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394.再相逢 3/5
        李杜一怔,道:“阿嗷,回来,你这是干嘛去了?”
  
      阿嗷跑进山林里抽了抽鼻子,不管不顾,闷着头继续往前跑。
  
      狼哥道:“它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跟上去看看。”李杜皱起眉头,阿嗷在熊孩子里属于听话的那种,这可能跟它的性别有关。
  
      可是这次他唤了两声,阿嗷还是往山林里跑,说明它不是简单的发现了东西,而是发现了很重要的东西。
  
      阿嗷跑的很快,李杜一行追在后面很是辛苦,十多分钟后,阿嗷停了下来,用爪子在一处杂草里拨拉着什么东西。
  
      李杜过去看了看,地上有一个烟蒂。
  
      狼哥半跪在地查看烟蒂,说道:“扔掉不超过半天时间!”
  
      “这谁扔掉的?阿嗷就是顺着这根烟来的?”撸官纳闷,“它是不是想要抽烟了?”
  
      李杜瞪了他一眼:“这么弱智的话,也就你能说出来!”
  
      阿嗷在烟蒂上嗅了嗅,又往前跑去。
  
      狼哥低声道:“大家小心点,这次慢点走,别弄出动静,阿嗷不知道发现了谁,咱们悄悄去看看。”
  
      阿嗷顺着山林一路往上爬,这是很辛苦的事,爬山和走路可不一样,即使李杜一行身体素质出众,可绕着山往上爬个两三百米,还是会累得休息一下。
  
      阿嗷不累,依然要往上爬。
  
      看到众人停下,它又跑了,李杜不敢大声呼唤它,只能任它跑远。
  
      李杜等人休息的差不多了站起身,阿嗷跑了回来,这次它嘴里叼着个东西,是一块沾着荆棘刺的布料。
  
      很显然,阿嗷就是发现了什么人,它一直在追这人。
  
      接下来依然是阿嗷带路,他们继续往上爬,不知不觉,他们爬到了这处山头的山巅位置。
  
      天色阴沉,阴云密布,山林之间飘荡着浓浓的雾霭,山风吹过,浓雾如牛奶般流淌,它们从碧绿的树林中穿梭而过,有时候像是一条白龙!
  
      阿嗷在灌木丛里穿梭,然后它停了下来,看着前面一棵云杉。
  
      顺着它的目光,李杜看到树上停着一只大鸟。
  
      狼哥看了一眼道:“红尾鵟,刚才我看到——不对,这是假鸟!”
  
      红尾鵟,北美天空最大的几种禽类之一,它们在北美的大部分地区都可以看到。另外在北美的印第安土著文化中被用作标志和象征,其羽毛常被用作各种宗教仪式。
  
      这只鵟鸟站在树上,随着风吹,它的翅膀会轻微抖动,但狼哥说得对,这是假鸟,它是个模型。
  
      李杜通过望远镜看,鵟鸟的眼睛毫无神采,站在树上一动不动,毫无天空霸主的威风。
  
      而在鵟鸟模型的左右,树上撑着一些网子,网线如鱼线,通体透明,如果不是有望远镜他还看不到呢。
  
      狼哥又给他指了一下,望远镜方向转移,旁边的一棵树上有发现了一只金雕。
  
      同样,这金雕也是模型而已,它的身边也有鸟网。
  
      一些大鸟在他们头顶天空盘旋,有一只金雕就在盯着树上的同类看,时不时飞起落下,树上的金雕模型吸引到了它。
  
      李杜低声道:“这是干嘛的?有人在捕鸟?”
  
      狼哥道:“现在很流行的一种捕鸟手段,通过逼真的模型吸引猛禽落下,触动网具机关,捕捉猛禽。”
  
      解释之后,他顿了顿又说道:“这是偷猎行为。”
  
      不管红尾鵟还是金雕,都是美国的国家保护鸟类,不允许捕捉。
  
      但很多土豪喜欢养殖这些猛禽,黑市上将它们价格定的很高,所以总有人愿意为之犯法,铤而走险。
  
      听到这里,李杜联想阿嗷一定要追着味道过来,他顿时猜到了阿嗷在追的人是谁:打伤阿白那些混蛋!当时狼哥猜对了,他们是偷猎贼!
  
      狼哥也想到了,然后问道:“看来很不凑巧,我们又遇上了,怎么处理?”
  
      李杜沉吟了一声,道:“先隐藏起来,我们还没有发现他们,看看情况再说。”
  
      他将阿嗷、阿喵叫到身边,躲在一处白松林里观察远处。
  
      狼哥小心翼翼的在丛林里游走,他去找找那些偷猎者,做好准备。
  
      虽然他们一路过来的小心翼翼,但不排除被人发现的可能。
  
      如果他们已经被偷猎贼发现,双方可是有深仇大恨的,对方一旦提前发现他们伏击他们,那他们可就要遇上大麻烦了。
  
      李杜等了三四十分钟,狼哥回来,将手机屏幕给李杜看。
  
      “一共有十个人,这里有山洞,他们晚上应该住在山洞里,现在是在山洞口休息。”狼哥说道。
  
      手机拍了多张照片,里面的人大多数脸上包着纱布,这都是阿喵曾经的杰作。
  
      阿喵凑在屏幕旁边看,看到这些人后它用爪子拍了拍屏幕,胖脸上满是不屑表情。
  
      当时交锋几秒钟,它将这些人撂翻了一地。
  
      李杜问道:“能确定他们晚上住进山洞?”
  
      狼哥道:“能,外面没看到他们的帐篷和装备,洞里有一些背包,由此可以推测出他们是在山洞中休息。”
  
      李杜道:“这样就好办了,咱们晚上去在洞口堵他们,怎么样?”
  
      狼哥点头道:“可以,那我得继续去侦查,他们选择这洞穴做住处,可能不止一个出口,我去看看能不能发现其他洞口。”
  
      现在这季节不是金雕等猛禽求偶的时候,它们一般在二三月份寻找配偶,然后在这个季节繁殖后代。
  
      但金雕有很强的地盘意识,特别是繁殖后代的时候,更不允许其他同类进入自己地盘,因为金雕食量大,一个区域的食物链只能养活一两只金雕,同类多了影响它们生存。
  
      树上的金雕是一只雄鸟,头顶黑褐色,后头至后颈羽毛尖长,羽基暗赤褐色,羽端金黄色,很是神骏。
  
      空中飞翔那金雕也是雄鸟,一山不容二鸟,它盯着树上的同类看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来干它!
  
      到了下午时分,经过好几个小时观察后,金雕开始行动。
  
      它绕着树木飞快的转了两圈,然后猛的扑向树上那只模型鸟,扑上去后张开翅膀稳住身形,用锋利的嘴巴使劲啄向对方。
  
      模型鸟被攻击后一触即倒,准备展开一场硬仗的金雕愣了:弱鸡啊,这同类个头不小,怎么战斗力这么差?
  
      它的小脑仁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呢,陷阱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