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266.湖中岛 5/5
    野狼的动作越来越慢,不过气势一如既往的霸气凶残,眼神还是像之前那般充满侵略性,只要下口,就盯着阿嗷的要害撕咬。
  
      但它面对阿嗷劣势太大,起初这展现在力量和体型方面,逐渐的,双方智商的差距展现出来,这样野狼更没有反抗能力了。
  
      阿嗷发现了野狼总是攻击自己要害这点,于是它不断露出脖子或者翻身在地露出小腹这样展现破绽。
  
      当然,这是诱饵。
  
      野狼撕咬它的脖子,脑袋一伸出去难免会暴露自己的脖子,阿嗷就用爪子去狠狠挠一把。
  
      野狼要是扑击它想撕咬它的肚皮,阿嗷用四肢来一个兔子蹬鹰将它踹开,然后迅速跟上再给它一口……
  
      最终,大战了足足有十分钟,野狼筋疲力尽了,只能呼呼的趴在地上喘着粗气。
  
      直到此时,它的眼神凶狠如初!
  
      阿嗷盯着它晃了晃尾巴,确认对方没有陪自己攒经验练级的能力后,它迈着小碎步跑过去想结束它的生命。
  
      在它靠近瞬间,满身鲜血、四肢颤抖,看起来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野狼忽然又充满斗志的腾身跳起,呲牙咧嘴依然冲阿嗷的脖子咬去。
  
      双方隔着很近,野狼速度又快,这次阿嗷依然努力躲避,却没有完全避开,野狼一嘴咬在了它的耳后位置。
  
      阿嗷吃痛,甩动脑袋同时用爪子推搡野狼,野狼死死咬着不放开!无论如何不放开!
  
      它也没法自己放开了,李杜仔细一看,野狼已经气断身亡,它先前的最后一击是回光返照。
  
      野狼死掉,身体很快僵硬,阿嗷拖着它跑了一段距离还是没法甩开,情绪顿时变得大为暴躁。
  
      李杜招手:“阿嗷,回来,回来我给你弄掉它。”
  
      一番血战,阿嗷心底的野性似乎觉醒了。
  
      向来听话的它没有回来,它继续在苔原上奔跑,同时不断甩动脖子和脑袋,时不时仰天长啸,声音响亮而凄厉。
  
      李杜一看情况不妙,赶紧去找苏菲,这时候阿喵跑向阿嗷,阿嗷感觉到它靠近后,回头就去咬。
  
      阿喵反应速度远快于它,轻易后退避开了阿嗷的嘴巴。
  
      阿嗷盯着它,张开嘴发出‘吼吼’的低声嘶鸣,目光变得跟野狼一样充满侵略性。
  
      见此李杜心里咯噔一下,不会这么倒霉吧,阿嗷的野性彻底觉醒了?这货恢复狼性了?
  
      阿喵思维简单,阿嗷这样对它,就是小弟要造老大的反,那绝对不惯着,上去就给了它一爪子。
  
      阿嗷这会身上还拖着一头狼,行动不便,本来它就避不开阿喵的攻击,这下子更避不开了。
  
      阿喵打游击,上去一爪子就跑开,再来一爪子再跑开,阿嗷被它挠的满脸开花,创伤比之前跟野狼对战还要多。
  
      几次攻击后,阿嗷终于妥协了,惨叫一声拖着野狼跑向李杜。
  
      阿喵却不肯放过它,在后面一路追着一路挠,这样将阿嗷挠了个满脸花后,屁股也给它整花了。
  
      李杜搂住阿嗷安慰了它一会,这样它的温情又恢复过来,老老实实贴在李杜怀里伸出舌头去舔他。
  
      苏菲带着医药箱赶过来,一看阿嗷这样子险些流下泪来:“上帝,这孩子怎么有如此多的伤口?”
  
      阿嗷愤怒的看向阿喵,它干的都是它干的!
  
      阿喵悠然的舔舔爪子,偶尔看它一眼,目光不屑一顾:渣!
  
      当务之急是将野狼的嘴巴打开,它咬的特别死,狼哥和哥斯拉两个壮汉上来都打不开,最终没办法,他们找了个小电锯,将野狼下半截嘴巴截断才解放阿嗷。
  
      这就是野狼的凶狠,咬上一口,至死不放嘴!
  
      荒野中还有重伤的狼,汉克威表示不用管,让它们在这里凄惨的叫,叫不到早上就会失血过多而死,否则就是会冻死。
  
      野狼的嚎叫声时不时响起,这样人们没法睡,但这声音拥有警告意味,下半夜倒是再没有动物来骚扰它们,连蚊子都少见了。
  
      狼群并没有散去,第二天他们上路的时候发出,时不时有狼跟在车队后面。
  
      这依然是昨晚的狼群,它们不死心,一直追逐着人群,表现出来的凶残让人望而生畏。
  
      不过它们的追逐是徒劳的,有了防备它们不可能再威胁到众人。
  
      后面路上李杜他们又碰上了一个车队,狼群随后消失了,不知道是发现人多不好对付离开了,还是又盯上了另一个车队。
  
      又是一天的行程,他们抵达了石泉通古斯卡河的源头地带,这里是一大片湖,石泉通古斯卡河的滚滚河水就是起源于此。
  
      他们此时在中西伯利亚的地盘上,这里河流很多,湖泊沼泽也很多,再往前走还有一条大河,叫做叶尼塞河,周边是叶尼塞河自然保护区。
  
      李杜研究了地图,其中一处猛犸象牙宝藏就在湖泊中央位置。
  
      这个结果让他有些郁闷,难道象牙宝藏在湖底?或者这些年来当地地形发生变化,宝藏所在地被湖水淹没了?
  
      不管哪一个结果都很糟糕,在这样的气温、这样的环境下,根本没法从湖底挖猛犸象牙。
  
      纠结了一番,李杜决定在湖中找一找,因为地图标注的地点就在湖泊中,受限于地图的比例,再没有更具体的介绍。
  
      湖泊周围有人居住,也是一个游牧民族,或者说是渔猎民族,他们刚来到这边不多久,靠水吃水,靠湖泊河流捕鱼、养殖山羊生存。
  
      李杜他们租了两艘小汽艇,随着马达声响起,两艘汽艇开进了湖泊中。
  
      湖水清澈,倒映着毫无杂质的天空,随着风吹过,湖面荡漾起波浪,波浪同样清澈的一尘不染。
  
      水中长满杂草,有时候能看到几条鱼在其中游荡。
  
      不过没法欣赏湖上美景,当地蚊子更多,蚊子在水中产卵、在水中长大飞起来,这里几乎就是蚊子老巢。
  
      汽艇惊动了蚊子群,一群群蚊子联袂而来,铺天盖地跟起了一层黑雾似的。
  
      李杜用衣服包住脑袋只露出眼睛,他拿着望远镜四处扫视,然后发现了一座湖中岛,就让狼哥开船过去看看。
  
      汽艇加速,冲开蚊子雾向小岛赶去,蚊子们似乎嗅到了人血的香甜,死死的紧追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