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387.白见红 1/5
    阿嗷的声音不复以往的高亢,而是变得异常凄厉,熟悉它的李杜很清楚,阿嗷受伤了,或者它很伤心愤怒,它这是在哀嚎!
  
      狼哥身上有手枪,但李杜还是拉开背包将藏在黑洞空间里的步枪放了进去,然后拉出来扔给狼哥和爆竹。23US.COM更新最快
  
      两人快速组合,一堆m4a1的零件变成了步枪。
  
      哥斯拉背着一把猎枪,他快速上弹,率先往枪声响起的地方冲去。
  
      阿喵在前面带路,它也知道自己的小伙伴遇上麻烦了。
  
      营地后面的山上是茂盛的树木,阿巴拉契山系曾几乎完全覆盖著森林,而现今山系南部生长有全世界最大也是最好的一片阔叶落叶树森林,间有针叶树林,共计约有140种树木生长于此。
  
      阿喵进入的是一片狗木林,这种树不是很高大,能够开出很漂亮的花朵,有着花瓣状苞片,枝条有红、紫、黄多种颜色,连绵成片的时候很美。
  
      李杜选择待在这里扎营,也有狗木林的缘故。
  
      越过狗木林往里进入,树林里出现了一些红云杉和胶枞,这是高大的硬木,它们如巨人般矗立在山上,威风凛凛。
  
      阿嗷的吼叫声再度响起,枪声也再度响起,李杜着急吼道:“该死的!阿嗷回来!阿嗷,快回来!”
  
      他估计是阿嗷碰上了猎人,猎人不知道他是有主的动物,以为是野狼,就对他开枪了。
  
      这种情况下李杜只能着急焦虑,他无法指责猎人,对于普通人来说,山里出现一头强壮的野狼,第一反应就是保护自己,这是再正常不过的!
  
      还是狼哥有经验,人的声音在树林里传不出多远,他举起枪连开三枪,以此作为信号。
  
      阿喵在树林里闪躲挪移,奔跑速度极快,李杜等人勉强跟了上去。
  
      听到他们的枪声和李杜的喊声,阿嗷返程,在树林里钻了一会后,李杜看到了阿嗷。
  
      阿嗷在山里奔跑,强壮的身躯肌肉紧绷,修长的四肢伸展有力,见此他松了口气,这熊孩子没事。
  
      但再仔细看,他这口刚吐出的气又憋了回去:阿嗷嘴里叼着阿白,阿白那雪白的毛发被染红了!
  
      看到李杜一行,阿嗷赶紧跑过来,李杜接过阿白,有鲜血汩汩流出。
  
      狼哥立马掏出创伤药、碘酒和绷带:“快点,它中枪了!”
  
      可能失血的缘故,向来机灵调皮的阿白变得有些蔫儿,它恹恹的歪着头,大眼睛不复以往那样有光泽。
  
      李杜抱住它柔声道:“没事没事,亲爱的,老爹在这里,老爹给你治好,马上就没事了!”
  
      爆竹给它摁住下身,阿白中弹的是小腹、大腿和屁股,击中它的是猎枪弹,伤口多而杂乱。
  
      狼哥得先给它抠出弹丸,这很痛,阿白就在爆竹手里挣扎。
  
      李杜安慰它,但它发出虚弱的吱吱叫声,不断的扭动身躯。
  
      突然之间,李杜压抑的情绪爆发了,他吼叫道:“别动别动!你别动阿白!玛德别动啊!再动我就打死你!打死你!”
  
      听到他的咆哮声,阿白吓得一哆嗦,但它还是小心翼翼的动了动,努力从爆竹手中伸出爪子,去沾着血的小挎包里摸出几个小果子递给李杜。
  
      果子很小,色泽鲜红,这是狗木的果实,可以鲜食也可以制作蜜饯或酿酒,路上李杜吃过。
  
      它把果子递到李杜跟前,前爪有些颤抖,眼睛又变得充满光亮。
  
      李杜一下子明白了它的意思,它是在告诉李杜,自己并不是光知道吃,自己也去找到了食物。
  
      他顿时忍不住,眼角有些泛红。
  
      接过果子,李杜全塞进嘴里,他抱住阿白低声道:“好孩子,阿白是好孩子,刚才老爹跟你开玩笑,你比阿喵还要棒。安静点,先给你包扎!”
  
      阿白没有再挣扎,只是将脑袋扎在李杜怀里吱吱的叫,伤口被人碰到很疼。
  
      狼哥快速清除弹丸,又用碘酒清洗一遍,爆竹娴熟的接上手,用纱布飞快包扎,他必须得快点,小白猴一直在流血。
  
      李杜觉得还是太慢,他叫道:“快点快点快点!玛德,我该带着苏菲!如果苏菲在就好了!以后我一定带着苏菲!”
  
      他刚才发火也有气自己的原因,因为在美国境内,他觉得没危险,所以没带上苏菲这个外科医生,但他失算了!
  
      就在他们忙活着的时候,后面响起隐约的人声:“嘿,那白猴子哪里去了?”“好像被那头狼叼走了!”
  
      “干掉那头狼,该死的,那白猴子应该很值钱,我走了那么多地方,猎过的动物多了,就没见过那样的白猴!”
  
      “法克,即使干掉那狼也没用,法克,它肯定把猴子吃了……”
  
      声音越来越近,李杜脸色越来越阴沉。
  
      可是讲道理的说,他没法发火,猎人们又不知道阿嗷和阿白有主人,阿白不是保护物种,所以猎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狩猎,不管从法律还是道德层面来说,都无可指责。
  
      他只能怪自己,是自己没看好这些小家伙的原因,才导致它们遭遇袭击。
  
      狼哥看向他,他便苦笑一声道:“收起枪,先别搞出误会。”
  
      撸官上前去打招呼,随着人影出现在树林深处,他说道:“嗨,你们好,你们是这山里的猎人?”
  
      来人一共有六七个,都是体格精干的男人,他们听到声音后立马停下脚步,同时警惕的举起枪来。
  
      撸官微笑道:“我们是游客,你们也是游客?或者是这地方的猎人?”
  
      一个光头黑人大汉蛮横的说道:“你管不着。”
  
      旁边有人眼尖,说道:“老大,白猴子在他们手里!”
  
      光头黑人大汉仔细看了看,举起枪指着李杜怀里说道:“喂,那猴子是我们的,你们干嘛?交出来!”
  
      阿嗷死死盯着一行人,见他举起枪立马往前冲出几步,垂头怒目发出低沉的闷吼声:“呜呜!呜呜!”
  
      黑人大汉注意到了阿嗷,诧异道:“嘿,这头狼这是一头狼吧?该死的,你们还养了狼?找死吗?”
  
      “刚才就是这狼咬了苏克!”有人跟着说道,他举起了枪突然就扣动了扳机:“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