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287.伏特加 1/5
1287.伏特加(1/5)
  
  李杜曾经听说过一个故事,应该不是故事,这是事实。
  
  稍微有点年纪的中国人都知道,现代的中国曾经有过三年灾害时期,那时候全国各地闹饥荒,都吃不饱饭饿肚子。
  
  李杜家乡同样如此,很多人饿死了,活下来的也都经历过饥饿的折磨,他不知道饥饿的感觉多可怕,但故事的主角是他们一个村子的青年。
  
  自然灾害时期结束后,青年使劲种土豆、种红薯,然后收获红薯和土豆后,他将家里的院墙都扒掉了,用土豆泥和红薯泥做了一道墙,说是以后再碰上饥荒就有东西吃了。
  
  这件事让李杜认识到了饥饿的可怕,所以他能理解阿白对食物的追求,它不是吃货,它是饿怕了。
  
  所以虽然被辣根芥末摆了一道,它依然不放弃进食,指着桌子上香喷喷的清汤吱吱叫。
  
  在俄罗斯菜里,汤是除了冷菜外第一道菜,能起到润喉和促进食欲的作用。
  
  俄式汤多种多样,菜汤、红菜汤、米面汤、鱼汤、蘑菇汤、奶汤、冷汤、水果汤,还有李杜他们点的清汤。
  
  这种清汤可不是清水汤,它是一道老汤,用鱼、肉、蘑菇和其他调味料大火猛炖,然后捞出里面的固体东西,剩下的叫做清汤。
  
  这和广式汤差不多,鱼肉蔬菜的精华都在这汤里,又浓味道又香。
  
  李杜拿出阿白的小碗,给它舀了点清汤,阿白双手抱着咕咕喝的怪开心,喝完之后它又盯上了桌上的酒。
  
  在俄罗斯喝酒,自然要喝伏特加。
  
  伏特加可是俄罗斯的国酒,诞生历史悠久,至今已有七八百年的时间,沃尔库塔的伏特加在全俄出名。
  
  这种酒有两种酿造方式,一种和其他粮食酒相同,用小麦、黑麦和大麦等原料酿造而成,还有一种是使用土豆和玉米作原料,蒸馏出原酒,经过八小时以上的缓慢过滤而成。
  
  沃尔库塔就盛行后一种伏特加,因为这里是苦寒之地,环境糟糕、土地肥力差,以前是用来流放犯人的。
  
  当地冬季很冷,没有酒来提供热量很要命,而人们能生产的麦子很少,供人吃饱肚子都难,哪有多余粮食酿酒?
  
  就这样,土豆和玉米的酿酒方式诞生了。
  
  众所周知,伏特加是全球闻名的烈酒,其实它的酒精度不会很高,大多数在四十度到五十度之间,欧美习惯以四十度酒精度做烈酒分界线。
  
  地道的伏特加酒清澈透明,非常纯净,除了酒香外几乎没有其他香味,口感很烈。
  
  沃尔库塔的伏特加起初用玉米和土豆酿成,比较浑浊,口感较麦酒要差,所以起初人们就往里加一点果汁来调整口感。
  
  这不是纯正的伏特加喝法,俄国男人都自诩硬汉纯爷们,他们崇尚烧刀子一样口感的烈酒,加了果汁就成女人酒了。
  
  但这是沃尔库塔的一个小传统,至今保留下来,阿白就是嗅到了伏特加里的果汁香味,以为这东西好喝,一个劲指着伏特加酒吱吱叫。
  
  李杜知道这东西的可怕,虽然他点的是低度伏特加,但那也有四十多度,阿白这样的小东西可不能碰。
  
  他对阿白摇头,说道:“不能喝,这个你不能喝。”
  
  阿白在他肩膀上急的要跳起来,继续指着伏特加吱吱叫。
  
  哥斯拉从装着伏特加的雪克杯里倒出一些酒水,水果香味更加浓密,阿白馋的嘴角有口水在闪动。
  
  见此,哥斯拉对它举起酒杯,口中笑道:“老板,让小伙子来一口,这么大冷的天,怎么能没有伏特加?”
  
  阿白在李杜肩膀上努力伸手,当然,它够不着哥斯拉的酒杯。
  
  李杜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老老实实吃你的喝你的,别乱来。”
  
  阿白见李杜态度坚定,便放弃了这想法,垂头丧气的爬了下去。
  
  李杜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他用的是方口杯,杯子里有很细碎的冰块,雪克杯里的伏特加低温保存过的,倒出来的时候还有白森森的寒气蒸腾。
  
  极寒之地喝冰酒,李杜不知道当地怎么会有这样的奇葩传统,但这就是特色,他算是入乡随俗,也这么喝。
  
  酒杯冰冷,冰的他手掌发疼,他一口酒喝下去,好像吞下一溜的冰块。
  
  从口腔到胃,他感觉身体内部一阵冰冷,冻得他下意识打了个哆嗦,但是很快,从喉头开始,一阵火热的感觉燃烧起来。
  
  随着伏特加入肚,他的身上暖和起来。
  
  剩下杯子里还有小半杯酒,李杜挖鱼子酱送入口中,闭上眼睛体会这名满全球的美味。
  
  然后他听到酒杯倒在桌子上的声音,苏菲接着发出一声惊呼:“天!”
  
  他赶紧睁开眼,发现自己的酒杯倒下了,酒水汩汩流下,而阿白一只手扒拉桌子跟荡秋千一样挂在上面,仰头张着嘴,接收从桌面上流淌下的烈酒。
  
  这伏特加是冰镇过的,起初并不烈,入口很柔和,但它后劲猛的很。
  
  阿白喝着伏特加感觉没什么,它喝掉流下来的酒水,见李杜发现自己的小动作,便一晃身子跳下去跑到苏菲身后躲避。
  
  李杜赶紧问其他人:“猴子喝了酒会有什么后果?”
  
  还没人来得及回答,答案已经出现了。
  
  伏特加的后劲出现的很快,首先是口感后劲的出现,这玩意儿很刺激很火爆。
  
  阿白从苏菲身后跳出来,双手掐着脖子使劲跳动,身上的白毛又炸了起来。
  
  司机可怜的看着它说道:“哦,这煞笔熊孩子,它要惨了。”
  
  阿白确实很惨,酒精刺激性太强,它的小眼睛都变红了,又蹦又跳但无声无息,因为这会它被酒精呛的无法发声了!
  
  李杜赶紧拿了一杯苹果汁去给它漱口,阿白一把推开,继续抓狂的蹦跳。
  
  他问苏菲:“会不会有事?应该怎么帮它?”
  
  苏菲道:“我正在帮它,应该没事。”
  
  “你怎么帮它?”
  
  “我在画十字架为它祈祷,你没看到吗?”
  
  李杜放下心来,当然这不是因为他相信上帝的力量,而是苏菲既然有心情开玩笑,那阿白应该没多大事。
  
  的确,阿白没多大事,就是喝醉罢了。
  
  顶点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