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390.身后有人 4/5
    野蜂蜜拥有极高价值,如果遇到了,李杜很乐意采集一些,但这有个前提是能保命。23US.COM更新最快
  
      和人工养殖的家蜂相比,野蜜蜂拥有更高毒性,如果遇到了,还是赶紧跑为妙,否则有命采集蜂蜜也没命享用。
  
      天不怕地不怕的哥斯拉看到野蜜蜂后害怕了,他低声道:“咱们绕路,赶紧走,这些混蛋特别凶,一点刺激就能引发它们的攻击!”
  
      李杜恋恋不舍的看了蜂巢一眼,这么大的蜂巢,里面得多少蜂蜜!
  
      他打开山林地图,狼哥迅速找了另外一条路线。
  
      山腰以下的位置植物很茂盛,在新的路线上,他们遇到了成群的硬木,有红云杉、胶枞,有山毛榉、树、桦树。
  
      中午休息,他们选了一处山溪。
  
      溪水汩汩流下,山石中出现了清澈的流水。
  
      李杜上去洗了把脸,发现溪水很凉爽,这在大夏天的很少见,用溪水洗脸又凉快又舒服。
  
      洗完脸他准备打点水,结果溪边石头缝里一前一后钻出两只蝾螈,它们个头有李杜巴掌长,背上长着鲜艳的红斑。
  
      因为体色太艳丽,李杜拿捏不准它们是不是有毒,就把狼哥叫了过来。
  
      狼哥看了一眼,道:“红斑蝾螈,这是阿巴拉契亚山脉多处溪流旁能碰到的东西,富含蛋白质,能吃。”
  
      一听能吃,哥斯拉就准备下手了。
  
      李杜无奈的拦住他,道:“这么小的东西能做什么吃?何况这玩意儿指不定有没有寄生虫,放过它们吧。”
  
      哥斯拉遗憾的咂咂嘴道:“看起来味道不错。”
  
      照例是爆竹架灶台、狼哥生火,李杜打水后准备做饭。
  
      他本来想把阿喵和阿嗷放出去找食物,但想了想最终还是留下了阿嗷,把阿喵派了出去。
  
      阿喵在丛林中行走无声,即使有猎人或者偷猎者也发现不了它,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李杜正在烧水,被它带在身边的阿嗷忽然跳入了溪流中。
  
      这溪流的水有些湍急,但规模不大,李杜觉得不会把阿嗷冲走,以为他想要洗个澡,就没有管它。
  
      结果阿嗷那边很快折腾了起来,水花四处溅射,它爬上岸边石头又跳下去,然后再爬上来,又是摇头又是扑击,不知道在干什么。
  
      阿嗷很擅长自己玩,李杜没管,只是叮嘱道:“别出事阿嗷,小心点。”
  
      过了一会,捡干柴回来的撸官惊呼道:“嘿,老板,瞧阿嗷这是拖了个什么东西?”
  
      李杜急忙回头,然后看到阿嗷正拖着一只大乌龟在旁边山石上走,它叼不起这乌龟,只能低头咬着它的甲板拖行。
  
      这乌龟有电饭煲盖子大小,脖子短而粗壮,尾巴尖而长,四肢肌肉发达,长着一个很粗糙的甲壳,上面有骨盾片。
  
      “鳄龟?”李杜惊讶道,“这河里还有鳄龟?”
  
      鳄龟是爬行动物中一霸,在北美地区比较常见,一般来说它们在自然中只有短吻鳄一种天敌,普通动物不敢惹它们。
  
      但阿嗷显然不是普通动物,它发现了这鳄龟,还把它从河里给拖了上来。
  
      鳄龟充满攻击性,李杜去看了看,这玩意儿已经快被折腾死了,它不像其他乌龟一样能将脑袋和四肢收缩回甲壳中,所以遇到对手要么整死对方要么被对方整死。
  
      如果这鳄龟安然无恙,李杜选择尊重自然让它离开,现在几乎被阿嗷给弄死了,他索性一刀子砍掉了龟脑袋,炖汤煮着吃!
  
      鳄龟和普通淡水乌龟一样,也能吃,而且营养价值很不错,只是因为它们长相奇特,多被养做宠物了。
  
      弄死鳄龟简单,吃掉它费劲,鳄龟的甲壳还是很难收拾的,虽然相对海龟,它的甲壳其实更薄一些。
  
      哥斯拉和狼哥又是锤砸又是刀割,最后总算将鳄龟的肉给收拾出来,甲壳保持完整,狼哥清洗干净后送给李杜,可以当个装饰品。
  
      鳄龟肉炖汤很不错,但李杜看到阿喵先后叼回来几只野兔,他就改了主意。
  
      狼哥将野兔剥皮剔骨,切下来的肉剁碎成肉沫,李杜捏成肉丸子,然后将鳄龟肉在锅子里翻炒一番,又加了水进去炖。
  
      等到水沸腾,他把丸子放进去,做了个类似甲鱼炖肉丸的菜。
  
      野兔肉没什么脂肪,干炖或者干烤不好吃,鳄龟体内却富含油脂,可以弥补野兔肉的缺陷,二者搭配很是合适。
  
      这道菜消耗了李杜半个小时时间,不过他们现在有的是时间折腾,中午天气热,他们不爬山,而是休息。
  
      鳄龟肉炖好,浓香味弥漫,一行人爬了一上午的山又已经饥肠辘辘了,就着热水泡开的压缩饼干,他们吃的满嘴流油。
  
      这顿饭给他们提供了充沛能量,吃饱喝足收拾完,天色已经过了最热的时候,众人再度上路,往山上爬去。
  
      刚上路,阿嗷的耳朵忽然抖动了一下,然后它盯着下面看了起来。
  
      李杜知道它是有所发现,就对狼哥说道:“先停下,看看怎么回事,阿嗷好像听到人的声音了。”
  
      狼哥拿出望远镜看了看,皱眉道:“对,我们身后有人,印第安人。”
  
      大概十几分钟后,一些印第安人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些人做半原始打扮,下身穿牛仔裤、皮凉鞋,上身则光着,身上脸上有五颜六色的油彩,有的人头顶还插着鸟的羽毛。
  
      双方打了个照面,一个印第安人指着李杜等人喊叫道:“没错,就是他们干的!”
  
      其他印第安人气势汹汹的爬着山石走上来,一边走一边喊叫。
  
      李杜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抢先说道:“各位,请问我们哪里惹到你们了?我想我们之间有误会!”
  
      带头的印第安人怒道:“没有误会,你们入侵了我们地盘!你们还猎杀我们的猎物!神会惩罚你们,我们要惩罚你们!”
  
      其他印第安人纷纷咆哮,英语说的都不错:
  
      “惩罚他们,不能这么算了!”“太过分了狗娘养的,瞧瞧他们干的好事!”“嘿,滚下来,确定要让我们上去收拾你们吗?”
  
      哥斯拉抽出猎枪,道:“老板,得让他们冷静下来!”
  
      李杜道:“对,得冷静下来谈谈……”
  
      “轰!”哥斯拉一听这话立马扣动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