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416.来啊快活啊 5/5
        双方初步确定了交易意向,但具体合作细节得协商,且需要专家定价来协商。
  
      部落的黄金是通过原始方法来淘洗提炼的,白银也是如此,它们的纯度并不统一,价格可不好确定。
  
      蛇毒和蛇血清的价格也不好确定,李杜不了解这些东西,还有动物皮毛、鹿角牛角、各种草药等等,评定它们的价格更不容易。
  
      酋长拿出来的人参是花旗参,也就是李杜在国内时候熟知的西洋参,这些人参个头均匀,外表呈圆柱长纺锤形,长度有六七厘米,直径是一公分多点,表面土黄色,看起来不大。
  
      这是野生花旗参,它们不像中国人参或者高丽参能长得比较大,这样的个头已经是野生花旗参的极限。
  
      酋长是个爽快人,李杜也是爽快人,他们决定合作之后,先互相留了定金。
  
      李杜拿出一万美元现金,酋长给了他一些金块、银块、蛇毒和皮草,让他带回去进行鉴定。
  
      数着绿油油的美钞,酋长笑道:“我果然没看错,你是有钱人,爬山都随身携带这么多现金。”
  
      李杜道:“我们华人就喜欢用现金。”
  
      他研究着花旗参,用匕首切了一块在嘴里咀嚼,味道有些矛盾,是略带苦涩的甘甜味,咀嚼一会后吐掉残渣口腔里全是植物的清新芬芳。
  
      这人参质地很好,李杜这样的外行都能判断出来。
  
      印第安人在这点上和同为黄种人的华人颇为相像,他们的药理学也是建筑在草药上,起初花旗参在北美价值性很小,就印第安人喜欢收集它们。
  
      因为圣狼引导取得了巨大收获,部落又要举行盛大晚宴了。
  
      他们只要获得足够的食物就会去享受,印第安人没有长远眼光,不是他们短视,而是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态度。
  
      这些人认为生命无常,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离开这世界,所以抓紧时间去享受,去让自己开心快活,生活口号就是:来啊快活啊。
  
      食物的存在价值是维持生命,只要食物足够,那就要举行晚宴,不是为了美食,而是为了尽情娱乐。
  
      后面,其他狩猎队伍回来了,他们大多有收获,多的是野猪或者野鸟,少的也有一些鱼。
  
      他们捕获的鱼个头很小,山上河流湖泊中没什么大鱼,李杜不知道这些鱼的身份,不过料想它们生活在无污染的群山之中,肉质肯定差不了。
  
      带回来这些鱼,有人就开始细致的冲洗它们,用清澈的溪水洗了一遍又一遍。
  
      见此,李杜称赞道:“讲究!”
  
      陪同他的酋长笑道:“哈哈,这可不是为了干净,或者也可以说是为了干净,因为我们钓鱼用的是一种毒草,所以得仔细清洗它们,防止有毒液残留。”
  
      听了这话,李杜决定待会不吃这种鱼了,反正他也不是很喜欢吃鱼。
  
      阿嗷的神奇在部落里传开了,爱屋及乌,印第安人们崇拜阿嗷,顺便也就崇拜起了李杜。
  
      和昨天举行晚宴不一样,这次李杜在部落里溜达的时候,跟他打招呼的人多了,还有人恭敬的给他端上一碗浊酒。
  
      这种酒的酒精度比较低,是一种树薯酿造的啤酒,部落里的人称之为吉开酒。
  
      吉开酒是塔维西部落饮食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他们社交活动的润滑剂。
  
      李杜接到酒的地方,就是部落的酒坊,有人正在制作吉开酒。
  
      在酒坊工作的主要是妇女,制酒工艺由一名元老掌控,其实酿造吉开酒很简单,它由树薯制成,妇女们用大砍刀去皮,而后将树薯在河水中洗净,再放入锅子里蒸煮,最后放入研臼研磨去发酵。
  
      临近傍晚,又有狩猎队回来,他们带回来一些鸟蛋和一包东西,打开后围上去的孩子们发出欢呼声:“哦!穆恩蒂什!穆恩蒂什!”
  
      李杜凑上去看了看,然后脸色有些变了:包里的东西是虫子,有点像是蚕,应该什么昆虫的幼虫,颜色雪白,在一起蠕动着看起来很恶心。
  
      酋长拍拍他肩膀道:“太好了,你可以品尝到我们塔维西的美食了。”
  
      李杜讪笑道:“这种虫子吗?”
  
      “这是穆恩蒂什,它的味道特别好,能找到它们可不容易呢。”酋长庆幸的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夜幕降临,一座座篝火燃烧起来,一些青年敲锣打鼓,热闹的聚会开始了。
  
      和之前一样,又是一千多号人出现在半山腰上,因为地势的原因,聚会场所是长条状,围在半山腰上。
  
      这样一座座篝火排列着,隔着远点看,好像一条火龙。
  
      随着锣鼓声,姑娘们围着篝火跳了起来,男男女女开始唱歌,脸上洋溢着的笑容那叫一个满足。
  
      马克洛夫兄弟也参与了进去,钻进女人堆里搂搂抱抱玩的开心无比,狼哥和爆竹却保持着警惕。
  
      李杜说道:“没事,他们不会对付我们的,放松下去去玩吧。”
  
      狼哥摇头,道:“不,老板,我信不过他们,你去玩吧。”
  
      一处篝火上挂着个粗陶质地的锅子,随着火焰灼烧,锅子逐渐升温成红色。
  
      这时候有人在上面用刷子刷上油脂,接着迅速将一些肥肥胖胖的大虫子扔了上去。
  
      几乎同时,大虫子扔上去后,粗陶锅子被拿了下来,有人颠了几下后倒入盘子里给李杜和酋长等人送来。
  
      看着盘子里那些因烹炸而膨胀的虫子,李杜觉得胃口一般般,客气道:“你们吃你们吃,我先喝点酒。”
  
      酋长不客气,用手抓起虫子吃了起来,周围的人看的吞口水,好像他在吃什么无上美味。
  
      有妇女送上来主食,这东西叫麦托,食材包括鱼肉、鸡肉、糙米、迷迭香、圆葱等等,外面糊了一层土豆泥,李杜觉得这个不错。
  
      他拿了一个麦托,咬下去后咀嚼着觉得今天更香了,就对酋长点头道:“味道太棒了。”
  
      酋长挑挑眉头笑道:“因为里面有穆恩蒂什,所以味道才这么香。”
  
      李杜撕开土豆泥一看,果然里面夹着几个烤熟的肥虫子!
  
      有的虫子被咬成了两半,一半留在麦托里,另一半不用说进他肚子了。
  
      李杜觉得有点恶心,但这玩意儿确实味道不错,于是他不去看了,继续愉快的吃了起来,而且决定尝尝穆恩蒂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