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351.被抓了 5/5
        闷热的天气,黑暗的夜色,荒废的村子,光着屁股的男人。
  
      李杜觉得自己像在参演一部恐怖片,还是那种变态题材的恐怖片,悲催的是,自己是恐怖片里的受害者,虽然在外人看来自己就是那个变态。
  
      这种地方蚊虫很多,很快他身上就被叮咬了一堆大包,让他痒的难受。
  
      他沿着路往村子里行走,青年黑人给他留了个手机,就在他深入村子中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李杜接了电话,粗鲁的声音再度响起:“现在往右拐,别想搞事,你现在位置表现还不错……”
  
      “我要看到我的同伴,看到他后才能给你们钱。”李杜快速打断他的话说道。
  
      “闭嘴!你只能听我们安排懂吗?!现在是在我们地盘上,你现在就是一条待宰的鱼,还想讨价还价?!”粗鲁的声音凶狠的说道。
  
      “看到旁边的小巷子了吗?拐进去!还有,别挂断电话,我还有话跟你说,去,往里走吧……”
  
      对方一个劲让他走这里,显然里面有陷阱,李杜立马放出时空飞虫。
  
      不用往里飞,很快他就看到一辆摩托车停在小路上,一个戴着面具的青年在紧张的用舌头舔着嘴唇。
  
      见此李杜戒备起来,他依然往里走,但飞虫时刻准备使用减缓时光的能力。
  
      就在他走进小路后不久,摩托车轰鸣,接着一道亮光忽然迎面而来,一瞬间将他的眼睛刺的难以睁开。
  
      李杜下意识的举起手挡住眼睛,伴随着凶猛的轰鸣声,摩托车呼啸而来,车上的人伸手就去抢他另一只手中的箱子。
  
      正常情况下,他肯定会得手。
  
      但这不是正常情况下,时光减缓,李杜避开了他伸来的手,然后抬起脚在摩托车前轮上使劲踹了一下。
  
      摩托车继续轰鸣,车上的人一阵惊呼,加速中的摩托车扭头开向路边房子,‘咣当’一声巨响,连摩托带人一起撞上了那房子。
  
      电话没挂断,李杜说道:“有人撞到……”
  
      “法克,这蠢货!这蠢货连摩托车都开不好!开个摩托车竟然能撞到墙上去!”电话里响起一个人愤怒的吼叫声。
  
      这话让李杜警惕起来,对方在监视自己!对方所在位置能看到自己这里!
  
      他快速看向左右,村子中央一座破败教堂出现在他的眼睛中。同时,飞虫如下山猛虎,以最快速度飞向教堂。
  
      挂断电话,他给狼哥快拨了回去,道:“封锁村子,去教堂,人在教堂里,没有什么威胁!”
  
      一边发布命令,他一边跑向摩托车,想要抢钱的青年被撞的不轻,正扭动身体在呻吟着。
  
      李杜一把将他拖了起来,先扒掉了他的衣裤穿上。
  
      青年呻吟道:“哦雪特,救命!我的头很疼,救我!”
  
      “马上就不疼了。”李杜从黑洞空间拿出一针麻醉药,直接给他推进了胳膊里。
  
      青年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被麻醉昏迷过去。
  
      狼哥带人开始行动,村子很小,教堂的位置很明确,李杜赶过去的时候,狼哥等人已经完成了清扫教堂的工作,两个黑人青年被抓了出来。
  
      村子外面有汽车冲出去,一辆跑车呼啸着跟在后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过这台车子,以车尾别车头,将逃跑的车子干脆利索的撞出公路。
  
      狼哥手里的黑人青年还在挣扎,叫道:“放开我,狗娘养的!赶紧放手!别激怒我!哦狗屎!放开我的手臂!放开!”
  
      李杜一听就听出来了,这就是一直给自己打电话的人,粗鲁的嗓门太清晰了。
  
      他上去抓住黑人青年厉声道:“你们绑架的人在哪里?”
  
      黑人青年吼叫道:“你说什么?滚开哦法克!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你们干嘛?你们这是干嘛?!”
  
      李杜上去给了他一脚,他的火气燃烧了起来,今晚他可被折腾的不轻:“说不说?!不说是吧?不说玛德给我好好收拾他……”
  
      狼哥双臂一抬,黑人青年顿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啊啊啊,疼疼,疼死我了!我说我说,我们没绑架谁啊啊!好疼啊!手机是我们偷的,你那个伙计被囚禁在河谷镇!啊,法克!”
  
      李杜左右开弓给了他几个大巴掌,将黑人青年抽的继续惨叫:“人在河谷镇?被囚禁在河谷镇?他什么情况?他有没有危险?”
  
      黑人青年哀嚎道:“没有,他只是被囚禁起来,该死的别打了,上帝,别打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
  
      李杜厉声道:“老实点,说,手机主人在哪里?”
  
      “我说了,他在河谷镇,他被囚禁在河谷镇了,因为他骚扰姑娘,被抓了起来,被囚禁了起来。”黑人青年道。
  
      李杜一愣,道:“被囚禁起来?被谁?被警察吗?”
  
      黑人青年点头道:“对对对,被警察,被警察抓起来了。”
  
      “手机是你从哪里得到的?为什么手机在你手里?”他问道。
  
      黑人青年哭丧着脸道:“我刚从警察局出来,我在里面偷的,从你那伙计身上偷出来的。”
  
      “那为什么恰好今天给我打电话?”李杜警惕问道。
  
      黑人青年道:“我偷出来好几天了,但没法解锁,是今天你打来电话,让我接了起来,只有你给他打电话,所以我就……哦,上帝,原谅我,我只是一时糊涂,放过我,放过我吧!”
  
      李杜忍不住又给了他一巴掌,骂道:“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话,没问你的时候闭上嘴!”
  
      黑人青年小鸡啄米一样点头:“是是是,我闭嘴我闭嘴,你别打我了!”
  
      李杜道:“谁指使你这么干的?我劝你赶紧把背后黑手说出来,否则别怪我冷酷无情!”
  
      黑人青年说道:“没有背后黑手,是我偷到了这个手机,我看到了里面银行短信,知道他是个有钱人,而你又打来电话,所以我就想敲诈你。”
  
      李杜又踢了他一脚,道:“最好别对我说谎,否则玛德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黑人青年绝望的说道:“我没说谎,我很配合你,你放过我行吗?哦,天,我错了!”
  
      李杜哼了哼,忙活一阵子他出汗了,一边擦汗一边说道:“抓起来,都抓起来。”
  
      “怎么处理?”狼哥问道。
  
      李杜道:“带进河谷镇,我们去镇子里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