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408.回头 2/5
爆竹欢呼了起来,狼哥上来给了他一拳:“混蛋小子,你够厉害啊,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赌赢了老板。”
  
  大马克洛夫舔了舔嘴唇道:“老板赌的时候很少输吗?”
  
  爆竹得意洋洋的说道:“很少输?不,从没输过!从没!你知道吗?全美大型赌场都把老板送上名人堂了,从这你就得知道他的厉害!”
  
  李杜没有参与他们的聊天,他继续往里走,继续打量里面的岩画。
  
  输了没关系,他们的发现可能会轰动整个北美,因为北美人类起源的历史要被改写了!
  
  众所周知,印第安人是北美洲最早的主人,但其实从学术上来说,印第安人之前还有一些原始人类,印第安人称呼他们为‘上古遗者’。
  
  这些上古遗者就是肯纳威克人,李杜在一期《国家地理》杂志中看过专题报道,大概在1996年,两名青少年在华盛顿州肯纳威克市哥伦比亚河畔发现了一具骨骼。
  
  后来,经过当地司法人类学家鉴定之后,证明这个几乎完整的颅骨来自一名年轻男性,碳同位素分析将其年龄定位在距今8500年左右,就这样一个新的古老人种被发现了。
  
  他们被命名为肯纳威克人,是北美发现的最古老、最完整的人类骨骼之一,将北美人类生存史往前推到了八千五百年前。
  
  现在,李杜觉得他们的发现可以将北美人类生存史在往前推个几千年,至少能到一万年以前!
  
  这样的发现或许不值钱,但可以让他们获得巨大的名声!
  
  李杜回去对大马克洛夫说道:“这真是有意思了,不能暴露身份的人却发现了可以让人扬名天下的东西。”
  
  大马克洛夫苦笑道:“这就是上帝的安排,上帝对我们其实也不错,给我们兄弟送来救世主,还给我们送来可以赢得救世主好感的礼物。”
  
  这货内心不像他的外表那样粗犷,其实很会说话。
  
  他的意思是将山洞岩画的发现权交给李杜了,当然,这是唯一的办法,他们兄弟身份还没有洗白呢,哪里敢冒头?
  
  如果没有李杜,兄弟两人即使误打误撞发现这些岩画他们也没法公布于众。
  
  晚上,他们留在山洞里休息,狼哥在洞口点燃了一堆篝火用来阻挡蚊虫和野兽,阿嗷、阿喵休息之后去丛林里捕猎了一头小鹿回来,阿白则去捡了一些野果。
  
  正好,身边小溪有水,他们收拾了小鹿,吃了一顿简单的烤鹿肉。
  
  跑了一下午,几个人都累死了,饿的前胸贴后腹。
  
  所以虽然烤鹿肉没什么佐料、味道一般,可四人还是吃的狼吞虎咽。
  
  阿嗷跟着啃骨头,狼的咬合力真是可怕,小鹿的后腿骨那么硬的骨头,它跟咬薯片似的,咔吧咔吧就咬碎了。
  
  吃饱喝足就是休息,他们实在太累,便让阿嗷和阿喵去守夜,几个人躺着呼呼大睡。
  
  大马克洛夫很聪明,他主动要求将自己绑了起来,以此获得李杜的信任感。
  
  一觉睡到上午,李杜起来后双腿有些酸疼。
  
  狼哥几人真是牛犊子,他们又变得生龙活虎了。
  
  不过李杜这样也很了不起了,他的身体素质在普通人里绝对属于顶尖,像昨天下午那样的运动量,很多人一觉醒来估计疼的动弹不得!
  
  李杜指挥阿白去外面掏鸟窝,山林里鸟窝众多,阿白背着个小包慢慢的倒腾回来一堆。
  
  早餐就是烤鸟蛋了,大马克洛夫一边吃着喷香滚烫的鸟蛋一边惊叹:“老板,你以前是干驯兽师的吧?这些野兽竟然如此温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难以置信!”
  
  李杜哼了哼道:“我热爱动物,所以动物也热爱我,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把你们一起抓起来吧?”
  
  大马克洛夫讪笑道:“其实我也很爱动物,因为它们帮我们赚钱,让我们活了下去……”
  
  “滚蛋。”李杜笑骂。
  
  吃过早饭,他们上路返回。
  
  现在他们距离之前营地很远,昨天下午他们用了最快速度赶过来,返程的时候不用那么遭罪,慢慢攀爬就行。
  
  另外,昨天大马克洛夫一路下山,这次往后爬,自然更累更慢。
  
  李杜给大伊万打电话,让他保留了自己所在地的具体坐标,日后回来寻找这处岩画山洞再公布于众。
  
  早上出发,等到他们回去找到撸官等人的时候,已经又到了日落下山的时候!
  
  李杜回头看看西边的火烧云,叹道:“玛德,时光好快,另外我好累,撸官,赶紧给我准备热咖啡!”
  
  撸官三人藏身在一处山洞中,等到发现李杜回来后才出来。
  
  李杜等人去追大马克洛夫的时候,他们担心后者用调虎离山之计,就带着小马克洛夫藏进山洞里。
  
  听到李杜声音,三人带着小马克洛夫出来。
  
  撸官将小马克洛夫推出来,然后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骂骂咧咧的说道:“法克,还威胁我?继续说呀,你哥哥不是厉害吗?还不是被抓回来了?”
  
  小马克洛夫情况比老哥要糟糕,脸上身上不少淤青。
  
  李杜问道:“他怎么变成这鬼样子了?”
  
  撸官主动请功:“嘿,老板,你不知道,这混蛋昨晚竟然想跑,他以为我们睡着了,其实我一直监视着他,然后我们就教训了他一顿。对了,你们怎么不把那货绑起来?”
  
  他说到后面才发现,大马克洛夫处于自由状态。
  
  听着他的话,大马克洛夫笑着走上来对他伸出手:“你好,伙计,以后我们是同僚了。”
  
  撸官一脸懵逼:“什么?”
  
  李杜道:“我雇佣他们兄弟了。”
  
  这下子连小马克洛夫也一脸懵逼,哥哥去给他松绑的时候,他低声问道:“这是什么陷阱还是你的什么计划?”
  
  大马克洛夫坦然道:“什么都不是,这是老板,以后咱们给他干活,他有办法帮我们搞到新身份。”
  
  撸官发出一声哀鸣:“天,这一定不是真的,老板,如果这样,我以后可能会被好看!”
  
  小马克洛夫吐出一口血痰,盯着他说道:“哈?同僚,以后我们是同僚了?那真是太好了,昨晚就你打我打的最欢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