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260.掉裤子 4/5
    李杜只想快点抓到琼纳斯-马龙,结束这段旅程,所以他不在乎几千块钱,直接摆了出来,示意对方说出答案。
  
      大汉大大咧咧的拿走钱,说道:“卡里杨斯科往东北方向,有个废弃的小镇叫蟋蟀窝,他们祈祷帮现在就待在那里。”
  
      汉克威摁住钱,盯着大汉说道:“嗨,伙计,这条消息最好是真的,否则你看到我们的车队了,我们不好骗,懂吧?”
  
      大汉不在乎的说道:“我干嘛要骗你们?为了一千块惹这些麻烦?祈祷帮就在蟋蟀窝,你们可以打听,有不少人知道他们的身影。”
  
      李杜看向史蒂夫和罗裙等人说道:“看来,这位马龙先生改了脾性,之前我们调查,他藏的可是够好。”
  
      罗裙冷着脸说道:“已经十四年了,或许他认为事情已经结束了,没人还记得那些事了。”
  
      李杜挥挥手道:“上车,去蟋蟀窝。”
  
      卡里杨斯科在石泉通古斯卡河的上游地区,而在这条河的发源地周围,正好有一个藏宝地。
  
      李杜决定先去搞定琼纳斯-马龙,然后再去挖掘猛犸象牙。
  
      确定了目的地信息,他们速度就快了,当然这跟顺着石泉通古斯卡河走有一条公路相关,路况好的情况下走的总归快一些。
  
      即使这样,从他们进入苔原到抵达卡里杨斯科,也耗费了接近一个周的时间。
  
      卡里杨斯科是个小城,真的很小的小城,没有发达的公路网,没有高大的建筑,没有拥挤的人群,只有一片空荡。
  
      道路两边有一些小农场,看起来很破败,当地的土质不好,气候不好,并不适合发展农业。
  
      整个小城只有一座广场,广场上矗立着列宁雕像,这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穿着大衣,站立在高高的石台上,双手插在大衣的衣兜中,看起来巍峨依旧。
  
      可惜,他一手缔造的庞大红色帝国,却早已经垮了。
  
      “如果不是看到这位同志的雕像,我还以为我们进入了塔伦迪诺的西部电影世界。”下车的时候小福特笑道,“真够荒凉的,是吧?”
  
      寒风吹过,街头上只有寥寥几个行人,阴郁的天空看起来死气沉沉,这座小城像是电影中诸神抛弃之地。
  
      有意思的是,街头巷尾的地方偶尔会出现几只小动物,比如广场垃圾桶旁边窜出两只白鼬,它们好奇的看了看一行人和汽车,估计受到了震撼,立马又跑了。
  
      他们刚进入小城停下车,很快有一支车队上门了。
  
      十几辆皮卡车从前后截住了他们,一些大汉从车上走了下来,目光凶狠,看起来不怀好意。
  
      史蒂夫叹了口气,道:“这是有麻烦上门了吗?”
  
      李杜道:“你以为呢?他们总不可能是来迎接我们的吧?”
  
      带头一个大汉上身穿着连帽衫、下身穿着一条宽松的军裤,他双手抱在胸前走过来,问道:“喂,你们是哪里来的?”
  
      汉克威去和他们交涉:“你好,伙计,你怎么称呼?”
  
      瘢痕脸青年低声道:“真是个蠢问题,这是燧石弗拉基米尔!他连燧石都不认识,还敢上去?”
  
      果然,汉克威的话说完后,周围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李杜问道:“这个燧石怎么了?很厉害?”
  
      瘢痕脸青年点头道:“对,他的组织叫火石,是象牙猎人里最大的几支之一,为人很凶狠霸道,非常不好惹。”
  
      燧石没有回应汉克威,他轻蔑的看向李杜一行道:“让狗滚开,我不和狗说话,你们谁是老大?出来,别告诉我没这胆子。”
  
      小福特叼着一根烟饶有兴趣的看着燧石,说道:“怎么着,咱们碾压过去?”
  
      李杜示意他们不要急,他走了出去,说道:“我是老板,你好,燧石先生,不知道你到这里来是为什么?”
  
      燧石是标准的俄罗斯大汉,身高接近两米,块头很壮硕,看起来跟个狗熊似的。
  
      他慢悠悠的走到李杜面前,故意俯瞰着李杜,然后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惨白的牙齿:“哈哈,为什么?你们心里不知道原因?”
  
      李杜摊开手道:“请你明示。”
  
      燧石哼了一声,绕着他转起圈子,一边转圈子一边问道:“我听说你们最近在找我一个伙计?你们找他干嘛?”
  
      本来李杜以为对方认为他们是象牙猎人,过来给他们下马威,让他们拜码头。
  
      但听了燧石的话后他知道不是这回事,对方是琼纳斯-马龙请来的,显然后者已经知道他们在找自己了。
  
      这不是个好的信号,不过李杜他们已经预料到这点,琼纳斯-马龙毕竟在当地混了十几年,人脉必然是有的。
  
      李杜他们一路大张旗鼓的打听琼纳斯-马龙的消息,想必有人将这件事通知了后者。
  
      看着燧石,李杜笑道:“我们有老交情,听说他搞了个祈祷帮,我们想来跟他混,一起发财。”
  
      燧石猛然大笑起来,他指着巨型越野车吼道:“你踏马当我是傻子吗?美国佬,你们开这车来挖象牙?一条象牙能够你们一天油费吗?”
  
      李杜道:“一条象牙能卖三四万美元,这些车子一天油费只要三四千美元,当然足够。”
  
      听他这么说,燧石又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李杜道:“很好,你很幽默伙计,我喜欢你这混蛋。”
  
      李杜微笑着点头,道:“多谢……”
  
      燧石立马打断他的话:“不过,你们来卡里杨斯科挖象牙,有没有问我过?有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你们以为这是土豆?谁想挖就挖?”
  
      李杜放出小飞虫,飞去燧石的腰带扣上疯狂吸收其中的时光能量。
  
      燧石要跟他装逼,他就让对方装:“抱歉,你是这里的老大?我们初来乍到,很多事还不懂。”
  
      “不懂你们就敢……”燧石伸手要去点李杜的胸膛,结果他的话说了一半,往前刚迈出一步,腰带扣‘嘎巴’一声给裂开了。
  
      随即,腰带断开,宽松的军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掉落在地!
  
      就这样,在一百多号人的面前,威风凛凛的火石帮老大掉裤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