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396.杀人犯 5/5
        洞里人的反抗让李杜勃然大怒,他想起黑洞空间里还有之前准备的麻药和高效安眠药,为了便于使用,这些东西都是粉末。
  
      李杜拿出两大瓶,不管是麻药还是安眠药,晃了晃瓶子后打开盖子扔了进去。
  
      另外他顺势从黑洞空间拿出了电击枪,虽然不能用步枪杀人,可用电击枪给他们吃些苦头还是没问题的。
  
      里面有灯光,这些白色粉末弥漫开来,偷猎贼大惊:
  
      “法克这是什么东西?”“烟雾弹?”“快跑快离开这里!”“狗屎都给老子冷静,跟我杀出去!”
  
      浓烟开始弥漫上来,里面很快响起咳嗽声。
  
      本来有人想要顺着石道从下面出口逃跑,他往下爬了没几米,很快被烟雾呛得又爬了回来:“咳咳,下面,咳咳咳咳,下面有火!”
  
      李杜连连扣动扳机,厉声道:“把武器扔出来!滚出来!再有人顽抗,那警方将进行武力攻击!”
  
      除去一开始的慌乱和一时之勇,石洞里的人很快明白他们遇到麻烦了,他们现在的处境是绝境。
  
      就像打地鼠一样,一旦被堵在洞里,他们根本没法反抗,从洞里开枪不可能躲在外面的人,而外面的人一旦开枪,那子弹射入石洞中,他们都得死!
  
      浓烟的出现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里面的人咳嗽着惨叫:“别开枪!警官别开枪!我们认罪!”
  
      “我们只是偷捕猎鹰,这罪不至死!别开枪啊警官!”
  
      几把猎枪和手枪先后扔了出来,狼哥接着说道:“麻醉枪和军刀,都交出来!”
  
      又有两三把枪扔了出来,这是专门狩猎动物和鸟类的麻醉枪,发射的是他们之前曾经见过的麻醉针。
  
      后面偷猎贼弯腰从洞里爬了出来,咳嗽声连连,山洞里已经满是浓烟了,这东西不出现则已,一出现就是毁灭性的破坏。
  
      出来一个狼哥撂倒一个,爆竹则用准备好的绳子绑人,他们两个配合默契,比屠夫帮猪还要利索,很快绑了好几个人。
  
      这时候下面响起几声枪响,接着是惊呼声,撸官喊道:“法克!有人从这里出来了!”
  
      李杜大吃一惊,还有人敢玩命?竟然冒火从底下洞口跑了出去?
  
      起初他想过在下面多安排两个人,可人手太少、偷猎贼太多,他估计底下洞口用火焰堵住后,偷猎贼不会再去冒险。
  
      毕竟,偷猎不是大罪,抓了顶多判刑两年加罚款,偷猎贼应该不会去冒被火烧死、烧伤的危险从下面的洞逃跑。
  
      结果意外发生,还真有人这么干的。
  
      狼哥带着司机先赶了下去,爆竹数了数说道:“老板,一共八个人,跑了两个!”
  
      听到这话,有人反应过来:“该死的,你们不是警察!”
  
      还有人冷笑道:“哈,你们要惨了,逃跑的那两个混蛋是马克洛夫兄弟,他们是杀人犯,和我们不一样,他们跑了你们就麻烦了,他们两人会追在你们身后,直到干掉你们……”
  
      李杜上去给了他一脚,同样冷笑道:“想跑?哪有那么容易,谁都跑不了!”
  
      爆竹拎起一个人道:“马克洛夫兄弟?仔细说说他们两个的情况。”
  
      那人慌张的说道:“我不是很清楚,反正他们在乌克兰和旧金山都杀了人,然后跑到了这里的山区避难,平时就靠偷猎来赚钱生活。”
  
      “对,他们两人是杀人犯,我们都是普通人,所以他们以为警察来了,宁愿去下面冒险逃跑。”另一个说道。
  
      李杜将他们全绑了起来,对爆竹说道:“你先看好他们,谁要是乱来就狠狠收拾他们,可以打残尽量别打死,打残了我能摆平!”
  
      “OK,长官。”爆竹立正敬礼大声回应。
  
      没有月亮和星星,今晚阴云更密,所以偷猎贼们看不清李杜等人的样子,并不清楚自己是被谁给抓了。
  
      知道阿嗷和阿喵的人都被打晕了,从其他痕迹上,偷猎贼们认不出李杜等人。
  
      李杜下去,撸官在等着他,他问道:“怎么回事?”
  
      撸官惊慌道:“刚才两个混蛋扔下来一床被子,被子洒满了水,所以火势暂时被压了一下,然后他们往外开枪,从里面逃了出来。”
  
      李杜道:“你没事吧?”
  
      撸官讪笑道:“我藏的比较好,没被他们发现。”
  
      李杜知道不能指责他,他只是个普通青年,没有什么实战能力,即使他手里有枪也拦不住两人,他不敢真的对人开枪,撸官担不起人命官司。
  
      狼哥和司机随后赶了回来,摇头道:“跑的很快,得带阿嗷去追他们两个。”
  
      李杜看看天色,山风在增大,空气湿度也变大了,好像要下雨的样子。
  
      他说道:“穷寇莫追,现在他们在暗我们在明,晚上咱们做好防御,看情况明天再去找他们,要不就算了,我不信他们还敢回来!”
  
      狼哥点头道:“那先收拾这些混蛋。”
  
      撸官嘟囔道:“咱们这是变成环境保护者了,在西伯利亚跟盗伐者干,现在又跟偷猎贼干……”
  
      李杜瞪了他一眼:“在西伯利亚的事跟你什么关系?这些偷猎贼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对我们来说有风险,必须得收拾他们!”
  
      “什么风险?”撸官问道。
  
      李杜没回答他,风险就在于他要寻找的黄金,这些偷猎贼手里有枪又胆大妄为,万一被他们发现个蛛丝马迹,那真是危险了。
  
      于是还不如趁着他们没察觉自己一行人,先下手为强将他们全部抓起来,把风险扼杀在摇篮中。
  
      不过现在还是有风险,那就是逃跑的两兄弟,他们以前杀过人,李杜觉得必须想办法抓到他们,否则偷猎贼们一旦说的是事实,两兄弟睚眦必报后面尾随他们打冷枪,那就太麻烦了。
  
      他们回到山洞前,夜风越来越大,有小雨滴降落下来。
  
      一场大雨眼看要落下来了,李杜让哥斯拉将绑起来的偷猎贼先扔到山洞口,下面洞口的火堆已经熄灭了,烟雾逐渐消散,待会就可以进去避雨了。
  
      有偷猎贼忍了忍,看他们没有动作,便说道:“你们赶紧进去,里面有两只鸟,它们要被呛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