东西,然后就准备出发。
  
      罗裙依旧心急,史蒂夫则沉稳有加,他说道:“我们得等几个人,他们可是贵宾。”
  
      李杜怕罗裙闲着没事折腾自己,就将史蒂夫带来的一些资料递给了罗裙,说道:“自己去研究。”
  
      罗裙掀开一本相册,里面第一张照片是个黑人,大概三十二三岁的样子,高颧骨、厚嘴唇、身材削瘦,漆黑的皮肤上有着颜色更黑的刺青。
  
      看到这张照片,罗裙的瞳孔立马收缩起来,道:“琼纳斯-马龙!”
  
      这就是当时杀害她父母弟弟的凶手之一,她继续翻阅这本相册,后面还有很多照片,都是琼纳斯-马龙,时间从他三十多岁一直到他四十来岁。
  
      李杜道:“这是我托人查的资料,他们调查了这个人,发现他很谨慎,自从来到西伯利亚后,就低调的加入了象牙猎人的队伍中,很少出现在城市中,主要待在荒野里。”
  
      罗裙咬着牙道:“这婊子养的,我会将他绳之以法!”
  
      等待的时间李杜不无聊,他和苏菲在朱诺市里转了转。
  
      朱诺市是阿拉斯加的首付,在行政区划上,朱诺是一个县,但县内只有一个城市——那就是朱诺市,因此二者的行政疆界是完全重叠的,这在美国很少见。
  
      这座城市总面积约八千平方公里,但人口不足四十万,绝对的人烟稀薄。
  
      人口少,城市建设自然不会很出彩,不过因为它独特的地理位置,城市还是有些特色的,李杜和苏菲逛了两天,也增长了不少见识。
  
      这座城市的渔业很发达,两天下来,他们每一顿饭都有鲜美的大马哈鱼。
  
      此外朱诺市出产海獭、蓝狐、红狐、黑貂等珍贵毛皮,李杜想给苏菲买几件漂亮的真皮大衣,但苏菲坚定的拒绝了。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我们应该保护它们。”
  
      他们在朱诺市又待了两天,史蒂夫要等的人终于姗姗来迟。
  
      让李杜意外的是,他们等待的人竟然是他的熟人,唐朝阳和宋彪子。
  
      两人穿着风衣,唐朝阳背着个双肩包,宋彪子则背着个包、胸口挂着个包,手里各拎了一个包,脚上还踢着个行李箱通过轮子滚动……
  
      看着两人的样子,李杜眼睛都直了。
  
      唐朝阳看到他后热情的打了个招呼:“嘿,李兄弟,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你也要去北极吗?不错啊,有机会一起聊聊。”
  
      李杜跟他打了招呼又跟宋彪子打招呼,宋彪子气呼呼的说道:“别跟我说话,谁都别跟我说话,我嘴空不出来,我准备嘴上叼个包。”
  
      唐朝阳撇撇嘴道:“但没人说得比你多。”
  
      宋彪子对他怒目而视,唐朝阳耸耸肩,装作没事人一样溜达着走了。
  
      两人到来后,他们可以出发了。
  
      交通工具是一架民航专机,不知道是史蒂夫还是福特兄弟包下了这架飞机,总之里面只有他们一行人。
  
      飞机从东往西飞,史蒂夫在飞机上吁了口气,道:“我们现在正逆走祖先走过的路,希望我们好运气,可以发现祖先留下的痕迹。”
  
      他说的祖先走过的路,就是指西伯利亚经白令海峡到达北美洲。
  
      早在石器时代以前,西伯利亚已经有人居住,末次冰期时代气候寒冷,所以当时的水位比较低。
  
      现在的白令海峡在当年有一条陆桥连接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现在的美洲原住民的祖先们,就是透过这条陆桥从西伯利亚来到美洲的。
  
      听了他的话,宋彪子撇嘴:“我们祖先可没走这条路。”
  
      他这话很不友好,但史蒂夫不在意,听到后只是笑了笑。
  
      唐朝阳瞪了宋彪子一眼,说道:“你的嘴不是叼着个包不能说话吗?”
  
      “我去年叼了个包。”宋彪子回了这句话。
  
      苏菲纳闷,问道:“什么意思?”
  
      李杜琢磨了一下,尴尬的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宋彪子的话类似‘我去年买了个包’,他不好解释给苏菲听。
  
      唐朝阳不理他,拿出一个老牛皮笔记本皱着眉头看。
  
      李杜看了一眼,猛然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