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257.有鱼 1/5
    洗澡分批进行,郁闷的是苏菲和罗裙,就她们两个姑娘,洗澡池一次性最好进去十个人,在这种环境下得节省燃料。
  
      李杜和史蒂夫们是第一批进入的,在这种环境下也别讲什么个人隐私,大家脱了衣服老老实实进去就得了。
  
      史蒂夫自嘲的笑:“我活了三十几年,伙计,从我能自己洗澡开始,我就再没有和其他男人一起进浴室了。”
  
      老管家埃尔森慢慢的说道:“是吗?那一直到十四岁,是谁一定要我陪着去泡澡呢?还让我给他搓背呢。”
  
      史蒂夫摊开手大笑:“哦,不,埃尔森叔叔,请你在这种环境下照顾我的颜面——该死的,这就是浴室?!”
  
      他们推开门进去,史蒂夫直接惊呆了。
  
      房子是一座小木屋,用一根根木材垒起来的,里面贴了一层厚厚的塑料纸,只有东方和南方墙壁上各有一个小窗口。
  
      这里房屋的窗口都很小,目的是为了保温防止热量逃逸。
  
      浴室中间有个火塘,下面木柴烧的无比旺盛,火势滚滚。
  
      火塘上面是一些鹅卵石,大大小小,堆积在一起,上面有热水汽蒸腾而出,好像起大雾一样,屋子里可视度极低。
  
      门一打开,迎面扑来的热水汽让李杜的脸上一下子湿乎乎的了。
  
      “这是、这是干嘛?”史蒂夫懵了,“浴池呢?呃,没有浴池那水喷头呢?浴霸加水喷头也可以啊。”
  
      李杜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就你这样的心态,还想去北极冒险?这种地方哪有浴池?哪有多余的电力来维持浴霸的使用?”
  
      小福特哀鸣一声:“那这什么意思?蒸桑拿?”
  
      他们这里正说着,壮硕的白胡子老头推着个小车进来了,看到他们开着门,老头很不满的英语说道:“不,不,不!”
  
      李杜他们赶紧进去,水蒸气正在散发出来,这确实是一种浪费。
  
      老头将小车推了进去,跟他们在一起的翻译跟他聊了几句,然后无奈的告诉众人道:“先蒸桑拿,身上蒸热了,然后挖雪往身上擦。”
  
      小推车里面就是满满的积雪,倒是很干净,看起来洁白无比,毫无污染的样子。
  
      老头舀了些水洒在滚烫的鹅卵石上,石头温度极高,热水立马化作水蒸气,里面温度高、水汽大,李杜的身上迅速出汗了。
  
      史蒂夫不想洗了,他有心脏病,蒸桑拿容易出事。
  
      翻译跟老头去交涉了一番,要求他提供一大桶热水,史蒂夫不能长时间蒸桑拿,他用热水冲冲洗洗就行了。
  
      老头不愧是战斗民族的猛人,对此表示很不屑:“这怎么会引发心脏病?”
  
      史蒂夫气道:“玛德没有一点科学常识啊。”
  
      李杜那边顾不上管了,这种天蒸桑拿还挺爽的,他蒸了一会,等到浑身皮肤发红发烫后,抓起一把还没有融化的雪擦在身上,疯狂的洗涮。
  
      冰火两重天,李杜差点没爽死!
  
      感觉身上的汗渍和灰尘洗的差不多了,他赶紧擦干身体出去,这跟他想象中的洗澡不一样,真心不舒服。
  
      还好,随后的午饭很丰盛,大锅炖肉、鲜艳的红菜汤、粗粗的俄罗斯红肠、熏鱼、烤鱼、炸鱼,蔬菜则比较少,只有酸黄瓜、酸白菜等几样腌制的咸菜。
  
      唯一新鲜的蔬菜是辣椒,或者说青辣椒,这是他们自己种的,种在每个屋子的窗户后面。
  
      青辣椒富含维生素,是他们维生素的重要补充来源。
  
      另外还有酒,正儿八经伏特加,当然是自己酿造的伏特加。
  
      李杜这么好酒量的人都受不了,他喝了一口,嘴巴直接麻了,酒水下肚的时候,跟好几把刀子似的,从喉咙一直切割到胃!
  
      喝了一口,李杜忍不住叫道:“酷啊!”
  
      小福特喝了一口,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涅涅茨人抿着喝,倒是喝的有滋有味,一杯酒他们喝了得有一个小时,一小口一小口的不见少。
  
      不过自酿的高度伏特加很适合当下环境,李杜喝了一口,后面身上就暖和起来,热气从胃往外散发。
  
      当然,这东西一般人不敢喝,万一喝个胃穿孔就漂亮了。
  
      一行人在营地里花费了接近二十万卢布,还好,卢布的最大面额是五千块,四十张纸币不算很多。
  
      在这里钱的购买力比较低,柴油的价格比外面要贵两倍到三倍,还有煤炭和焦炭的价格也贵,倒是风干肉、香肠等肉食品价格不贵。
  
      另一个便宜的东西是木材,因为一行人花钱多,丛林猎人们很大方的送了他们大量木材,反正每个人能背多少就背多少,通通不要钱。
  
      于是,当车队再度上路,车顶上就堆满了劈好的木材。
  
      对于他们的离开,扎维奇老人表示不舍,他一个劲叮嘱众人:以后要常来他这里,他下次准备一头驯鹿,给大家做美味的熏鹿肉。
  
      李杜能理解这种感情,他们可是在这里花了二十万卢布,多来几次老头这里就可以发家致富了!
  
      这一片丛林是偶遇,苔原地区更多的是杂草地,另外西伯利亚的水力资源很充沛,苔原上面点缀着很多湖泊,蜿蜒的河流更是如蛛网般密集。
  
      一路车行,看着大大小小的河流,苏菲感慨道:“这真像大地的血管。”
  
      冬天刚过去,河流上还盖着冰块,他们有时候会下去捕鱼,只要砸碎一段河道的冰块,慢慢的就有淡水鱼出现。
  
      路况太差,车子开的很慢,有时候完全就是翻山越野,他们一个小时都开不出八公里、十公里。
  
      这样又走了两天时间,他们终于抵达了埃文基地区。
  
      宽阔广袤的石泉通古斯卡河出现在他们面前,水流滚滚,这里没有冰层,不过河道有一些支流,支流上的结冰依然没有化冻。
  
      他们停下车,去河上找地方打水洗脸,然后刚走到河边,跟随在李杜身后的阿喵一下子向前跳去,抬起爪子叫道:“喵呜!”
  
      李杜打眼一看,鱼!
  
      只见清晰的河流中,一些大大小小的游鱼在自由自在的摆动尾巴。
  
      其他人陆陆续续也发现了这些鱼,大福特笑道:“哈,今天中午我们可以吃新鲜的了,三文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