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341.纳桑人 5/5
    北极海鹦是一种贪心的鸟儿,它们仗着自己嘴巴大,不肯叼一条鱼就走,而是努力去叼两条、三条。
  
      如果是小沙丁鱼这没问题,可它们面对的是个头不小的鲱鱼,起码跟它们的个头相比鲱鱼一点不小。
  
      于是,就像狗熊掰玉米,掰一颗扔一颗,叼起一条鱼就会掉一条鱼,最终一阵忙活,嘴里还是一条鱼……
  
      阿喵在舱房里隔着玻璃窗垂涎的看这些肥鸟,它倒不是垂涎想吃,而是想玩它们。
  
      阿嗷也被关在了舱房里,它用爪子拍了拍门上的圆形玻璃窗,从喉咙里发出不满的呜咽声。
  
      看到这一幕,阿白跳到了它背上,阿嗷下意识想将它甩掉,结果仰头一看,看到阿白伸手握住了门把手。
  
      见此阿喵飞快冲上来给了阿嗷一爪子:老实点!
  
      阿白蹲在阿嗷后背上慢悠悠的拧开了门把手,舱门打开,阿嗷和阿喵风驰电掣的冲出去,北极海鹦们吓得鸡飞狗跳,这下子顾不上只叼着一条鱼了,能跑就跑能飞就飞。
  
      李杜笑嘻嘻的看着,等到阿喵和阿嗷要捕捉到海鸟的时候,他就上去插把手,拦住阿喵和阿嗷让北极海鹦趁机逃跑。
  
      这是他枯燥航行中的小插曲,就像北极熊一样,给航行增添了一些色彩。
  
      海上航行实在枯燥,即使神经坚硬如狼哥,也无法始终凝聚注意力,反正破冰船的船头坚硬无比,只要不撞上冰山,这艘船就没危险,他便随着水道随便往前开。
  
      李杜正无聊的给阿白几个熊孩子挠痒痒,撞击锤头鲨号忽然轻微晃了一下。
  
      这种感觉他们已经很熟悉了,船撞上一些大点的冰块时候就会如此晃动。
  
      但这次不一样,船下响起了吼叫声。
  
      坐在船舷旁打牌的几个人无精打采往下探头看了看,回过头说道:“咱们撞到人了。”
  
      李杜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说道:“是不是有人碰瓷?咱们开的这么小心……玛德,这是在海上!”
  
      他赶紧去看,撞击锤头鲨号的水面部分有三米多高,他趴在船舷一看,一艘破碎木船在水中飘荡,水中还有两个人,发出吼叫声的就是其中之一。
  
      “赶紧救人!”李杜挥手。
  
      哥斯拉放下一条软绳梯,对着水中两人招手。
  
      一人满脸愤怒的爬上来,另一个则漂在水里沮丧的看着半边陷入水中的木船。
  
      李杜喊道:“水温那么低,你赶紧上船呀!”
  
      水下的人抬头看了看他,又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头。
  
      爬上来的人穿着一身粗糙的皮衣,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毛皮制成,应该是自己动手制作,看起来毫无美感。
  
      他爬上来后瞪大眼睛先吼叫一声,随即,他看到了哥斯拉、大奥和一圈人高马大的保镖,也看到了挂在船舷上的步枪。
  
      于是,他将剩下的话硬生生吞了下去,也变得垂头丧气起来。
  
      李杜问道:“抱歉抱歉,朋友,咱们的船怎么撞上了?对了,你先让你的同伴上船,赶紧上来。”
  
      这人愣愣的看着他,脸上露出茫然表情。
  
      李杜无奈道:“会说英语吗?能听懂英语吗?英语?”
  
      后面的话这人应该听懂了,摇头道:“NO,NO-ENGLISH。”
  
      大伊万上前用俄语交流,这人努力吞了口口水,绊绊磕磕的回答他。
  
      “完蛋了,老板,咱们惹上的是土著,这哥们不懂英语也不懂俄语,应该是爱斯基摩人。”狂人道。
  
      大伊万回头道:“别乱说,他会说俄语,不过他是个结巴。”
  
      苏菲赶紧将煮好的热咖啡端上来递给这人,他摘下连着衣服的皮帽子,喝了一口咖啡后笑了起来,回头对水中的同伴喊叫起来。
  
      那人此时已经不发呆了,他游到了小船旁边想要捞什么,穿着厚厚的皮衣潜水,李杜觉得他脑瓜子不是很灵光。
  
      他问道:“这是什么人,他们从哪里来?”
  
      大伊万道:“我们好运气,碰到了一个很罕见的民族,他们是纳桑人。”
  
      “纳桑人?这个民族我还真没听说过。”李杜回忆了一下说道。
  
      大伊万道:“他们是西伯利亚地区的原住民,曾经整个泰梅尔半岛和北极圈都是他们的地盘,从公元五百年左右就开始在这里生存。”
  
      “就跟汉克威等涅涅茨人一样,他们的传统生活也是游牧式的,随着野生驯鹿群季节性的迁徙而跟着往泰梅尔半岛北边或南边迁移。”
  
      “但是到了今天,这个民族可能只剩下五六百人了,甚至俄罗斯的民族统计中都将他们剔除了。”
  
      李杜苦笑道:“差点,咱们今天让他们的民族减少三百分之一。”
  
      另一个人也爬了上来,却是个女人,她摘下皮帽后,看露在外面的容貌和李杜倒是有相似点,都是黑发黑眼睛的黄种人。
  
      苏菲一看她是女人,便赶紧带她去换衣服。
  
      那男人拦住她们,将手中的咖啡杯递给女人,用土著语言说着什么。
  
      女人一直低着头,接过杯子喝了一口,然后笑了起来,又大口的喝了起来。
  
      大奥怜悯的说道:“哦,这些可怜人,他们没有喝过咖啡。”
  
      李杜又去给男人倒了一大杯,男人双手捧着杯子跟喝水一样咕咚咕咚灌了下去,喝完之后递给他杯子,裂开嘴笑了。
  
      这人笑容有种很纯真的感染力,虽然他是成年人,可李杜看到他的笑容后有种感觉,就是他笑的很纯粹,确确实实是发自内心的欢快。
  
      这次除了咖啡,李杜还给了他一块红枣慕斯蛋糕。
  
      这人吃了口蛋糕不吃了,等女人出来后递给女人,绊绊磕磕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男人和女人就着一块蛋糕分一杯咖啡,你一口我一块的,吃的那叫一个开心。
  
      “他们看起来可真是甜蜜啊。”苏菲微笑道,“我敢说,这一定是一对感情特别好的夫妻。”
  
      喝了热咖啡换了衣服,两人的情况好多了。
  
      大伊万又和他们聊了起来,李杜让他先道歉,他道歉后翻译道:“他们没有埋怨我们,他们说是因为自己在小船上睡着了,所以没发现咱们的船,责任不该都给我们。”
  
      李杜笑道:“问问他们的损失,咱们给补上,这是我见过最友好的俄罗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