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413.证明 2/5
        烟斗都是手工木雕,烟草也是少女亲手捣碎的,一群老烟枪抽的眉开眼笑,看起来滋味确实很好。
  
      随着他们抽烟,食物如流水般送上,熏鱼、熏肉、炖野菜、整烤野兔,一些自酿酒水等等。
  
      蔬菜是塔维西人口中的‘巴巴’,有碳烤巴巴,有蒸巴巴,有油炸巴巴,还有巴巴肉酱。
  
      这种‘巴巴’就是土豆,它们是印第安人发现的食物,最早生活在南美洲安第斯山区的秘鲁和智利一带,在距今大约8000年前,一支印第安部落由东部迁徙到高寒的安第斯山脉,在的的喀喀湖区附近安营扎寨,发现并食用了野生土豆。
  
      一直到现在,土豆都是印第安人部落最重要的植物,他们种植的土豆和外面的还有些不一样,依然偏向野土豆多一些。
  
      并非所有东西都是野生的最好,野土豆淀粉含量比较低,不如文明世界培养的土豆植株那样高产,提供的能量也更少一些。
  
      酋长抽着烟招手示意他们开吃,李杜品尝了一些巴巴,整体和他平时吃的土豆没大区别,仔细品味的话会觉得这种土豆比较苦一些、口感稍微硬一些。
  
      哈卡图烈马不满的坐在酋长下首说道:“部落的食物储备可不乐观了,酋长,干嘛还要浪费呢?”
  
      酋长皱了皱眉,道:“闭上嘴巴,哈卡图烈马,你阿爸、阿妈教导你的礼仪呢?塔维西人可不是野蛮人,别让客人笑话!”
  
      遭遇指责,哈卡图烈马闷哼一声,阴沉着脸不再言语。
  
      赛迪斯拉姆一边大吃大喝一边介绍道:“酋长,李先生真的拥有一条圣狼,我和卡图罗姆就是被它所救,特别是卡图罗姆,如果不是马希坎神保佑,只要晚那么一会,他就得离开我们了!”
  
      酋长点着头,好奇的看向阿嗷。
  
      阿嗷注意到有人看它,便回头给了个白眼,然后继续跟着李杜蹭吃蹭喝。
  
      赛迪斯拉姆低声对李杜说道:“李先生,展示一下吧,让大家见识见识圣狼的威风和智慧。”
  
      李杜决定装糊涂,他抿着果酒道:“什么威风和智慧?怎么展示?”
  
      赛迪斯拉姆闻言有些着急,说道:“就像来时路上那样,它能听懂你的话,它的能力很强,可以一下子跳上一人高的石头……”
  
      路上无聊的时候,李杜会逗几个小家伙玩,阿喵和阿嗷展示出来的能力对李杜来说很普通,可是却让头一次见识的赛迪斯拉姆叔侄惊若神灵显灵。
  
      李杜笑了笑道:“先吃饭吧,阿嗷又不是马戏团的猴子,它不擅长表演。”
  
      赛迪斯拉姆更着急了,他还想劝说几句,哈卡图烈马嗤笑一声,鄙夷的说道:“圣狼高洁,它不会被人类所统治,你真是昏了头,赛迪斯拉姆,你变得怎么如此愚蠢了?”
  
      李杜闷着头吃东西,对于这些塔维西人的内斗他没丝毫兴趣。
  
      哈卡图烈马是个糙爷们,这种人最会惹事,他讽刺了赛迪斯拉姆一顿,又把话题指向李杜:“这真的是一匹狼吗?它没有一点狼的样子,这么软弱,更像是一条狗吧?”
  
      李杜不想被赛迪斯拉姆当枪使,但他也不想忍受傻瓜的嘲讽。
  
      他注意到酋长一直在感兴趣的看着自己,不知道心里在做什么打算,但估计对方对阿嗷的身份还是很感兴趣。
  
      于是,他拍了拍手道:“阿嗷,到我身边来。”
  
      阿嗷舔了舔嘴凑上来,李杜看着哈卡图烈马道:“看到那家伙了吗?去,吓唬吓唬他。”
  
      说完,他又凑在阿嗷耳朵边上低声说了几句话,更详细的教导它怎么做。
  
      阿嗷很聪慧,但不可能拥有人一样的理解能力。
  
      一番指导后,阿嗷明白了,它舔了舔李杜的手背,忽然四肢肌肉一绷紧,如同踩着弹簧,嗖的一下子启动起来冲向了哈卡图烈马。
  
      它的爆发力强大无匹,这么一冲刺跟出膛炮弹似的,前一秒还在舔李杜手背,下面一秒出现在哈卡图烈马面前撞在了他胸膛上。
  
      阿嗷整天好吃好喝、运动量大,长得也是强壮,得有八九十斤的重量,对于犬科动物来说这是很大的体型了。
  
      它撞上哈卡图烈马,将对方撞的竟然飞了出去,阿嗷接着咬向他的腰带,张开嘴叼着腰带拖着他在树荫下跑了起来。
  
      哈卡图烈马吓得惨叫两声,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拖在地上了,他上身没有衣服,皮肤和地面摩擦疼痛无比,又继续惨叫起来:“放开我!这混蛋!这混蛋!”
  
      酋长陡然色变,赶紧道:“马希坎神啊!先生,快让它停下,快让它放过混蛋的哈卡图烈马!”
  
      李杜吹了声口哨,阿嗷放开哈卡图烈马,然后在他脸上吐了口口水,转身欢快跑向李杜。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印第安人一阵哗然。
  
      赛迪斯拉姆满脸喜悦,高声喊道:“这是圣狼,看到了吗?这是圣狼啊!”
  
      李杜撇撇嘴,继续自顾自的抿着果酒。
  
      哈卡图烈马狼狈的从地上爬起,他被阿嗷攻击了,但没有愤怒,而是一脸惊疑不定的喃喃道:“真的是圣狼?它是圣狼?”
  
      酋长脸色严肃起来,他对阿嗷单膝下跪用右手点了点心脏又点了点额头,挥动手臂做对阿嗷挥洒什么东西的样子。
  
      李杜不知道这是什么礼节,不过应该是表示尊敬,因为其他人看到酋长做出这动作,他们也半跪在地跟着做了起来。
  
      阿嗷对这些毫无兴趣,它转悠着眼珠打量地上的食物,最终目标锁定为一条烤羊前腿,然后它用尾巴扫着李杜的脖子,用眼睛不断示意那条羊前腿。
  
      看到这一幕,酋长、哈卡图烈马等人表情变得更是虔诚。
  
      李杜将羊前腿递给阿嗷,阿嗷摁在地上欢快的啃了起来。
  
      这是野山羊的前腿,骨头无比坚硬,可在阿嗷嘴里跟巧克力棒似的,咔吧咔吧就被咀嚼碎成几块。
  
      至此,再没人去怀疑阿嗷身份,作为整天和野兽、动物打交道的印第安人,每个人都知道狼和狗在咬合力上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