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256.雪林有人家 5/5
    西伯利亚很冷,每次停车休息,他们都得燃火取暖。
  
      虽然出行之前他们已经带上了一些固态燃料,这可这东西不嫌多,看到有树林出现,他们便停车准备收集一些干木材。
  
      在冻原地带有很多积雪,到了树林中,积雪就更多了。
  
      汉克威和其他涅涅茨人跳下车,他们看着洁白中又透露出绿意的树林露出笑容,拎起枪道:“如果我们好运气,那我们就有鲜肉吃了。”
  
      这是一大片松树混交林,里面主要是一棵棵长着松针的松树,此外是桦木和云杉之类的寒带树木,种类比较单一,但长势不错。
  
      李杜他们下车去捡木柴,树林里多的是死掉的树木,这是他们的目标,将这些树木砍断收集到车顶,以后将成为他们的取暖来源。
  
      积雪中有很多动物的脚印,节气上毕竟进入春季了,一些动物从冬眠醒来,更多的动物饿了一冬天的肚皮,它们着急的想在天气稍微暖点的时候找点食物。
  
      李杜大大咧咧的走进树林中,胡迪告诫道:“小心,伙计,春季有熊醒来,它们这时候饿得很,可是非常凶悍的混蛋。”
  
      听了这话,李杜小心起来,惊讶道:“我没看到熊的脚印,这时候就会有熊出现了?”
  
      汉克威等人笑了起来,他说道:“别听胡迪瞎说,伙计,现在没事,熊会在夏季出现。你看积雪,雪上有什么动物的脚印,那就有什么动物出现。”
  
      李杜认不出大出来,狼哥给他介绍了一下:“这是野山羊、这是兔子,这应该是野鸡,哦,确实得小心点,有兔狲的脚印!”
  
      兔狲是西伯利亚一带的猛兽,个头不是很大,顶多有五六公斤的重量,但极其擅长捕猎,是猫科动物中的杀手之一。
  
      汉克威一行带头,他们在树林里艰难穿梭,积雪颇深,一脚下去甚至能没到小腿肚。
  
      走了不多久,汉克威忽然惊奇的说道:“嘿,字幕无忧!这里有字幕无忧,我们运气真不错呀!”
  
      李杜纳闷:“字幕无忧?什么意思?这里有翻译住着?”
  
      众人理解不了他的冷幽默,汉克威指着前方一棵树说道:“zimovyo,英文应该这么说吧?其实这是当地方言,意思是‘在树林里有一座暖房子的猎人’。”
  
      树上挂着一面红色小旗子,在这片只有白色、灰色和绿色的世界中,红色很显眼,众人一眼就看到了。
  
      汉克威说这就是丛林猎人们的标志,他们会在住的地方挂红旗,一是为了表示对苏维埃红军的敬仰,二是方便人们发现他们的踪迹。
  
      丛林猎人是荒原上的商人团体之一,他们靠交易猎物、采集的植物、制作的手工艺品来赚钱为生。
  
      有时候他们也会做二道贩子,将从外面带进来的一些燃料之类的必需品卖给需求者,当然,价格很高。
  
      看到红旗子,涅涅茨人都高兴起来。
  
      丛林猎人不光能提供货物,他住的地方往往还可以提供洗澡的服务,这对一行人充满吸引力。
  
      虽然穿着厚厚的衣服阻挡灰尘,可荒原上时不时会刮起风尘,尘土无孔不入,总会进入衣服中。
  
      又因为他们穿得多,有时候不起风不降温,他们会感觉热,自然会出汗,但即使出汗了也不敢脱衣服,因为指不定什么时候会降温,一旦脱衣服容易感冒发烧。
  
      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中,一旦感冒发烧那真是要了亲命,所以李杜才不愿意出去探险,这就是给自己找罪受。
  
      在汉克威等人的带领下,他们在雪地丛林里跋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发现了一片位于丛林中的木屋群。
  
      出现在他们视野中的一共有六座木屋,屋子呈四方形排列,里面堆放着满满当当、整整齐齐的干木材,几条狗被拴在屋子旁,看到有人靠近立马吼叫起来。
  
      这两天半的时间里,阿嗷几个兔崽子枯燥的不行,它们只有放风和休息的时候才能出去跑跑,平时都缩在车里,不能跑也没有玩伴。
  
      此时看到几条狗,几个兔崽子眼睛都瞪圆了,嗖嗖嗖跑了过去,各自扑倒了一条狗,将猎犬们吓得惨叫。
  
      屋子里出来个白胡子老头,手里挥舞着猎枪在用俄语喊叫。
  
      汉克威同样用俄语喊了起来,李杜则将几个兔崽子叫回来。
  
      老头抱着枪警惕的看着他们,让他们先待在外面让他观察一下,大概观察了两分钟,这才走出来招手。
  
      随后,又有几个人出现,从四十来岁到六十来岁,都是身材魁梧、体格结实的猛人,当然,他们手里也都提着枪。
  
      汉克威和他们去交涉,其中有人会说英语,煮了热咖啡给众人,说道:“快来喝杯咖啡热热身子,远道而来的朋友们,扎维奇老爹的小屋欢迎你们。”
  
      一开始出来的老头就叫扎维奇,当然,他名字很长,一般对外国人他们就介绍为扎维奇,简单好记。
  
      咖啡质地普通,但在这种环境下有的喝已经是足够让人满足的好事了。
  
      李杜抿了口香浓滚烫的咖啡,然后深深的呼了口气,道:“享受!”
  
      汉克威随后回来,说道:“我们要补充点什么?这里东西挺齐全的,有柴油、汽油、煤油、固态乙醇、煤块、焦炭,还有晒干的猪肉、羊肉和鱼干……”
  
      “能洗澡吗?”小福特更关心这问题。
  
      汉克威笑着点头:“可以,每个人五百卢布。”
  
      五百卢布不算少,折合下来也就是五十来块人民币,在他们先前待过的伊尔库茨克,一个甜甜圈是十多卢布,折合一下,在这里洗个澡得要五十来个甜甜圈。
  
      不过这价格在接受范围内,不算很宰人,小福特点头,但嘴里说道:“太贵,告诉他们,我们人多,一人四百卢布,我们都洗。”
  
      他们一行有四十来人,都洗澡的话确实可以让猎人们赚上一笔。
  
      生意很快谈妥,四百卢布,每个人都可以去洗个热水澡。
  
      另外,丛林猎人们可以帮忙准备一顿午餐,每人是一千卢布,有酒有肉,绝对能吃的饱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