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1439.鄙视 3/5
        白蚁毁房,这种事是挑房客最害怕碰到的。
  
      房子的价值就在于一座‘房子’,可一旦里面进入白蚁,那房子就几乎完蛋了,除非发现的时候蚁后刚进入,赶紧进行杀虫保护好房子,否则,用不了多久房子就会千疮百孔。
  
      这种事在中国很罕见,因为中国自古以来喜欢用泥土砖石造房子,白蚁没有用武之地,美国不一样,这里到处是木屋,最怕白蚁。
  
      所以,美国人买了房子要做的第一步都是做防虫处理,法拍房中之所以多见白蚁,是因为这是前房主特意放的。
  
      在得知房子要被银行或者政府收走的时候,房主们会暴跳如雷,然后想办法破坏房子,购买白蚁蚁后放入地板、木墙是最狠的办法。
  
      捡宝人们仔细查看后才发现白蚁的存在,李杜却是一眼就看到了问题,这种洞察力让他们佩服不已。
  
      这也是李杜在仓储拍卖行业广为流传的技能,就是他有一双神眼,比鹰眼还要敏锐。
  
      B-24已经被白蚁啃咬的千疮百孔,李杜就把注意力放到了E-45身上。
  
      他们开车过去,恰好之前两个挑房客也在看E-45,他们没有直接进入院子,毕竟这是违法的事,得在没人注意的时候这么干。
  
      车队开过来,两人气得牙根发痒,其中一人对李杜挥拳道:“嘿,中国人,别欺人太甚!”
  
      李杜歪头看着他道:“谁欺负你们了?这是你们的房子吗?这是你们的路吗?”
  
      挑房客比捡宝人可矫情多了,这跟从业者人数少有关,他们受不了刺激,总喜欢以自我为中心来考虑问题。
  
      E-45号房子保存还挺好的,里面甚至有一部分没有带走的家具,时空飞虫进去转了转,除了看到墙纸有些脱落,这房子再没有其他问题。
  
      在厨房的位置他看到了一些水泥块,它们是用来封堵裂缝的,厨房窗台一角有问题,前任房主用水泥来维修。
  
      思考了一下,李杜用时空飞虫吸收了水泥块中的时光能量,水泥变得酥软,最终从窗台外角位置脱落了下来。
  
      这样他收回时空飞虫,带着众人离开。
  
      他带着众人挨个房子看了看,目的是教导他们怎么做功课,他很认真的想将这些人带上抢标房地产的道路。
  
      洛杉矶当地的挑房客们不是联手跟他作对吗?不是看他不爽吗?好,老子不跟你们示弱,也不会自己一人跟你们抗衡,老子直接带一支兵团过来!
  
      当地的挑房客们或许有钱,但肯定不如他们这么团结,李杜有时空飞虫在手,可以完全掌控一件屋子的情况,房屋的价值一目了然,有这个本事加上手中人多,当地挑房客再有钱也不够他打。
  
      用半天时间将二十五座房子全部转了一圈,有的房子只有李杜自己进入,比如一些别墅,人多目标大,他们查看房屋的行径终归属于非法的,虽然只要不进入房子也不会有人管。
  
      二十五座房子,李杜心里有了数,不过他不急着将情况告诉众人,而是带着他们去自己的庄园吃饭。
  
      进入阳光爵士庄园,捡宝人们被震惊到了:“李老大,你这是买了一座牧场或者农场吗?”
  
      本来想欣赏他们震惊情绪的李杜被这话差点噎住,还是阿卡洛识货,说道:“这是一桩庄园,在这样的地角,这样的面积,至少得千万美元。”
  
      “比比弗利山庄的别墅还要贵?”捡宝人们继续震惊。
  
      撸官用挑房客骂他的话来骂捡宝人们:“哈,一群乡巴佬!”
  
      招待一行十多人吃了个晚饭,他们去了汽车旅馆,然后第二天一起准备参加抢标房地产的拍卖会。
  
      这次的拍卖会吸引的人更多,足足有上百人被吸引来。
  
      李杜带人进去,人数陡增,压力自然也增大了,有挑房客不满的看着他们道:“你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可没有仓库。”
  
      显然,挑房客们不是傻瓜,他们回去后做了功课,调查了李杜的底细,所以当李杜带着捡宝人们到来的时候,很多人一眼就认出他们身份。
  
      捡宝人这行业有从业特征,因为常年和仓库打交道,身上总有股封闭仓库的味道。因为总是要搬运东西,所以往往肌肉发达、手上老茧多。因为在阳光下干活,所以皮肤发红。
  
      有人就根据他们皮肤发出嘲笑声:“哈,红脖子。”
  
      捡宝人们勃然大怒,李杜拦住他们说道:“冷静,我们是来赚钱的,不是来打架的。”
  
      奥利怒视着一群人道:“玛德,搞不懂他们什么意思,一群炒房的二道贩子而已,还鄙视我们捡宝人?”
  
      “鄙视无所不在,我们老板刚干仓储拍卖的时候,我听说你们可是更鄙视他啊。”撸官撇撇嘴说道。
  
      捡宝人们顿时呛声,大胡子卡尔连连摆手:“我没有我没这么干,我和福老大是好伙计,所以——对了,怎么好久没见到福老大了?”
  
      李杜道:“缩在河谷镇养牛种地呢,他以后就待在那里了。”
  
      他退出人群,看着挑房客们鄙视捡宝人,这种感觉很好玩,以前都是他被鄙视,现在让捡宝人也尝到了这滋味。
  
      这方面他已经有所预料,同行是敌人,他们还不是洛杉矶人,当地的挑房客对于他们的进入自然持敌对态度,恨不得将他们赶走。
  
      捡宝人们脾气比较暴躁,他们可受不了这些气,冷言冷语听得多了,奥利等人直接提着拳头要打人了。
  
      有人拦下了他们,一个中年男人叼着烟斗出现,他用威严的目光看着捡宝人们说道:“你们想干嘛?你们是干嘛的?”
  
      中年男人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头上金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皮肤保养良好,他出现之后周围的挑房客就闭上了嘴,然后一起用看热闹的眼神看捡宝人。
  
      李杜注意到挑房客们的情绪变化,他微微一笑,道:“我们来买房子的,还能来这里干嘛?总不能在这里吃饭吧,对不对?”
  
      中年男人打量着李杜,然后缓缓点头道:“我知道你,中国人,你叫李是吧?上次在圣莫尼卡你搞到一座好房子,祝贺你。”