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357.大笑 1/5
李杜觉得布莱恩一家人跟现代化美国格格不入,稍微偏专业一点的常识性知识他们就不懂。
  说起来整个河谷镇就是这样,小镇像是一个自闭症患者,它将自己封闭了起来,无法融入外面的主流社会。
  布莱恩兄弟是那种存在电视老西部片里的亚利桑那州人,固执,强硬,偏执,刚强。
  不过他们不是不讲理、没有感恩之心的人,因为李杜救了孩子,布莱恩一家对他们的态度好多了。
  维特-布莱恩不善言辞,坐在那里不太说话,大多数时间在观察李杜一行,目光锋利如刀。
  肯-布莱恩则跟李杜聊天,得知他们是捡宝人,肯-布莱恩笑了起来,说他年轻时候也干过这个行业。
  “后来我们赔了钱,我们在外面的城市里生存的很有压力,大家都在彼此算计,无奈之下,我就回到农场继续帮忙。”他摇着头说道。
  这时候维特-布莱恩插了句话,哼道:“城里人太混蛋了,他们眼里只有钱,为了钱什么下作的事都会干!”
  李杜觉得他有点像是愤青,提到外面的都市生活和工作,他就会抱怨几句,显然对城市没有一点好印象。
  肯-布莱恩笑了起来,道:“和我一样,我哥哥也去过城市工作,但同样被人坑了,他当时搞了个工程队,结果被人用小计谋给毁了。”
  维特-布莱恩哼了哼,叼起烟斗吞云吐雾起来,看他抽烟的力气,心里绝对憋着火。
  中午,布莱恩一家款待了李杜一行,纯粹的农场大餐被端上了餐桌。
  土豆炖小牛肉、炭烤小羊排、蔬菜沙拉、水果沙拉、炸鸡块、黑椒牛柳,还有一些玉米饼、麦饼之类的东西。
  苏菲吸了口气欣喜的说道:“真香,这是谁的手艺?真是太棒了,这么纯粹的肉香我已经很久没有嗅到了。”
  维特-布莱恩脸上露出一丝自得之色,他说道:“这跟厨艺无关,这里的食物都是出自我们农场,没有化肥、饲料和其他化工产品污染,纯天然食物!”
  金马尾姑娘提着篮子跑出来,她戴上一顶牛仔帽,欢快的说道:“嗨,老爹,我去给大汉斯和哥哥送饭了。”
  一听这话李杜站了起来,说道:“布莱恩先生,我陪你女儿一起去行吗?”
  维特-布莱恩默默的点点头,金马尾姑娘笑道:“那我得多带一些饭菜,这可不够三个男人吃。”
  这姑娘总喜欢灿烂的笑,李杜看着她的笑容,忍不住心情就会好转,这让他忍不住想起了一个好久没见过的漂亮女孩,爱笑的蒂娜。
  金马尾出去后照例骑了马,她笑着问李杜道:“你会骑马吗?”
  李杜迟疑了一下,然后摇头。他学过骑马,可是骑术很差,就跟着汉斯骑过两回,比学车的新手还不如。
  “那我带你吧。”金马尾落落大方的笑道,“我骑马很棒,从十岁的时候我就开始骑马放羊了。”
  李杜不矫情,等她换了双人马鞍后就上马坐在了后面位置,他问道:“你十岁就骑马放羊?那没有去上学吗?”
  金马尾耸耸肩道:“我去过,可是我弄不懂书本上的东西,好像是我太笨了,有人跟我说是我脑子有毛病,反正我不喜欢学校,老爸后来便带我回了农场,没有继续让我去上学。走,驾!”
  黑马撒开修长的四肢,在农场草地上跑了起来。
  李杜也察觉出来了,金马尾的脑瓜似乎有点不灵光,这是一种感觉,她是个正常的姑娘,可是某些方面似乎不太正常。
  但如果让他仔细说,他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正常,似乎她有点太坦诚了,有点太单纯了。
  骏马飞驰,大狗汉斯追在后面愉快的摇摆尾巴。
  李杜回头看它,觉得这狗和它的主人很像,也有种奇怪的单纯。
  在镇子外面草地上奔跑了十多公里,金马尾驾驭黑马绕过树林边缘,一群强壮的安格斯牛出现在草地上。
  一片树荫下,两个男人正倚着树干说笑,李杜坐得高看得远,先发现了汉斯。
  现在的汉斯和以前不大一样了,他穿着薄牛仔服,头上歪歪斜斜挂着个牛仔帽,皮肤粗糙很多,被阳光晒的有些发红。
  听到马蹄声,两人懒洋洋的站起身,李杜缩了缩身想藏在金马尾身后,但他块头更大,没法完全藏起来。
  汉斯一眼看到了他,大笑道:“啊哈,李,我的兄弟!法克法克法克!你还是来找我了!”
  旁边的青年好奇的问道:“他就是李?你说的捡宝王?”
  “他绝对是个捡宝王。”汉斯大笑道,“货真价实的狠角色,他在亚利桑那州名气极大,横扫全州未遇敌手!”
  青年赞叹道:“哇哦,厉害!”
  金马尾轻松跳下马,摘下挂在马背上的篮子说道:“猜猜,快来猜猜今天中午有什么好吃的。”
  “我猜不出来,但我要流口水了,因为我嗅到了肉香味,一定有炖牛肉,对吧?”汉斯笑嘻嘻的说道。
  金马尾回以更灿烂的笑容:“土豆炖牛肉,我撒了迷迭香,就是前两天我们从希尔斯婶婶菜园摘到的迷迭香。”
  李杜下马过程就要手忙脚乱多了,黑马没有安静的停下,还在溜达,他差点没被拖走。
  大狗跑去汉斯身边哼哧哼哧吐着舌头,汉斯从随身水壶里倒了一些凉水,大狗欢快的喝了起来。
  李杜道:“看来你们两个关系不错。”
  汉斯笑道:“当然,我爱芭芭拉,她知道我爱她……”
  “我说你和这条狗。”李杜补充道。
  汉斯又大笑起来:“滚蛋,哈哈!”
  看着他能这么笑,李杜就放心了,汉斯笑的很开心、很轻松,不像是被囚禁的犯人,倒像是回到家的孩子。
  青年是个聪明人,对芭芭拉招招手然后说道:“你们两个一定有很多话要聊,你们先聊吧。”
  芭芭拉不走,道:“我听听他们说什么。”
  青年苦笑道:“你得给人家保留隐私,亲爱的。”
  “大汉斯说我们两个之间可以没有任何隐私,我们之间完全坦诚。”金马尾反驳道。
  汉斯笑道:“对,就是这样,不必离开,瑞斯,我们一起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