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383.底片的经历 2/5
        科海纳部落世代存在酋长陪葬制度,但到了照片中这位阿里森纳酋长时代,印第安人们处境艰难,部落屡遭入侵。
  
      事情发生在一个半世纪之前,那时候的美国国土还是一片野蛮之地,很多白人拿着枪骑着马驱逐印第安人占领人家地盘。
  
      此外,印第安人在北美大陆上生存上千年,期间收集起了大量财富,这些财富更是白人们的眼红之物。
  
      很多暴力的白人聚集起来组成队伍,手持枪械武器纵横印第安人地盘,抢掠人家积攒的财富,其中最受欢迎的是黄金和白银。
  
      科海纳部落所在的阿拉巴契亚山脉中有金矿,但因为部落藏身大山深处,所以早些年没被白人匪徒洗劫。
  
      可是,世道越来越差,关于科海纳部落的黄金传说终于流落出去,很多白人匪徒动了心,对科海纳部落展开攻击和抢掠。
  
      那一代的部落酋长阿里森纳未雨绸缪,他将黄金全部藏了起来,然后带领族人们放弃营地往更深处的山林进发。
  
      在他们离开之前,当时工作室的一名摄影师正好去了那里,阿里森纳酋长得知他是带着善意而来后没有为难他,而是借他的手拍了一些照片。
  
      这些照片记述了他的子民和世代生活的营地,按照老酋长的意思,他想将照片留作纪念。
  
      在发现摄影和照片的价值之后,老酋长想了想,又带他去了藏宝地,让他再度拍了几张合影。
  
      当然,期间摄影师一直戴着头罩不清楚藏宝地的位置和路线,只有到了藏宝地后,他才短暂的摘下头罩拍了照片。
  
      摄影师当时将洗出来的照片全部送给了酋长,但底片被他带了回来,后来又洗了一些照片提供给媒体,就是李杜看到这些昏黄的老照片。
  
      这些照片曾经引发了当地的寻宝热潮,大家都想通过照片上记述的景色去寻找科海纳部落的黄金宝藏。
  
      可是照片拍摄的场景很局限,就是一些石头和几棵树,这样的景象在阿拉巴契亚山脉中数不胜数,光靠这样的景色找宝藏,跟大海捞针区别不大。
  
      最终,人们毫无所获,随着科海纳部落消失,相关宝藏成了当地的一个未解之谜。
  
      这些不是李杜在报纸上看到的,这些是他上网查的,科海纳的部落黄金宝藏在克利夫兰等地流传已久,网上介绍信息并不少。
  
      当时那摄影师也对这些黄金动心来着,工作室牵头搞过一支寻宝队,可惜摄影师当时被遮住了眼睛,他不知道从营地到藏宝地的路线,最终同样毫无收获。
  
      看着这些信息,李杜摩挲了一下下巴,然后对盒子里的底片使用了逆转时光的能力。
  
      照片来自于底片,底片和摄影师一起从营地到达过黄金藏宝地,当时摄影师被遮住了眼睛,底片可没有!
  
      随着时光被逆转,一幕幕场景出现在李杜面前,最起初的场景是底片被生产出来……
  
      记下仓库的号码,李杜对撸官笑道:“我们这个假期要变得有意思起来了,回去准备吧。”
  
      “你从仓库里看到了什么?”撸官好奇的问道。
  
      李杜对他挤挤眼道:“看到了你们的奖金。”
  
      撸官顿时乐得合不拢嘴。
  
      七月下旬,拍卖会开始。
  
      俄亥俄州和宾夕法尼亚州都有捡宝人到来,克利夫兰本地的捡宝人是主力,总共有六十人左右的规模。
  
      李杜现在确实成了这行业里的名人,他带撸官到达仓库附近的时候,就有人认出了他来:“哇哦,亚利桑那州的捡宝王?”
  
      “是他,咱们这行业能有几个华裔?看他的气质,绝对是那个中国李。”
  
      “他怎么来咱们克利夫兰了?从没听说过西南那群土包子来咱们的地盘呀。”
  
      “闭嘴,中国李最记仇,别招惹他,你招惹他也别带上我们一起倒霉!”
  
      李杜在这里没有熟人,所以到来后他便随便找了个地方待了下来,哥斯拉和大奥跟左右护法似的站在他两边,这帮助捡宝人们更好的确认了他的身份。
  
      没多久,一个戴着遮阳帽的中年白人向他走来,友好的伸出手问道:“亚利桑那州的李先生?”
  
      李杜微笑着跟他握了握手:“是的,您好。”
  
      中年白人指了指自己道:“我是胡克-塔图姆,很高兴在克利夫兰见到你,但说真的我很好奇,你怎么来到我们这小地方了?”
  
      李杜道:“最近在这边度假,就到这里来看看。”
  
      塔图姆抿了抿嘴巴,道:“你在克利夫兰度假?啊,我们竟然没人知道这消息,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作为本地人可以给你介绍一下当地的景点。”
  
      李杜点点头,塔图姆就热情的介绍起来。
  
      介绍了一会,他将话题撤回到这次的拍卖会:“可惜眼睛工作室倒闭了,否则你可以让他们拍一些照片留念,他们的人物照拍的一级棒。”
  
      “这次倒闭,不知道他们会留下什么东西,李先生,你有消息吗?你有什么发现吗?”
  
      对方的最终目的还是想从李杜口中搞到点有用消息来赚钱,显然,塔图姆知道李杜在亚利桑那州和加州的壮举。
  
      李杜笑了笑道:“我今天是来凑热闹的,因为度假无聊,得知有拍卖会,我就来瞧瞧。”
  
      塔图姆不信他的话,其他捡宝人也不信他的话,知道他身份的人都不信他的话。
  
      李杜出手从不落空,这是让他称为仓储拍卖行业传奇的原因,否则他才进入这行业三四年,不可能引得全美捡宝人关注。
  
      拍卖会开始,就像说的那样,李杜并没有表现的很热情。
  
      一个个仓库拍了出去,李杜报了几次价格,但没有坚持到底,有人报更高的价他就摇头退出竞拍。
  
      有捡宝人顿时嘀咕起来:“这家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又是一间小型仓库打开,拍卖师喊出了五百块的起拍价,李杜看了看那评论自己的捡宝人,直接起价道:“两千块!”
  
      那捡宝人以为李杜是冲着自己来的,便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进入人群深处。
  
      其他捡宝人纷纷摇头,这仓库里几乎都是胶片,且看盒子的外包装就知道,都是报废的胶片,一千块都不值。
  
      拍卖师指向李杜:“两千块——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