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381.了解详情 5/5
        母熊的靠近不是为了攻击,而是为了食物。
  
      狼哥拿出在北极应对北极熊的办法,他找了块西瓜扔给母熊,又拿起一个苹果往远处扔去。
  
      熊毕竟是野兽,野性难驯,虽然这母熊还没有表现出攻击性,但李杜他们决定还是隔着对方远点比较好。
  
      万一母熊突然之间发狂,他们在这里的有一个算一个,都跑不了。
  
      棕熊的越野速度是六十公里每小时,每分钟能跑一公里,一百米只要六秒钟,而且这不是冲刺速度,它能用这样的速度维持奔跑一段时间,在这样的速度下,人类可不是对手。
  
      在狼哥的声东击西下,母熊逐渐远离了它们,小棕熊去抢水果吃,然后被母熊又拍了一巴掌,就这样打打闹闹,一大一小两头熊进入了森林中。
  
      湖区的环境保护和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确实进行的不错,晚上他们野营,又碰到了出来狩猎的狐狸和若干归巢野鸟。
  
      其中,那狐狸最倒霉,它本来是出来找食物的,结果碰上了阿喵,被阿喵叼回来差点做了食物。
  
      此外还有野兔、刺猬等小型野兽,更是碰到不少。
  
      第二天李杜租了一艘大游艇,一行人上了游艇开进湖泊中。
  
      狼哥等人轮流在后面拉着游艇的拖绳冲浪,李杜不会这个,他对这种娱乐方式也没兴趣,就只是坐在甲板上看热闹。
  
      在度假区玩了三天,李杜觉得有些无聊了,带上撸官道:“我们去那摄影工作室看看,如果能赚上一笔最好,给伙计们发奖金。”
  
      相比度假休息,撸官还是对钱更感兴趣,听了李杜的话立马精神抖擞的上了车。
  
      司机没有家人,对这种度假活动更没有兴趣,他开车陪同两人回到克利夫兰市区。
  
      俄亥俄人寿保险是克利夫兰的支柱集团之一,大楼位置明确,隔着市中心广场不远,他们租赁的仓库也在附近。
  
      撸官最近搜索了摄影工作室的信息,路上他给李杜讲了讲。
  
      摄影行业一直久盛不衰,伯恩和萨福德的眼睛这种老牌工作室却不断破产,原因很多,这次是因为公司战略眼光有问题,没有及时吃上数码摄像的蛋糕,一直坚持胶片摄像。
  
      胶片摄影已经被社会所淘汰,连柯达都破产了,何况这样一间工作室?
  
      为了恢复往日兴盛,工作室也曾试图拓展营业范围,他们进行过商业拍摄、16毫米和35毫米胶片冲洗等服务等,但是当摄影行业进入了数字时代,工作室没有跟上潮流,就不好发展下去。
  
      1991年,一场大火毁掉了眼睛工作室近2000张玻璃底片,他们的经营一度陷入困境。
  
      本来这是个机会,九十年代数码摄影的曙光已经出现了,结果工作室没有抓住这机会,他们将大量资金投入到玻璃底片的修复工作中,后来等他们发现需要跟潮流做数字化摄影路线的时候,已经没钱上车了。
  
      “而且,这工作室前些年很傲娇,他们起初是半商业化路线,很多烧钱的项目都是非营利性项目,比如说他们对北部印第安人历史的记载。”撸官说道。
  
      李杜问道:“什么叫做对历史的记载?他们拍了很多关于印第安人的照片?”
  
      撸官点头:“对,很多,在二十世纪的上半页,这个工作室几乎成为实际意义上的印第安人官方照相馆,他们记录了许多跟印第安人有关的图片影像。”
  
      在美国政坛良心发现之前,印第安人在美国生活很艰难,他们在十九世纪还在遭遇屠戮,进入二十世纪后虽然杀戮不再,可他们没有工作,没有什么钱。
  
      工作室为印第安人服务自然就赚不到钱,按照撸官的说法,他们当时确实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艺术和历史,这家工作室很有野心,曾经想借着印第安人登上历史舞台。
  
      工作室的名字叫做伯恩和萨福德的眼睛,名字来源自两个创始人,伯恩先生和萨福德先生,早在工作室创立之初,他们就在和印第安人合作。
  
      当时,萨福德主要负责工作室的经营和照片的冲洗,而伯恩则更多的通过冒险和旅行的方式拍摄美国北部地区的印第安土著。
  
      从美国东部的阿巴拉契亚山脉到西部的落基山脉,这些深山老林里的印第安部落都留下了伯恩团队的身影。
  
      据说,光是伯恩时代,工作室留下的关于印第安人部落的影像照片就多达上万幅。
  
      这些照片记录下了不断变化中的印第安人,记录下了很多古老部落的风土人情,当时在社会上备受赞誉,很多媒体在介绍印第安人文化的时候都会引用他们的照片。
  
      此外,工作室对印第安人文化和社会进行持续不断的关注,他们以高超的技艺创造出了绝对有着一流艺术价值的印第安人相关影响资料,这些资料进入了美国国家肖像美术馆等很多顶级博物馆,得到了认可,被收藏了起来。
  
      俄亥俄政府和华府都曾为此对工作室进行表彰,授予了他们很多社会公益服务奖项。
  
      这些奖项一定程度麻痹了工作室的负责人们,他们是真正的艺术家,对钱没什么追求,追求的是名垂青史。
  
      可历史是健忘的,印第安人问题被政府解决了,关注的人就少了起来。
  
      偏偏,工作室的经营出现问题,现在需要钱,可他们没有钱,最终只能破产,留名青史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撸官将工作室的所有信息都告诉了李杜,尽可能清楚的介绍出来,这对拍卖很有帮助,因为李杜得知道工作室的情况,进而去注意仓库中可能有价值的东西。
  
      现在他瞄准的方向是印第安人的艺术品,工作室和印第安人部落联系如此紧密,想必历史上得到过很多印第安人的馈赠。
  
      时间久了,有些有价值的东西被放入仓库中没有收拾出来,李杜要做的就是找到它们。
  
      这次拍卖会分成两个场地进行,一个是仓库,另一个是办公室,工作室申请了破产清仓式拍卖,他们的办公室已经被银行冻结,里面东西原封不动等待捡宝人去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