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354.自找 3/5
        忙活了一通,李杜发现自己还要面对一个绑架案。
  
      当然,这次是非主流绑架案。
  
      在警察局闹腾到半夜,他带着狼哥一行人找了家旅馆住下。
  
      狼哥问道:“这怎么回事?我去调查一下看看福老大被关在哪里?”
  
      李杜无奈道:“这货造孽,他造的什么孽啊!让他老是混迹花丛,这次碰上食人花了吧?这次倒霉了吧?玛德,我们跟着倒霉!”
  
      他们洗个澡准备睡觉,敲门声响起,苏菲问道:“谁?”
  
      “我是维格利警长,刚才我们见过面。”外面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
  
      维格利警长,河谷镇警用力量的老大,之前李杜和他见过面,双方当时都不了解对方的情况,打了个招呼就结束了。
  
      李杜不明白他来干嘛,就打开门请他进来。
  
      维格利警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白人,属于文职警察,他从小在这个镇子长大,他的爷爷是小镇警长、他的爸爸是小镇警长,到了他依然是小镇警长,这也算是世袭了。
  
      见面后,维格利警长笑容满面:“刚才要处理警察局的事情,所以我没能和李先生好好交流,您好,李先生,今晚多亏有你们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李杜道:“理所应当,虽然我是中国人。”
  
      维格利警长应该是知道先前手下的事了,听他这么说,他微笑起来,道:“中美两国是老朋友,我们也是老朋友,能得到老朋友的帮助真是一件幸事。但我的手下没能给你足够的帮助,这让感到很内疚,特来向你道歉。”
  
      看到他把姿态放的这么低,李杜笑了起来,道:“我的律师效率很高呀。”
  
      只能是这个解释,这些传统的白人警察眼高于顶,绝不可能没原因的上门道歉,李杜稍微一想就想到,肯定是律师那边发力了。
  
      美国警察不愿意跟律师打交道,这是众所周知的,律师们最是难缠,他们一旦盯上警察,或许不能将对方定罪,但可以缠的他们欲生欲死。
  
      他的话说的有点驴唇不对马嘴,可是却说到了点子上。
  
      听了这句话,维格利警长脸上的笑容凝滞了,然后苦笑一声道:“哈,李先生是聪明人,我刚才不该说那么多蠢话。”
  
      李杜道:“不知警长是不是了解了之前发生的事,如果你全部了解了你就会知道,此时你来没任何用,我一定会起诉你的手下。”
  
      他心里纳闷,小镇警察这么害怕律师?现在是半夜时分,法院肯定没上班,律师只能用自己的身份联系警察,警察们不该这么害怕才对。
  
      维格利警长说道:“事情起于误会,总有和好的方法不是吗?”
  
      李杜想了想,史密斯两人倒也没怎么伤害他,也没有执法不公帮助那些黑人青年欺侮他,只能说歧视了他、侮辱了他。
  
      他已经拿走了两人的配枪,也放走了黑人青年们,还意外的引燃了警察局,这已经足够他出气了。
  
      于是他放缓语气说道:“确实,我愿意原谅你的人,但有个条件。”
  
      维格利警长顿时面色一喜:“什么条件?”
  
      李杜打开手机展示出一张照片,道:“我有个朋友在你们这里失去了下落,他叫汉斯-福克斯,这是他的相片,你应该有印象吧?”
  
      河谷镇就这么大,维格利警长自然见过汉斯-福克斯,他不用看照片,一听名字就知道是谁了。
  
      于是他说道:“汉斯-福克斯?我知道他,我们抓过他,因为他骚扰妇女。不过这不是重罪,我们关了他两天后就放他出去了,他不在我们手里。”
  
      “我要你们将他带到我面前。”李杜说道。
  
      维格利警长苦笑一声,道:“这很难,据我所知,他离开警察局后又去骚扰妇女,被对方的家里人给抓住了。”
  
      “也就是说,他们执行了私刑?”李杜眼神变得锋利起来。
  
      维格利警长摆摆手道:“顶多囚禁他,绝不会折磨他,我了解老布莱恩那家伙。”
  
      李杜道:“囚禁就不是私刑了?”
  
      维格利警长无奈道:“在河谷镇,伙计,法律不是那么有用,我敢说你要是用你的私人律师联合四大律师事务所对付他们,他们一点不害怕。”
  
      李杜恍然,难怪维格利害怕了,诺伊博格应该动用关系联系了四大律师所,一起给小镇警察局连夜发来律师函。
  
      维格利警长说道:“河谷镇的警用力量不足,所以民间也有武装力量,那就是国民警卫队,而老布莱恩可是警卫队的队长,所以,这件事不好处理。”
  
      李杜道:“我就问你,你能不能把我的朋友带出来?”
  
      维格利警长咬咬牙道:“给我点时间,我明天去试试。”
  
      送走维格利,李杜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暗暗埋怨汉斯乱搞事,心里有不满,但他肯定不会袖手旁观,毕竟汉斯是他兄弟。
  
      他一觉睡到天亮,清晨起床出门,一个古色古香、原滋原味的西部乡镇出现在他面前。
  
      河谷镇的早晨颇为热闹,商户们纷纷开门,餐厅饭店开始营业,散发出浓重的饭香味。
  
      报童骑着自行车送报纸,有人遛狗、有人跑步,这里算是亚利桑那州的一处世外桃源,不像外面那么炎热,所以哪怕是夏季,大家依然活力四射。
  
      李杜和苏菲溜达着出门,一条大狗跑了过来,后面有姑娘在喊:“小汉斯,慢点,别吓到人。”
  
      看到这条黑色的卡斯特罗再听到它的名字,李杜大为惊喜,自己运气太好了吧,一出门碰上了金马尾牧羊女?
  
      果然,跑来的姑娘就是汉斯为之迷恋的金马尾,不过他们的相遇不是巧合,姑娘直奔他而来,气喘吁吁的问道:“你是图-李?”
  
      李杜不计较她的口误,道:“对,是我,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金马尾露出个灿烂笑容,说道:“是大汉斯告诉我的,昨晚他听说有中国人带着德国人来到镇上,就让我早上来找你,你们是兄弟对吗?但为什么你是中国人他是美国人?这真奇怪。”
  
      李杜懵逼,姑娘这是在逗他?这问题问的才奇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